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师父在北京公安礼堂的传法班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六日】过去我对气功根本就不相信,偶然的一次机会,我的朋友告诉我她在炼法轮功,下月在公安礼堂开班讲课共十天。当时我抱着“气功到底是什么”的好奇心,参加了北京第十一期法轮功学习班。下边是我当时参加学习班的一些体会和感受。

和我一起参加学习班的有一位好姐妹,她每天都头痛,痛的睡不好觉,她听我说去听气功讲座,也要和我一起去。我俩第一天听完课在回家的路上,她就象没睡醒似的,一个哈欠接一个哈欠;我是一个喷嚏接一个喷嚏,一路就这样不停的打着,我俩说:“咱俩这是怎么啦?”当时没有悟到这是师父在给我们调理身体。

第二天上课时,我这个妹妹就开始睡觉,睡的特别香,我很生气,一次又一次的捅她不叫她睡,可是她还是在睡,我生气的对她说:“明天你不要来了,这么远跑这儿来睡觉,你还不如在家睡呢!”她闭着眼睛跟我说:“你不要捅我,我没有睡,老师讲的每一句话我都听见了。”我不相信的说:“你还没睡,就差打呼噜了。”当老师讲到“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转法轮》)她马上说:“你看是不是,我虽然睡觉,但老师讲的,我一个字不落的都听到了。”我只好承认了,后来再不说她了。

我们听课一直在楼上,看不清师父,我心里总想看清师父,到了第九天老师讲有问题可提条子,明天最后一天解答问题。我就提了条子要求老师到楼上来让学员们看看老师。第二天我想老师不会上楼来的,守不住心性的我,准备了一个坐垫跑到楼下讲台的前边去听,没想到在我下楼时正好碰到工作人员陪同老师一起上楼来,我心里非常感动。

九三年师父在北京健康博览中心授课(半天),那天因工作脱不开身只好下午才去。下午我见到师父,遗憾的说:“今天的课我没听上。”师父微笑着说:“没关系,我刚接到通知,为满足大家的要求,23日又给我增加了一次课。”我讲买不到票,师父说:“你能买到票,先到你单位炼功点买,买不到再到这大门口来,你能买到票。”师父说的是那么肯定。因为离23日还有一个多星期,我也没太着急。有一天早上我睡过了,睁眼一看七点多了,洗完脸骑上车就往炼功点跑我知道炼功已经结束,只是想看看。到了炼功点只有两个人在,我问:“有23日的票吗?”那两个人说:“就只有一张了,看来是给你留的。”真是感谢师父。

我的右手大拇指得过腱鞘炎,用什么药都不起作用,最后打了封闭才好,但事隔半年又犯了。正好赶上23日北京博览中心李老师授课,我也参加了。听完课后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发现我的右手大拇指不疼了,能动了,完全好了,直到现在也没有再犯过。

真感谢师父。师父为弟子的付出,大法让弟子的变化真是千言万语也表达不尽弟子的心声,只有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随师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