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敬天知命 循道而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古人敬顺天意,提出:“推天道以明人事”,是指通过探索推演宇宙、自然运动变化的规律,从而使人明白人类社会发展和个人生存变化的规律,明白做人的道理,达到“与天地合其德”,使自己的行为绝不偏离正道。古代设立了司星官、钦天监、卜官等,观象授时,很多事情通过预测和占卜来预知吉凶祸福。以下为西汉星占家卜筮家司马季主谈论的一些关于遵天理、明人事的道理。

据《史记》记载:“司马季主者,楚贤大夫,游学长安,通《易经》,术黄帝、老子,博闻远见”。一次,中大夫宋忠和博士贾谊一同去拜谒司马季主,想听听他对一些人事上的看法。司马季主正在和三个学生一起探讨天地、日月、阴阳、祸福等,他们看到宋忠和贾谊来到,礼貌地请他们坐,宋忠和贾谊表示只想继续听他们的谈论。司马季主谈到天地、日月星辰的运行轨迹,并参入与仁义之间的关系,陈述吉凶的行兆,说了很多,无不条理顺畅。宋忠、贾谊在一旁正襟危坐,恭敬、严肃地听着。

司马季主说:“今天的卜者,上必效法天地的定理,下必取象四时的变化,再配合仁义的原则,分别龟策定出卦名,然后才能谈天地间的利害和事情的吉凶成败。以前先王奠定国家必先以龟策定日月,然后才代天治理政事,必先占卜吉凶才做事。从伏羲氏创制八卦,周文王演化成三百八十四爻而后天下得以大治。行卜之人,必须扫除洁净然后设坐,端正冠带然后才谈论事情,这是有礼的表现;精细地察见天象和世间万象的道理,用来表明上天好生的德性,使人们敬奉天地、神明,忠臣因而侍奉他的主上,孝子因而能供养他的双亲,慈父因而能抚爱他的孩子,这是有德的表现;教化引导迷失的人回归善性和正道,使种种的灾祸得以免除,生病的人或能因而痊愈,将死的人或能因而回生,患难或能因而避免,美好的前程因而成就,这是善化他人。”

司马季主又讲到:“大凡君子的行为,都是以率直的言辞来做正直的劝谏,他称誉别人,并不希望别人回报;善意地指出别人的过失,心怀坦诚,一切只以国家和民众的利益为重。所以真正的贤人,给他一个官位但非他所长,他是不当的;给他俸禄如果不能和他的劳力相称,那是不拿的;得官的不喜,去官的不忧,关键的是在于无愧于心。而那些互相以权势相攀引的小人,只知道利用官位作为威势,利用法令作为工具,排斥正人君子,盘剥百姓,追求私利而不择手段,最令人深恶痛绝。盗贼发生而不能设法禁止,蛮夷不服不能感化摄收,奸邪兴起不能遏阻,妨碍真正圣者的进路,各种灾难的众多往往是因为道德的堕落而造成的。”

宋忠和贾谊听了司马季主的这番话,为之折服,说:“真是道高益安,势高益危呀。为人处事,就是要学习、效法天道,做堂堂正正的正人君子,而不要去做趋炎附势的小人。”

东陵侯在秦亡后被废为平民,一次,他到司马季主那里去占卜,司马季主说:“您要占卜什么事呢?”东陵侯说:“我听说烦郁之极就要开畅,闷热太甚就会起风,堵塞之久就要流通。一冬一春之间,不会总是屈而不伸;事物有一起就有一伏,没有只去不来的。然而我对此私下里还有疑惑,愿听听您的指教。”司马季主说:“既然这样,那么您已经明白了,又何必要占卜呢?”东陵侯说:“我总觉的还没有透彻地了解其中深奥的道理,但愿您能好好开导我。”司马季主这才说:“天道对谁最亲近呢?最亲近有德之人。只有有德之人做循天时、顺民意的好事时,才能得到吉神相助。‘自天佑之,吉无不利’,因而,一夜一日间,花谢花开;冬去春至,万物凋零而又复苏。需知湍激的河流下;必有静静的深潭,高高的山岭下,必有深深的峡谷。因果循环,世上的事情皆有定数。勤修德行,美好的礼仪自会来的。”

中国人自古以来相信和遵守天人合一,相信天象改变和人事变更直接对应,相信善恶有报的真理,因此非常注重提升自己的道德水准。而当今中共却逆天叛道,反天、反地、反道德、反宇宙规律,制造了无数人间悲剧,必为天理所不容。如今贵州平塘发现两亿多年前的巨石,在裂开后的断面上竟有“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可见中共邪党恶贯满盈,人神共愤,天要灭之。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退出了中共及其一切附属组织,认清其邪恶本质并彻底摆脱其束缚,选择了正义和光明的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