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根本执著,挖掉“私”的根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我是早期得法的老弟子,修炼多年来,除有一小段时间因走弯路而自卑外,一直认为自己修的还不错,三件事没落下,讲真相也不算少,特别是去年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心得交流会,自己投稿被发表后,自满也随之而来,读着同修那一篇篇催人泪下、感人肺腑的在法中升华的心得,也看到自己写的好象流水账,还有证实自己的心掺杂着,这本来是师尊鼓励才发表出来的,可是不知向内找,精進实修,还自我安慰:万余人的文章才发表几百篇,自己的在其中也算不错了,孤芳自赏。

这时一个梦点醒了我,梦中自己和几个人正准备上楼,我指指点点,引着他们上楼,上到第三层楼道被堵住了,另找一个楼道,破破烂烂悬着空,且越走越窄,他们知道走错了,退下了,我独自上走,到最后一梯竟然只剩一尺宽,再上没路了,只好到楼外找路,结果一看第五层在一里路之外,通向那里的道是用砖头搭着木板,离地不过一尺,心想原来上了这么高还没离开地皮呢!我还是脚踏实地走吧,前面就是老家,走着走着遇到拿枪劫道的,我躲躲闪闪不顾别人走过去了,回头一看一个穿大红裤子的人正提手枪追我呢,我一急躲到别人身后,又乘其不备赶紧跑到自认为是老家的村子,村口大牌子上写着“北下庄”,这时我知道走错了,就求村子里的人送我回来,可是谁也不送我。整个过程就没想到自己是个修大法的。

我平时很少做梦,这一定是师尊看我实在找不着自己,在点悟我的高傲、自私、没正念、向外找、怕心,被邪恶盯住了,自以为在提高,实际已经掉下来了。怎么会这样啊,好长时间心里解不开,我知道要多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师尊讲:“真正修炼得修炼你这颗心,叫修心性。”“把个人的七情六欲、各种欲望放的淡一些。”“你不修炼你的心性,你的道德水准不提高上来,坏的思想,坏的物质不去掉,他就不让你升华上来”(《转法轮》〈第一讲〉)。修炼中,名利情我一直在放啊,为什么师尊点悟我止步不前呢?一定是有更隐蔽的东西,根子上的东西。

再一次拿起师尊《走向圆满》这篇经文。我回顾自己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优越条件里,听到的都是赞扬,很少指责。我骨子里追求的是出人头地,旧势力也对我做了邪恶安排,让我十八岁就加入邪恶组织,顺利上升,直到副科级。我养成了喜欢夸奖,喜欢出风头,事事争第一,居高临下、说教式、指挥式、指责式说话,满脑子党文化。修炼后,我找到了人生目地,知道修炼是要达到更高境界直至圆满,但是没认识到这种对名的执著是自己的根本执著,还把它带到修炼中,把干事当成修炼,把功利当成圆满的捷径,执著于自己有能力,久久不去这一执著。为此被旧势力迫害离开大法近四年。

在被迫害期间,旧势力抓住我的执著放大,大造舆论说我在看守所、洗脑班如何坚定,如何英雄,在劳教所还让我管班,我在满足名的同时被邪恶利用着,旧势力目地是用我的执著把我毁掉,我糊涂的认为自己修的高。慈悲的恩师不愿放弃我,把我唤回,我从新回到大法中,着急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认为多干事干大事才能补上,羡慕干大事的,胆大的,羡慕协调人,可是自己又干不了,因为心性提高不上来,还有怕心,好长时间才过了家庭关。随着表面的执著去掉,在师尊呵护下讲真相劝退了一些人,把自己又看的老高了,根本执著一直掩盖着。师尊法中讲:“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精進要旨》〈修者忌〉)多么危险哪,这样下去,那里是修?简直自心生魔,会一毁到底的。

我还看到由于执著于名,我又很执著于面子,也就是执著于自我。在常人中,多数人给我的评价是随和、谦恭、真诚,善于接受意见,实际上我的后天观念使我有时很狡猾,嘴上服输、心里不服输,被人指责时极力辩解,直至对方不说话了,这也是恶党文化“一贯正确”的表现。修炼后去了很多,可有时还表现出来很强,如:不愿暴露缺点,说话绕弯子,遮遮掩掩,随声附和,老好人,不接受意见,有同修指出自己不在法上时,总是辩解,明知不对也要好长时间才放下。更值的一提的是,我与同修妹妹的间隔一年多了,一开始是在对待一位有错同修和如何看待辅导站的问题上产生了分歧,由于我没在法上悟出来,又掺杂姐妹情,我不接受她的看法,语言很不平和,多次争吵,后来干脆我也不说话,见面少了,心也远了。后来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自己当时对所发生的事情的认可是因为符合了自己的执著,符合了恶党文化的思想,不在法上,用强烈指责和曝光对待有错同修不慈悲。间隔消除了一些,我们一起学法、切磋,一起讲真相,但心里总有一种东西,不贴心。我认为是她放不下自我,特别看到她和别的同修有说有笑,心里委屈一大堆,埋怨她不向内找,我也不愿和她交流,长期误解着她。前些日子,她悟到该消除间隔了,就主动来找我,坦诚谈了心里话,原来间隔的原因是我曾经跟同修讲过伤害她的话,加大同修和她的间隔,同时造成我们之间的间隔。我为她能直言而高兴,可是因我放不下自我,不愿承认自己那个左右逢源的恶党文化思想被旧势力利用,使我想不起说过什么,让我很委屈。还想同修都知道我说道歉话,会怎么看我?这时我发现自己没放下自我,又向外找了,我就跟同修妹妹说;“我没说你坏话,但我也不能保证说的话都在法上,我们都要找一找,这是黑手烂鬼在抓住我们的漏洞间隔我们,我们不能承认间隔,不让它進入我们的空间场”。这一番话又把责任推到其他同修身上,把自己保护起来了,强调自己没说,那一定是同修传瞎话了,无意中又起到间隔作用,然后归结到旧势力那儿转移视线不向内找。

就在写的过程中,我还没认识到,让同修看的时候,同修指出我还在证实自我,我还接受不了,当静心找自己时,心里一阵难过,看到了我隐藏的那种狡猾,还在抱着人不放。我有背后说人缺点的毛病,如,我说某同修是混事的,某同修造谣等,在后来接触中,我看到这些都是真修的好同修。在我俩矛盾中,我愿意和意见相同的同修说话,不修口,说过一些不符合修炼人的话,指责她的话,在她与同修间隔中,不是用法来看,而是用人的老好人,大抹子和稀泥,两面讨好,结果制造了间隔,给整体造成损失,还执迷不悟,被观念带动不愿改变,掩盖加掩盖,推卸责任。当我看到她放不下自我时,其实是我很放不下自我;看到她强烈时,正是自己有很强的东西,说别人缺点骨子里是为抬高自己,连个常人中的好人都算不上。这时真正认识到是自己错了,向被伤害的包括被我在背后指责过的同修道歉,并声明解体我所说不在法上的话,消除在各个空间给同修形成的黑色物质。还要向指出我漏洞的同修说声谢谢!

执著找到了,还要挖出根子。执著都是名利情派生出来的,根子都是私。要修成无我无私的新宇宙的佛道神,必须彻底铲除私的根子。放下了自我,一切执著即刻解体。自己是个早期得法的弟子,为什么还被旧势力左右,看到自己很长时间学法少,学法时心不静,发正念少,不清醒,求安逸心也上来了,晨炼起不来或炼不全,这已经是不听师父的话,与整体不一致了。

正法已到最后的最后了,一切人心都该放下了。想一想悠悠岁月中,我们为得这个法,吃了多少苦,掉了多少次头,师尊把我们从地狱捞起洗净,为我们能返回去操了多少心,为我们承担了多少?这一点名利情还放不下吗?

在法上悟上来了,身体好轻松,学法又快又能悟出法理,发正念也清醒,到点起来炼功,白天很精神,讲真相也顺利,我也找到了自己证实法的路。近几个月我也参加到手机短信讲真相的项目中来了,四个月来,我体会这是讲真相的好方法,也是修自己的过程。如一开始拿起手机手颤心跳,心里有一种无形压力,很紧张,发20条回来就腿发软,我知道自己还有怕心,正念清除,以后发短信前就先发正念,慢慢的心里越来越镇静,感觉每一个字都是发向另外空间邪恶的利剑。我一般给网上曝光的迫害者发,开始时上网一见迫害实例对迫害者就产生恨,所发出的短信带有对抗性,都是警告之词,因为言词不善再加恨心,效果不好,回来的短信都是骂我的,抵触的,凡收到这样短信,我就继续发,直到不回为止。同修就很少遇到这样情况,同修指出我不慈悲,我也悟到了我发短信时用人心不是用正念,还有很强的争斗心。就调整心态,首先把他们当成众生,用平和的语言劝善,再遇不听的或骂人的心里不生气,再给他回真相短信,让他知道我是真心为他好。感到慈悲心越来越多,也很少收到骂人的短信。有一名甘肃公安人员,将别人发给他的真相短信发给我,内容很好,让我转发。冀东监狱一警员收到我劝善短信,回“知道”,我发“请接受我的祝福,愿你的善念化作美好的永远”,他又回:“好”。

“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发短信是救人、制止迫害的好形式,无论天南海北,无论什么人,只要知道电话就可讲真相,费用低,省时间,就象面对面讲。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弟子一定听师尊的话,修好自己,跟师尊回家。

以上如有不符合法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