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得大法 精進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七日】

艰难的岁月

我是二零零七年得法的新弟子。我有一个脑麻痹的女儿,从小不会坐、不会爬、不会站,直到三岁七个月才会走路,但是两腿弯曲、脚后跟不着地、跌跌撞撞,摔的鼻青脸肿是家常便饭。

早在孩子两岁时,我第一次带她去看医生,那位精神科医生对我说:“你这孩子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走路。”这个晴天霹雳打得我不知怎样回到家中,只知道我的眼泪没有干过,就这样我开始了漫长的求医之路,西医、中医、针灸、按摩,中药的味道对大人来说,长期服用也是恐怖的,何况是两岁的孩子,常常是捏着鼻子、撬开嘴巴灌的,呕吐到满身满脸更是天天发生。不仅如此,针对孩子的实际状况,我自制了一些器具,开始了漫长的复健工作,无论酷暑严寒、春夏秋冬,每天早上带孩子出去跑步,累了让她贴墙站立,后跟着地,前端垫块砖,拉跟腱,或去爬陡峭的河堤,让孩子在前,我张开双臂紧跟在后,深怕不小心会滚落下去,在家里又用自制的凳子绑着拉筋,学骑脚踏车更是艰辛,除我之外,没有任何人有这样的耐心和毅力来教她,女儿手臂摔肿了很久,我也是累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女儿13岁那年动手术,医生说:多亏你多年来为她复健,才使她发育良好,没有萎缩,并说她的状况是脑麻患者中最轻的,手术后孩子痛的死去活来,我也三天三夜未曾合眼。也就是那几天,我落下了骨刺和椎间盘突出的病根,出院后为不影响毕业考试,我天天背着和我差不多高,裹着石膏的女儿爬五层楼去上课,怕上厕所,尽量不喝水,直到考试结束。

手术后孩子有很大改善,生活能自理了,那时我常常在想,为什么老天对我们母女这么不公?我们没做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要吃那么多苦?面对孩子的病,精神上的折磨,经济上的巨大压力,对一个单亲妈妈来说是何等残酷,千斤重担压在一个弱女子身上,那些年的路真不知道怎么走过来的,想起来都后怕。

就在师父在全国各地办班的时候,我也背着孩子到处在找气功师,但是缘份未到,就是進不了大法之门,当年朋友约我去学太极拳,旁边就是大法炼功点,十几年后的我十分懊丧,为什么当时不去学法轮功?太极拳学的不错,还当过教练,又有什么用?如果一开始就学大法该多好。

幸运得大法

一九九八年,孩子上高中前夕,我嫁来台湾,没想到来台九年后,师父把進入大法之门的钥匙,远从大陆给我送来,一个同乡妹妹,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老弟子,也嫁来台湾做我的邻居,我们素不相识,却一见如故,经她劝说与鼓励,我终于读了十几年前就应该读的宝书,就象开了一扇窗,以前模模糊糊,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都在书里找到了答案,在读书的过程中,我说可能一个新的纪元就要诞生了,同乡妹妹吃了一惊,说你才第一次看书,还没看完,怎么知道?我也不晓得,就是有这种感觉。

过年时我女儿来台探亲,我们就一起学法炼功,我女儿刚开始炼功没多久,叠扣小腹时就看到两手之间金光闪闪,这更增强了她修炼的决心,要知道,在邪党教育的毒液里泡大的孩子,如果无缘,是很难一下子接受的。

其实在我得法前两个月,大法已在我身上展现神奇,暑假回大陆探亲,到广州买火车票时,同行的同乡无论如何也买不到票,说是卖完了,等我去买时,不费吹灰之力就买来了,因为我相信大法好。

说实话,我当初学法是为了女儿,是想让女儿炼功治病,身体完全康复,甚至还想只要女儿能完全康复,我炼不炼无所谓,我是为陪她而学,意想不到的是,读大法书以后,困扰我多年的鼻窦炎、牙龈炎、手腕的筋膜炎、胃病、骨刺、椎间盘突出、退化性关节炎都不见了。我再也不用像以前三天两头去看医生了,我这才意识到这不是一般的书,这是无价之宝啊!从此后我如海绵吸水般如饥似渴的读书,勤奋炼功,说来也怪,从没盘过腿的我,刚开始就会双盘,只是不能坚持,我就一点点增加时间,两个月能坐三十分钟,又两个月能坐四十五分钟,再两个月就能坐一小时了,痛的流汗也坚持不放下来,七个月已经不疼了。

在提高心性上,我常和同乡妹妹说,我准备好了,等着师父的考验,为什么还没让我过关?谁知道有一天,一向和我关系不错、和我很合得来的雇主太太因工作问题对我大骂一通,我第一时间的反应是她身体不舒服,又在更年期,要体谅她,虽然我很难过,也自认没什么过错,我不和她争辩,任她责骂,我一句话没说,事后和同乡妹妹聊起来,才知道是师父措不及防的给我设了这一关。

过色关也很容易,做梦时遇到一些现象,马上就能想到我现在是修炼人,怎可以有乱七八糟的想法呢?类似的梦就再也没有了。

前段时间我的腰又开始痛,左腿麻木,和椎间盘突出时症状一样,刚开始我想是病业关来了,也没在意,也知道不用看医生,但过了一周,还是很难受,我就在想,是不是应该向内找一找,看哪些地方做的不够才会这样?刚好同乡妹妹来找我,聊天时她说“小孩子是来得法的”,我忽然悟到:是不是我忽略了我的小女儿,她快九岁了,我一直没重视她的学法问题。我当即在心里对师父说:我要带小女儿学法,带好师父的小弟子。没想到当天腰痛就减缓,两天后症状消失。

我现在还在过病业关,已经好了的手肘又开始痛,好几个月了,和以前不同的是,以前不能工作,连扫把都不能拿,现在是工作不痛休息时痛,炼功后症状减轻。

做好三件事

通过学法,我知道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历史重任,做好三件事是师父赋予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建立威德、走向圆满的过程。从此,我不管见到什么人,都向他们洪扬大法的美好,用亲身经历证实大法带给我的健康身体,用网路向大陆亲友讲真相,向网友证实法,劝三退,每天都打博客贴,还给自己定任务,每天打成功300以上;更利用喝喜酒和其他场合劝大陆来台的人三退(退党、退团、退队)。

我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从不间断,我认为时间紧迫,得法又晚,不勇猛精進,怎么赶得上正法進程?不能圆满,岂不辜负师父救度我们的苦心?现在我已经把修炼、带好小弟子放在第一位,工作赚钱放后面,在修炼的过程中放弃一切执著,直到圆满。

现在我每天带着小女儿学法半小时以上,炼一套功,让她听师父的话,照师父说的做,每天读书时间一到,她会主动拿起书来读,她已知道修炼的意义和目地。

精進报师恩

得法后我的世界观得到很大变化,以前利益心很重,总想多多赚钱好安享晚年,捡到钱物还觉得自己运气好,现在知道修炼人要去掉各种执著,修心性、勤炼功,达到修炼人标准。很多人看到了我的变化,也带动一些朋友开始看大法的书了。

细想起来,我虽然得法晚,但有大法指导,有师父保护,又有台湾好的修炼环境,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们是在躺着修啊!每当我凝视着师父的法像,就会泪流满面,就会想到,我真是太幸运了!太幸运了!在走向神的道路上,只有勇猛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走向圆满,也只有这样,才不辜负伟大的师尊对我们的殷殷期盼。谢谢伟大的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