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我今年五十岁,一九九七年三月份有幸开始修炼大法。得法前,我是一名心胸狭窄、性格内向、体弱多病的人。有浅表性胃炎、腰疼、血压低等病。修炼大法后,身体的病不治而愈,成为一名心胸宽广,不爱生气,身体轻松,精力充沛的人。我深知这是法轮大法的神奇,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师父说:“大法弟子的修炼,不仅仅是为了个人圆满。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必须做的。”(《致美中地区明州法会》)我每天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晨炼,四个整点发正念,集体学法,讲真相,劝三退。可是邪恶的旧势力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在身体上给我制造假相,想来考验我,阻挡我做三件事。我呕吐,一吐就是半痰盆的黑水。我强吃進去东西,胃里就翻江倒海的恶心,一会儿就吐出来,喝水也吐,一个星期过去了不见好转。

当时,我坚守着一个信念:信师信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只要师父安排的,其它的什么都不要。我照样出去发真相资料,面对面发神韵光盘讲真相,劝三退。买东西花的都是真相纸币。晚上胃疼睡不好觉,身体的难受无法形容,十二点(夜)发正念,晨炼也没有停下,白天精力旺盛,充份体现出了大法的神奇。

那时,丈夫看我吃不下东西又吐,心里着急,劝我在家好好休息,别出去了,去医院看看吧……我说:师父说:“作为一个炼功人心性就应该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转法轮》)后来丈夫不强求我了。为了不让丈夫担心,我的难受劲一概不给他说,总是让他看到我的乐观。

一个月后,我瘦了一圈,儿子知道了很着急,心疼说:“您到医院检查一下,回来该怎么炼还怎么炼,不是不让您炼了。”我说,我们师父说:“修炼我们这一法门,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压百邪,你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你心性要把握不住,你追求这个,追求那个,肯定会招来麻烦的。”(《转法轮》)我都修大法了,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儿子说:‘我说不过您,您要再难受,我抬您到医院去。’我说:‘那你就害了我,也害了你自己,如果到医院检查,就说是病,你怎么办?把你闹得倾家荡产,以后日子怎么过?你心情能好吗?你就相信法轮大法好吧。’我们师父说:“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往往是人的精神先垮了,先不行了,负担很重,就使病情急剧的变化,往往都是这样的。”(《转法轮》)就这样儿子也服我了,不再提去医院的事。真是“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

在邪恶的干扰中,我向内找,多学法,明晰法理,在法上修自己。找到了隐藏的都觉察不到的很多执著心。如,在侍奉婆婆时,她经常说出些剜心透骨的话来刺激我,使我对她产生了怨恨心,争斗心,妒嫉心,不能说的心,很长时间不能自拔,长期陷在人中。后来,我悟到,是她背后的邪恶因素起的作用,在发正念时,加上一念:‘彻底清除邪恶的旧势力操控我婆婆对我的干扰,’同时,我认真学法,绝不上邪恶的当,不往邪恶盘里钻,去掉怨恨心,争斗心,妒嫉心,不能说的心。师父说:“什么叫修炼呢?修炼的最终目地是什么呢?是从常人中走出来。不在常人中的时候,常人的各种矛盾、执著、各种因素对你还能够起作用吗?绝对的不能。”(《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师父的法在点悟着我,让我困惑多日的迷雾顿时烟消云散,我和婆婆的间隔溶化了,产生了修炼人的慈悲心。

在魔难的两个月里,我没躺在床上,每周负责传递好几个同修的真相资料任务没耽误,集体学法一天没落下,侍奉婆婆、收拾家务,做饭等等一切事情照常做,坚决走师父给安排的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象师父说的:“如果大家没有什么执著的东西,旧势力也抓不着把柄、也没有办法。”(《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我现在能吃能喝,一切正常,见证了大法的威力。

我们修炼的路很窄,走不好就会偏,我们只有走师父安排的路,才能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干扰与安排。

自己修炼所在层次体悟,偏颇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