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对情的执著 走出去讲真相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一日】我于九八年初得法,但我是一个很不精進的弟子,怕心很重,不敢走出去讲真相,救众生。我九七年结婚,儿子于九八年出生。儿子长的活泼可爱,从小就和我学法,长大了和我背师父的洪吟。我和丈夫是经别人介绍结婚的,婚后感情一直很好。特别是婚后不久我就喜得大法,我常想“我们一家多幸福啊!”

我是个年轻的大法弟子。“七·二零”以后一直在家学法炼功。上市场买菜、带孩子做饭就是我的日常工作,有时也出去发点资料。我认识的人一般的都不知道我学大法,我害怕人家知道我学大法,所以面对面的讲真相我一直没有去做。

两年前丈夫想要学法炼功,他把烟戒了,说:“酒慢慢我也会戒的。但我很喜欢玩麻将,所以你别管我玩麻将的事,以后我也会戒掉的,那时和你好好炼功。”我很高兴他终于想和我炼功了。那段时间他没什么活儿,所以玩麻将就成了他的“工作”了。白天玩,晚上玩,我很相信丈夫,以为他很快能走上修炼的路,所以也没怎么管他。后来发现丈夫有些不对劲,每天晚上都是十点甚至十一点钟才回来。回来后也不睡觉,就是看电视。让他睡觉,他也不理我,很少和我说话。有一次回来后我打了洗脚水,让他洗脚,他却一脚把水踢翻了。我哭着说:“如果看我不顺眼,你说不行,咱就离婚。” “离就离”丈夫说。我说:“你告诉我为什么,我那里做的不好你说,总得有个理由吧”。丈夫不说话,不论我怎么哭他都不理。以前只要我一哭不论对错,他都会哄我的。这次为什么?我不明白。丈夫还是天天在附近的一小店玩麻将。有时没玩也上那看,不愿回家,回家就没事找事和我闹气。我想不管他了,我是修炼人不和他一样,这是让我提高心性的。

有一次和朋友吃饭时,有个人问我:“你老公对你好吗?”“挺好的,怎么啦?”“没什么,小张你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要好好的对她呀。”丈夫姓张,丈夫笑嘻嘻的说:“会的”。过了不久,我和丈夫准备上他弟弟家有些事情要办,临走时丈夫说:“我有活干,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我很不情愿的和儿子走了。我们在他弟弟家一住就是七天,丈夫也不急着让我们回来。我很担心。回来后,我就看见丈夫的手机信息,我又按上面的号码打了一个电话,对方是个女的,我急了,骂了对方两句,对方把电话就挂了。

丈夫还算是一个很老实的人,他就把他和那个女人的一切事情说了一遍。我哭了,知道丈夫有了外遇,我的心象刀割一样,心痛的生不如死。丈夫也哭了,说:“老婆,你别哭了,我错了,你原谅我吧。”我自己关在屋里,不吃不喝,想一个晚上,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丈夫会这样对我,然后我就背《精進要旨》〈真修〉。我决定要做真修弟子。可不一会眼前又映出丈夫和那个女人亲热的情景,在我眼前挥之不去,就这样我自己挣扎了三天,最后还是决定和丈夫离婚。我走出屋到商场买点东西,然后很吃力的上了二楼,来到甲同修面前。她是在二楼卖衣服的。她看见我这副样子,问我怎么回事,我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她说:“你先别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于是甲同修带我到同修乙家。乙同修家来了一个外地同修,甲同修说:“你在这坐一会,我回商场,那里没人也不行。你们谈一谈吧。”我就跟这位外地同修说:“我准备和他离婚。”外地同修笑着对我说:从师父讲法中我悟到以后没有离婚的事了。生生世世你有多少个丈夫?师父讲:“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转法轮》)那你要什么?我说,“我要修炼,跟师父回家,谁也挡不住我修大法。”同修说:“那好。现在大法弟子都在讲真相救人,你却陷在情中走不出来……。”同修的话对我有很大的启发,回家后我把心静下来。

第二天晚上我就去了丈夫打麻将的小店,我看到丈夫在玩麻将,那个女的在那看。我走到她面前小声说:“我想和你谈一谈。”就这样我和她走出小店。小店的人很多,说话不方便,于是我们走到广场。“我也想和你谈一谈。”她说。“你想和我谈什么?”“我们俩对不起你。”我拦住她的话说:“我今天不想和你谈这个。我要告诉你的是我是炼法轮功的。我要给你讲讲有关法轮功的一些真实情况。”我说:“天安门自焚都是造假,真正修炼的人都是在按真、善、忍做好人,不会杀生,自杀更不可能。你知道吗?你破坏我们的家庭,如果我不炼功,我杀你的心都有。然而我不会那么做。我现在是个修炼的人,我不能那么做,我得按大法的标准去做。我们之间出现这种关系,可能都是缘份。没有这事我也不会和你讲真相,不是吗?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如果你们真想在一起,我也成全你们。那你能和你丈夫离婚吗?”“我不会和丈夫离婚的。”“你不能离婚,那以后就不要和我丈夫来往了。好好过你的日子吧。”“那我们做朋友吧。”“做朋友就算了,我只想让你知道大法的美好,做人的目地。到我家去坐坐吧,我给你放海外神韵艺术团演出的新年晚会看一看。”她便到了我家。我给她放了晚会光碟。临走时我又给她一本《九评共产党》,说:“看一看此书对你有好处。” “放你家吧,我要看上你家看。”我说,“我不会再让你上我家了。咱们做朋友我想已经不可能的事了。你听过三退保平安吗?”我给她讲了三退的由来,说我愿你以后平安健康。她说:“那好吧,你就给我退了吧!你放心以后我不会那样了,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说,“我相信,我相信我丈夫。”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了面对面的讲真相,不论男或女,我都去讲。因为在我修炼的这条路上,没有比走出去讲真相这事更让我害怕的了,可那天,我一点都没有想到过怕,好象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我明白了,我的怕是出于我对丈夫、家庭的执著,情的执著。

丈夫为这事很后悔,我自然也不想和丈夫离婚了。现在我们家三口又恢复了以前的快乐。我象把这事忘了一样。

原来很不想提笔谈及此事,可当写到此事时,发现自己不想提及此事是因为怕伤及那颗隐藏很深的对“名”的执著的心,只想让别人看到我的好,让别人说我好。这时我想到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修者忌〉:“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我吓了一跳。为了修去这个执著,我还是写出来好。从今以后我要认真修去执着名的心,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特别是在迫害以后这些年,你们所做的这些证实法的事中,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无论你是出自于为救度众生,出自于为证实法,或者是出自于为个人的修炼提高,魔难是一样的,不会因为你觉的我是在为大法做什么、我是在为救度众生做什么,这个魔难就应该让路。”

这事真的是一件好事。让我放下了对丈夫的情,放下了对家庭幸福的执着,突破怕心,走出家庭的束缚,真正走上正法修炼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