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病业状态过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我是九五年得法的,炼功后一身轻,以前的病全无。今年五十多岁了,身体就感觉象三十多岁一样。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深感佛恩浩荡,大法无边。

我第一次过病业关是九八年腊月二十八,我下夜班回家在干家务,在厨房里煮东西,想看看表几点了,其实是下午一点二十分,我头向左侧一歪,顿时脑袋里轰隆一下,然后就象火车车轮转动一样,轰隆轰隆越转越快,眼睛也看不清东西了,耳朵也听不见了,就只能听到头里的轰隆声,我知道这是脑出血的症状,因为不久前我婆婆和我大姑姐都是脑出血死的。开始都是这个症状。

当时我也没有害怕,我发出了强大的一念,师父啊,弟子只听您的安排,其它的我什么都不要。然后我主意识强烈的背着《论语》,一遍接一遍的背,我歪歪倒倒的来到床上躺下,头里的轮子越转越快,头晕、头痛难忍,心跳的上来不气,冷汗哗哗的流着。我又坚持爬起来,想上小屋炼静功,因小屋有录音机,我勉强走到小屋门口,还没等進去呢,双手扶着门哇的一下就吐了,是同一时间从全身的各窍在往外喷东西,鼻子、眼睛、耳朵、大小便就连汗毛孔都一起往外喷,随后身体的所有一切都不听我使唤了,一下子就没有身体的束缚了,我的感觉是控制不住的那种兴奋,我的主意识始终强烈的背着《论语》,不知背了多少遍了,在朦胧中我听到了炼静功的音乐声,随后又清楚的听到了师尊那洪亮的声音:“两手结印,需要打坐时间长……”。这时我身体渐渐的恢复了知觉,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看到已经四点五十分了,我双盘坐在垫子上,双手结着印,什么时候放的,怎么放的炼功带,自己完全不知。汗水湿透了棉衣,满地都是我吐的东西,大小便都便在了裤子里。

经过这一场三个半小时的生死抉择,我深感佛恩浩荡,我起身跪在师尊法像前,双手合十,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又一次把我从死神手里夺回来。

师尊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你已经不属于常人了,所以正念强了你什么问题都能解决。在你身上发生的这个病业的反应是过关,表现上一定是病业的状态,绝不会是神得病的反应。”“当然从另一方面看,对正念强的、明法理后会更加坚信的大法弟子,什么关都能挺过来。”

今年端午节,我回老公公家过节,因老公公家以前是开工厂的,厂房很多,但婆婆死后厂子就不开了,房子都空着。我闲着没事干,无意中就走進了那些空房子,挨屋看看,当来到一个空房子时,身体猛然打了个冷战,头发根都竖起来了。我一下子想起了我婆婆就死在这屋的情景,于是我转身就出来了,因为这时家里回来很多人,我就跟着忙别的去了。晚上回家后只觉的累就睡着了。第二天我的左腿就不听使唤了,站也站不住了,走路划圈,就象半身不遂的样子,从大腿根上边和后腰处还长出一个大包,很疼的。

于是我向内找,一下子想起了昨天在老公公家的空房子里的情景。我悟到,一定是因为自己在那一刻正念不强,才被邪魔乱鬼钻了空子,于是我坐下来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怎么能被那些低灵所伤害呢?彻底解体另外空间迫害我身体的邪魔乱鬼、共产邪灵,请师尊加持,我发了两个小时的正念。

要到上班时间了,我想我必须去上班,不能让众生在我身上看到象半身不遂的样子,从而对大法产生误解,影响众生得救。我请师尊加持,我忍着疼痛走出家门,当走到街上时,感觉腿就不划圈了。我每天下班后晚上照样与同修一起去看守所发正念,然后还去农村做真相资料,一晚上往返二三十里路也不觉得累,只要去救度众生,一出门腿立刻就好,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这样一直坚持做了半个多月,一切都彻底好了。

腿虽然好了,可是在这次教训中,使我悟到: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在我们的修炼路上,我们的一思一念都来不得半点差错,必须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学好法,时刻保持强大的正念,增强自身神圣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助师正法,使更多的众生得救,圆满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