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畏难心、分别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前几天,我和甲同修相约去一个城中村散发真相资料,这个居民区的人很多,也很杂乱,特别是下午,都是些无业游民在小巷子中打麻将。看见这一场景,我生起了畏难情绪:“师父啊,这么多的人,救度众生可真难啊!”虽这么想,我还是在此地区派发了几份传单。我和同修甲走出这个居民区时,她说:“咳,这地方真不好放资料。”我说:“你怎么这么想呢?这地方我们以前也来过吧。”

刚出城中村不久,我就被一群从居民区里迎面走来的保安给拦住了,他们恶狠狠的让我把包拿出来,给他们检查。当时我的包里还放着不多的几份传单和不干胶,但我内心一点也没有惧怕,默默发着正念,请师父加持,让他们看不见包里的东西。

我拉开包,严肃的对他们说:“这包有什么好看的?你们看吧,包里什么也没有!”他们似乎被我的正念带来的冷静给制约住了,探头看了看包,什么也没看到,接着说:“行了,你可以走了。”我合上包,心里发着正念,快步离开了,走到一条比较热闹的街市上。

而此时甲同修也被他们拦住,其中一个保安手里拿着张小广告:“这是你贴的?”她瞪着他:“我贴?看见这些小广告我还撕呢!”有个保安上前去扯她的包,要看她里边的东西。她的包里这时还有很多真相资料,但是她一点怕心也没有,根本不配合邪恶,大声说:“这都是私人物品,有什么好看的!”

这一嚷,引来一些路人的围观,那些保安很尴尬。她拎着包快步离开了。那些保安掉过头来找我。当时我已经走進了附近的一家鞋店,坐在那儿默默发正念。在鞋店的镜子中看到那一群保安追着我,来到了大街上,四处张望。我立刻发了一念:“让邪恶看不到我!”而我心中还在惦记着甲同修,则再添一念:“请师父加持,让同修成功走脱!”

这时我的心没有刚才那么静了,一直在担心甲同修,也觉的刚才我顾着自己走脱,没顾及到同修,心里挺内疚的。但是我还是坚持排除一切杂念,发起强大的正念。这些保安在鞋店的街上,找了估计有十五分钟,但一直没发现我,最后他们离开了。我调整了一下心态,决定还是到农贸市场去派发完传单。

事后,我和甲同修出来交流,我们意识到,这一“险境”的出现是由于我们发资料时的畏难情绪,有分别心,认为这地方的人太多太混杂,地盘又小,不适合发真相资料。众生皆平等,他们只是被现实的玩乐所迷惑了,怎么可以区别对待呢?我们只能默默圆容师父所要的,把一切付诸行动。不要再让我们的畏难心阻碍了救度众生的机会了吧!

还有,当我们不幸遇到这样的“危险”时,我们两个人的行为也形成了一种对比。甲同修得法时间不长,她第一次面对这种“考验”。她表现出了强大的正念,一点也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这颗心就足以让邪恶胆寒了,结果最后邪恶眼睁睁看着她离开,根本没有追逐。而我却没她做的好,面对邪恶的要求(打开包让他们看),我虽然不情愿,可是我妥协照办了,虽然那个时候没有一点怕心,但是这个行为本身就不符合大法了,所以最后才会继续惹来麻烦(他们追上来找我)。

这一次的经历告诉我们在派发资料时一定要心态稳定,排除畏难心,同时也要完全不承认邪恶的安排,堂堂正正做好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