从几年的修炼经历看要正念、不要人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六月份幸运得法的。在这之前,其实师父早就管我了。得法前,浑浑噩噩在人中生活,不知道人生的意义。由于性格刚强,好胜,争斗心很强,凡事都要和别人争个胜负,有强烈的求名心,婚姻生活也不幸福,和丈夫经常打架。由于感到生活太不幸福,精神一度出现恍惚,自己主意识不强,被不好的东西所控制,总是想自杀。一次,又和丈夫打架,我跑到外地哥哥家,哥哥家住在四楼,趁家人不注意,我从四楼的窗口跳了下去,醒来后在医院里,只有小腿受了伤,哥哥家邻居和医院的医生都感到惊异,说从四楼跳下去的人怎么没有事呢?得法后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

丈夫把我接回家,二姐来看我,给我带来了宝书《转法轮》,我用了两天的时间看完,一下子明白了人生的意义,从那天开始,师父给我消业,我感到全身轻松,心情愉快,整个换了一个人。受伤的小腿三个月就彻底好了,医生都说真是奇迹。随着不断的学法,我知道应该按照“真、善、忍”做人,对别人真好了。

一九九九年邪恶的开始迫害了。为了证实大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和几个同修一起去了北京,后被当地驻京办带回。当地区分局公安副局长、六一零头子王某某威胁我,我不屈服,非法关我四天。在这期间,丈夫到处找关系,找人、作鉴定,作假证明,证明我是精神病,他们强制用车拉我去做鉴定,我不配合,坐在车里就是不出来,丈夫过来打我,用脚踢我,踢到了车门上,把腿踢断了。他们又用东西打我的脸,我感到师父在保护我,脸上不觉的疼,我看到打击我的东西在我脸前打在法轮上冒出火星劈劈啪啪。我被邪恶送到精神病院,当天晚上被丈夫接回家。回到家,我心里非常难受,那些坏东西造的谣中,其中有一个是炼大法的成了精神病,我这不是被利用给大法抹黑吗?邪恶太坏了,家里人会被它们操控,他们明明知道我是在得大法前精神有问题,得法后才真正彻底好了。邪恶却操控他们,以伪善的为我好的名义,破坏大法,他们犯多大罪呀。

我必须出去证实大法,过了几天,夜里趁丈夫熟睡了,我拿了钱和衣服,又独自去了北京,但一下车,在车站出站口,驻京办的人在等我,我知道是丈夫见我走了,告诉了当地的邪恶。我又被邪恶带回来,被非法关押在一个宾馆里,我绝食抗议。公安局长来了,和我谈话,我不配合他,就讲大法真相,他气急败坏,又把我非法关押到精神病院,分局六一零头子王某某来威胁我,非常邪恶,命令医生给我打针,说我给他们找麻烦,这回就让我死在这里头,我正视他说:“你说了不算,你知法犯法”,他又很嚣张,说难听的话,我义正词严的说,“你迫害好人,会下地狱的”,他呆住了,好久不说话,然后就走了。(从那以后,他就去看《转法轮》,后来他和妻子都得了法,也不在六一零干了)。当地派出所派人二十四小时在旁边房间监控我,和医生一起强制给我打针,我感到眼睛看不清东西,迷迷糊糊的,我知道他们给我打了不好的药,但是因为有师父保护,心里还很清醒,我就和医生讲真相,医生给我打针时都是哭着,说我们也没有办法,六一零的人逼我们,威胁我们要开除我们的工作。后来,医生就只给我吃维生素片,十九天后,我被家里人接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我发真相资料,被邪恶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四十五天,期间,丈夫又在外面找人证明我是精神病,我被邪恶又送到精神病院,我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又强制给我打针,因为师父保护,没起任何作用。我给医生讲真相,绝食抗议。二个月后,医生给我写鉴定,我告诉他,在修大法前我精神是经常恍惚,但炼法轮功后真正彻底好了。医生说,如果我不给你写,他们就不放你回家。我说这个你不用管,你照实写吧,医生给我写了正常。

邪恶六一零不罢休,又送我去济南洗脑班,车上两个司机,两个警察,还有我妹妹。我心中求师父加持弟子,那种地方不是我去的地方,全面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企图,我就发正念让车坏了,走不动,结果车到半路就坏了,不能走了,他们一边找当地的拖车把车拖到附近的汽修厂,一边打电话让再派车来。我们到旁边的饭店吃饭等待,我不断的给警察和司机讲真相,告诉他们迫害大法弟子是要有报应的,我利用上洗手间的机会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下午五点左右,外面的车来了,两个警察说我们去接车,我发正念,两个司机睡了,我就走到饭店的后面,墙一翻就过去了,外面是农田,我从农田走到附近的村庄,师父安排一户好心的人家留我过了夜,第二天我坐车到了妹妹家。据后来妹妹告诉我,警察回来发现人没有了,都吓坏了,五分钟怎么就不见了,其中一人说:她师父接她走了。他们找了周围,发现墙外面有两个脚印,一个警察也翻墙想去追,在往下跳时摔断了腿。一个月后,我回了家,继续正常的做三件事,后来警察来看我,那个伤了腿的警察不敢進来,我出去跟他说,你以后不要管法轮功的事了,真是有报应的。

二零零八年夏,我在商场门口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再次被非法抓捕,被非法拘留,师父保护,当时体检心脏出现了问题。警察让我在拘留书上签字,说七天就出去了,由于出去的心太强,在上面签了字,后来七天到了,邪恶没有放我回家,我意识到自己错了,不应该配合邪恶的要求,不应该在它们的所谓法律文书上签字,签字那不等于是承认了它的迫害吗?修大法,讲真相救人,有什么错?是邪党在违法。于是我不断发正念,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四个月后回家。通过这次教训,我也找到自己还有很多的人心没去掉,如争斗心、怕心、私心等,让邪恶钻了空子。修炼是严肃的。只能要正念,不能有人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