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三退”小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今年四月份在大街上遇见了一位熟人。说是熟人,也有四年未见面了。上次见到他时(二零零五年)已经和他讲了真相,并劝“三退”。他当时没退,但接受了我给他的一份真相资料,资料上有突破网络封锁浏览海外网站的方法。我嘱咐他多上网看看。

再次相遇,我俩都很高兴。我说:“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因为他要和多年不见的朋友去聚会,刚说了几句话他就急着要走,我赶快问他:“上次和你说的退党的事,你退了吗?”他说:“我怎么退啊?我现在在单位的‘纪检委’工作,哪能退啊?”我又赶紧给他简单的讲了当前“三退”的形势,天象的变化,他说:“你怎么那么迷信啊?”我半开玩笑的但又非常认真的对他说:“我不是迷信,我是明明白白的信。”他说在单位里那些资料、光盘都能看到,也能上网,我问他“你是自己上网退,还是我替你退呢?”他说:“我自己退吧。”我说行,可你一定要退啊,并告诉他也要让家人知道,早点办“三退”。稍稍停顿了一下,他又说:“还是你替我退了吧。”我说:“好啊,用什么名字呢?”“你替我起一个吧。我得赶快走了,朋友还等我呢。”他走出几步,突然转过身来,对我大声的说:“我也有神佛保佑了!”就在这大街上,身边人来人往,很多人都听见了他的这句话。

一次在农贸市场上,从远处望到了一个熟人和他妻子正在买东西。之所以认识他,是因为以前我们经常在市里召开的会议上见面。算起来已有近二十年没再见过面了。我当时有点犹豫,眼看他们越走越远,马上意识到自己错了,救人怎能犹豫呢?于是快步向他们走去,趁他们在一个摊位前停下的时候,和他打招呼。他一看是我,很是惊喜,但忘记我是哪个单位的了。我向他作了说明,他感慨的说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很快切入正题,问他知道退党的事情吗?他说知道,但话语有些犹豫。在大陆,很多人对这些话题很敏感的。我说:“如果入了党、团、队就赶快退了吧……”话未说完,他那个快人快语的妻子在一旁笑逐颜开的对我说:“早已经履行了手续了。”我一听笑了,说:“那好那好。我这里有一套海外“神韵艺术团”二零零九年的演出光盘,最新的,拿回去看看吧,以前看过吗?”他妻子说以前看过。我刚拿出一套光盘,他妻子一把“抢”过去,(那真是得用“抢”这个词来形容)非常高兴的放在自己的包里了。

年初的时候,我在市场买白菜,我和那位农民搭话,然后问他知道“三退”的事吗?他说不知道,我就给他讲了讲,他说:“好,我退。”我祝他买卖越做越好,他突然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天,大声的对我说:“我退了,我可是退了啊!”又一次向上天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还有一次,也是在买东西的时候,劝那个摊主“三退”,她非常痛快的答应了,马上向我双手合十,连续的拜了几下,并连连的说:“谢谢、谢谢。”她当时的举动我没料到。在很多时候,人们大多都是连声的说“谢谢!”

有几次和人们讲真相时,只是刚一提这个邪党的腐败,他们就把自己家里如何受中共的迫害说了出来。我问一个卖菜的老农入过党、团、队吗?他就向我诉说了土改时家里如何被错评为富农,一辈子如何受气,不但家里老人受气,下一辈的人也跟着受气,孙子辈的还被人瞧不起,你想入他那个党团也不让入啊……,他很痛快的退出了少先队。

师父的正法洪势推進到了今天,“邪恶完了,环境变了”(《贺词》),人们越来越明白真相了,很多世人在退出邪党的那一刻,他们生命中明白的那一面都在万分的感谢着大法的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