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放下情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法轮大法使我身心受益。许多疾病不治自愈,皮肤变得白里透红,脸上黑斑一扫而光,人也变得年轻、善良、活泼、开朗,就象一个迷失在尘世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

说来十分惭愧,修炼了十多年了,还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不能向内找。师父讲:“修炼中已经从最困难中走过来了,走好最后的路,要珍惜自己走过的路呀!不容易,你们走过来,这是在历史上前所未有过的这种魔难当中走过来。你们一定要珍惜。”(《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当静下心来,对照师尊的这段讲法,反复问自己:自己真修了吗?真的向内找了吗?真的无执无漏了吗?九年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过了许多艰难坎坷,可是在较宽松的环境下却不能注重向内找:发生矛盾,首先找别人哪不对了,向外推;遇到批评总是反驳别人或者找借口掩盖;总是把自己的魔难当成坏事,总想舒服点。修炼了十几年了,这个观念还不能从根本上转变过来,这是修吗?这不就是不珍惜修炼中走过来的路吗?

我没有工作,修炼中的矛盾主要体现在家庭方面。每天三件事也做,认为自己修炼了十多年了,名、利、情早放淡了。可是遇到触及心灵的矛盾时,还是过不去,而且表现的和常人一样。我曾执着于婚姻美满,夫妻恩爱,向往幸福美满的生活。丈夫一直对我很好,支持我修炼,也很支持大法,虽然爱喝酒玩麻将,因为我修炼,我能宽容他。所以经常有矛盾却也能够忍住,两人感情很好。

突然有一天,听说丈夫有外遇了,而且女方是我的好朋友,我一下子就受不了了,跟他干起来了,心里又气又恨,心想:现在真是道德败坏,关系这么好的朋友竟都能干出这种事来!”甚至想到了离婚,完全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还意识到自己有什么不对,也忍不住,守不住心性。有时,心想,如果他说实话,认个错,就原谅他了,可他就是死不承认,还连摔带骂。有时,过不去关的时候,我流着泪跪在师父的法像前,请求师父把自己生命中最顽固的部份去掉。

看着明慧网同修的文章,同修遇到这种情况做的真好,真的很惭愧,为什么自己做不到,放下情难道比放下生死都难吗?这不就是自己隐藏很深的执著没去吗?而且还有很强的妒嫉心,还有色欲之心,这一切不正是自己多次遭到残酷迫害主要原因吗?自己为什么总是看丈夫的缺点,甚至用大法要求他,想让他变好,却不修自己?“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习惯上总是看别人的不足,从来不重视看自己,别人修好了你又怎么样?师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吗?”(《洛杉矶市法会讲法》)这不是说我吗?师父让我们多看别人的好处,自己怎么不听师父的话呢!

其实丈夫和孩子这几年很不容易,邪恶每次迫害我,他们都跟着承受很大,他到处找熟人,跟公安局、六一零的头子讲法轮大法好,告诉他们:要不好我们家属不会支持。而且每次还和我一起找到他的朋友、同事讲“三退”,和我一起找到他农村的亲戚讲“三退”,目前,我们两个人的所有亲戚、所在市的同学,和其他地区有联系的同学、朋友基本上都办了“三退”。他们中有警察、狱警,邪党书记、公司经理、局长等等。所发生的一切不是提高的好机会吗?正是自己对丈夫的情和依赖心太强了,应该从根本上去掉了,为什么不这样看问题呢?这不是个好事吗?

当我往纵深找的时候,发现问题出现的根本是私,执著自己。总认为自己好,没有跳出人的观念,没有用正法理看问题,没有把自己遇到的问题当作修炼。由于遭到严重迫害,觉得警察不好,单位某领导不好,等等。把这场迫害看成了人对人的迫害。总是不想自己受到伤害,保护自己的私心。当我看了师尊《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时,我受到了很大震撼,对师尊讲的:“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有了更深的理解。修炼了这么多年,刚认识到这一基本法理,真是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师尊为弟子承受的太多了。

当我真正放下自己对情的根本执著后,感觉是那样的轻松,妒嫉心也象一根毒刺被拔了出来,慈悲心也出来了,眼前的一堵堵墙烟消云散。现在大法弟子的时间值千金、值万金,怎么还有时间执著世间的“花前月下”,要感到救人急啊!

修炼真的很神圣,很严肃,希望和我一样的对情还有强烈执著的同修快放下,赶快追上来,不要再被世间的假相迷惑,被它干扰做三件事,修成真正无私无我的正法觉者,以更加纯净的心态救度更多的世人,完成我们史前的大愿。

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