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三位大学生的一席谈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五月底,我带着一千多份真相资料送往B地,途经C市的大学路转车,时至中午,几所相邻的大学外边的饭店摊位上座无虚席,学生们都在就餐,我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空位坐下来。环顾四周,觉的这真是个救人的好机会、好环境。我求师父给我开智开慧,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观察周围的学生,以寻找适当的话题。

和我同桌的是三个女孩(为了叙述方便,就称她们为小A、 小D、小E吧)。就在等待的时候,小A对小D、小E说:“我昨天上网,看到一篇文章,题目是《谁毁坏了中国人的形象》,说的是5·12大地震共产党隐瞒地震预报,人为的加大了死亡人数,加大了灾情,特别是学校学生,这是一个最好疏散的群体,本不应有太大伤亡,结果由于共产党隐瞒地震预报,反而是伤亡最惨重的,唉,反正是谴责共产党呗。”小D接过话题:“现在的网络上,什么都有,有些人就是无聊,站着说话不腰疼,疏散?往哪疏散?疏散到哪儿,哪儿的社会治安乱;再说了,咱们那时正准备办奥运,那是头等大事、国际大事!” 小E更激昂:“不就死了两万多(人)吗,有啥了不起!中国人多的是!”这时,她们三个的饭上来了,我的饭还没上来。

我看着她们吃饭,感到她们可怜又可悲,更感到大法弟子救人的责任重大。我调整一下思绪,以尽量平和的语气说:“你们慢慢吃,我来接着你们刚才的话题谈谈我的看法。

“第一,如果我是难民,政府把我疏散到你们这个地区,我和我的家人会感恩你们一辈子;如果我住在你们哪一家,我会让我的后代世代感恩你们,决不会扰乱当地的社会治安,因为咱们中国有句古话: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第二,如果我是国家主席,我宁可不办奥运,也要拯救我的人民,因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咱们中国有句古话:人命关天!说明人的生命才是天下最大的事!也是一个政府最起码的责任和义务;如果我既拯救了我的人民,又办好了奥运,那么,我的国际威望、国际声誉不但无人能诋毁反而会更高,我的国际地位也会更高!一个视人民生命如草芥的政府你们拥护吗?一个为了一党之私而不顾上万孩子性命的政党能得到人民的拥戴吗?它在国际上能有良好的形象吗?

“再说了,中共不是中国,党和国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我们中国有五千年文明史,而中共只有不足百年的历史,执政史不足六十年,怎么能和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泱泱大中华相提并论呢?而且我国唐朝的贞观之治、清朝的康乾盛世都曾赢得万国来朝,所以,中国人的形象在世界上谁也毁坏不了!

“特别是到了今天,法轮功已洪传世界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和地区,对世界的和谐稳定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对全人类的精神文明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把中国人在世界上的形象又拔了一个新高。所以,谁也毁坏不了中国人的形象,毁坏的只是中共自己的形象!而且是中共自己毁坏了自己的形象!如果有一天,中共象前苏联共产党那样,一夜之间解体了,那也是它失败给了自己!因为目前中国没有第二支武装力量、世界上也没有任何反华势力!所有一切不实之词,都是中共凭空捏造,欺骗、愚弄中国老百姓罢了,正象《九评共产党》中说的那样:一代被骗的中国人死去了,又一代中国人继续被中共欺骗。我实在不愿看着你们继续被中共欺骗,所以才冒昧接过了你们的话题,希望你们能谅解。”

小A若有所思的接道:“是呀,5·12 大地震离奥运还有两三个月的时间,疏散灾民应该来的及呀,它们为什么不做呢?” 小E说:“一个字:蠢!”我说:“是呀,一个连信仰真、善、忍的最善良的民众都敢随意杀戮的政党,它能是聪明的吗?”小A说:“真、善、忍是好的,可是法轮功搞的几个惨案也确实太惨了。”我说:“你指的是天安门自焚案?那是假的!因为烧伤治疗必须是暴露治疗,这个,你们可以问问医学院的学生,他们懂。”她们三个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显的十分的吃惊,不约而同的停下了吃饭。我以一种慈悲的心态微笑着迎着她们吃惊的目光。

一会儿,小E喃喃的说:“我们就是医学院的学生,这一点我们懂,只是我们在没听您说之前,没往这方面考虑罢了,谁能想到一个执政党会用这种手段来整法轮功呢?”

我接着说:“中共不仅仅是现在用这种卑鄙的手段镇压法轮功,建政不足六十年,它用同样卑鄙的手段残杀无辜百姓八千多万,包括五七年打右派、六零年饿死人、文化大革命和六四天安门坦克碾学生。中共做的恶实在是太多了,老天能容它吗?老天决不允许它继续拿中国人的善良来耍戏!现在民间有一句流行语:天要灭中共,退党、团、少先队能保命!所以呀,我希望你们千万不要加入这个恶党组织,如果已经加入了,赶快退出来,千万不要在天灭中共时和它一块遭殃。用化名、小名都行,这样对你们的前途不会有任何影响,而且还会有百利。”

小A说:“我们也知道它不好、它腐败,没想到它竟然坏到这种成度。党,我们都没入,团和队我们都入了,可是……”说着环顾四周,我明白她的意思。我从兜里掏出三张一元真相纸币,在“退团、队人”栏里分别填上:明、慧、是福,然后给她们一人一张,她们三个把钱往一块一凑,都开心的笑了。我笑着对她们说:“把这三块钱给饭店老板,我这碗面正好三元。把钱花出去,我的问题解决了,你们的问题也解决了。”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小D笑着说:“阿姨,您挺专业的。您以前是干啥的?”我回答:“在一所财经学院教书,主讲企业管理。”“怪不得您这么谈吐不俗。我觉的,我这顿午饭吃的最有意义。” 小A说:“以后我们就是真正的无党派人士了,我要专心致志的把我自己由白衣再变成天使。”

看的出她们心中的喜悦与感慨。我说:“这就是缘份。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你们三个一定会成为责任心最强、责任感最强的好医生。我祝福你们。”

B地的班车过来了,我要走了。她们不约而同的起身送我,小A和小D帮我抬着包,小E跑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我登上车,车开动了,她们挥手喊“阿姨再见!”小E喊的最响,是那样的纯真,那样的明亮,和刚开始见到她时简直判若两人。我再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再次见证了善的力量!再次在心里感谢师尊,也替那些获得新生的生命感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