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人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家家七十二岁,身材瘦小,小时候家中很穷,没有读过书,很羡慕有文化有知识的人。十三年前家家退休之后在家带外孙,经常带外孙到附近一个小公园玩。她看到公园里有一些炼功人,不但在一起炼功,还在一起读书,学习气氛很浓。她还看到炼功的人中年龄大的不少,不识字的老人向旁边的年轻人请教时,年轻人都是面带笑容耐心的回答,态度非常好,没有嫌弃和不耐烦的现象。于是家家抱着认字、学习文化的想法走進了大法的门。

炼功小组中有一位学员为了大家学法方便,租了一处亲戚家的私房,房租、水、电由这位学员一人承担,二十四小时向学员开放。这给家家提供了很好的学法环境,每天有空特别是晚饭后赶到学法点跟着大伙读,天天坚持,风雨无阻。慢慢的她也能把整本《转法轮》结结巴巴读下来了,所以她内心十分高兴。家家明白了这是一本修炼的书,要按书上讲的做,修心性,守德。

家家得法后,通过学法,抄法,和大家交流,开始明白了什么是修炼,也处处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修心性,经常看学员修炼的体会文章。有段时间,家家摸到自己肚子有块硬块,悟到我不把自己肚子里的瘤子当回事,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不久这个硬块无形中不翼而飞了,原来很多大医院治不好的病完全好了。

自从家家修炼以来,家家的老伴不理解,三天一骂,五天一打,几次抓着家家的头发将她的头往墙上撞,“咚咚” 声吓得外孙哭着喊:“姥爷不要打姥姥!”为了让家家放弃修炼,他甚至把别的女人带回家过夜,气家家。家家并不动心,坚持修炼。但是,家家丈夫每打家家一回自己就瘫痪一次,家家无怨无恨的照顾他,没有一丝的怨恨。第三次老头子病瘫的厉害,需要打氧气。一天,丈夫把家家叫到身边说:“婆婆,我不行了,全身动不了。”家家告诉他:这都是你反对大法造下的业。你真心向我的师父请罪会好的。老伴这次听了,他不能下地,就扶着床架在床铺上跪下,双手合十向师父请罪。不久,她丈夫的病真的好了,还能上公园去溜达了。

证实法的故事

九九年“四·二五”后黑云压顶,对法轮功的血雨腥风的镇压开始了。“四·二五”早上家家赶到炼功点去炼功,录音机被等在那里的公安人员没收了,没有人来炼功,也找不到一个炼功人,家家心里想:这怎么办呢?请师父显几个字给我看看吧。四月二十六日晚上,家家做了一个梦,梦中清清楚楚有两行字显到眼前:“这不是人人都能过得去的,在关键时刻你要主动站出来。”

九九年十月,当地学员三三俩俩都上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公道话,家家也与四个同修一起去了北京,四人在天安门广场被抓到她所在的那个城市的驻京办事处。家家没有报姓名,恶警问:你叫什么?住在什么地方?家家很坦然的回答:“四海为家。”恶警问了半天也问不出什么,就不管家家了。

第二天早上,因前一天没有進一粒米,又冷又饿,天一亮她就对管理人员说:“我去买东西吃。”管理人员说:“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说来奇怪,家家走到一家饭馆,一笼热腾腾的包子早已放在桌子上。可能有人买了包子后没吃,有急事走了。家家便又要了一碗粥,吃完后付了包子和粥钱自己一人坐火车回家了。

在以后的几年中,家家四海为家,居无定所。家家经常发出一念:“我的一切衣食住行由师父安排。”几次在租住的门口可以意外拾到别人放在门口的热乎乎的包子,路上也可以无意拾到别人丢弃的完好的早点等等。

家家第二次到北京上访被恶警带回家后,恶警叫她每天到派出所报到,可家家马不停蹄,到各功友家切磋,叫同修走出来到北京上访为大法申冤,还大法的清白,同修在家家带动下,纷纷用各种方式走出来证实法。几天后,家家一个人坐火车又到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又被非法抓捕。认识家家的女警察笑着对家家说:“您这老太太怎么又来了?”

过了几年后, 一个女同修想去北京证实法, 但怕找不着路, 孩子又小, 想叫家家带她一起去北京,家家答应了。两个大人一个小孩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这一次家家终于在天安门广场上喊出了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连怀抱在手中的小孩也用童稚的声音喊着:“法轮大法好!”第二天三人顺利回到家。

抓紧救人讲清真相

家家第三次上京上访回到当地却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十五天后派出所头目还要非法送家家去劳教。家家的正念很强。那天派出所不知为什么警察们个个好象都很忙,不是这个社区失火,就是那个地方出现盗窃、打架。家家在派出所坐了一天,没有人管她,于是家人就把她接回送到她的老家去了,从此家家走上了一条四海为家证实法的路。

到了一个新地方,家家每天认真学法,只要有时间几乎每个整点都集中精力发正念,其它时间就走街串巷贴标语,发小册子,发真相传单,有集会还当面给人讲真相。一次在三女儿家住时出去贴不干胶,刚贴到电线杆上,一个路人老远就喊:“你在干什么?”家家心里想:等我走了,你过来看了再说。路人一下子象被定住了,家家从容离开。

有一年冬天早上五点钟,有五十本真相小册子需要快点发出去,让人早点明白真相。最后还剩几本了,怎么办?家家想趁家人没有起床之前赶回家中,想着想着,突然发现已经到了另一个天桥上了。当时她只觉得有点奇怪,但并没有多想是怎么回事。后来经过三次这样的事情,家家悟到,原来自己有神足通的功能了。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八日,师父经文《快讲》发表后,家家要回城讲真相救度过去一起工作过的同事、熟人。在车上,家家抓紧时间学法,被便衣发现打电话举报给当地“六一零”。“六一零”开车在路上拦下客车,把家家从车上带走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还准备没收家家的书包,家家义正词严的说:“命可以不要,书不能给你。”恶警把书包还给了家家。家家在拘留所开始证实法,每天早上炼五套功法,牢房一打开,家家对着走廊高喊:“法轮大法好!”吃完早饭后,坚持学三讲《转法轮》,下午看各地讲法。有一天一个狱警向家家借书看,家家借给他一本师父在国外的讲法,可是这狱警借去书不想还,家家对他发正念“让他头疼,把书还给我”,过几天这狱警乖乖把书还回来了。

当时监室中还有一位当地学员,家家每天和她一起炼功、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号子里的普通犯罪嫌疑人都很喜欢她俩,一次吃饭时,他们就对她俩说:“把你们两个神仙供在中间。”

十五天后家家把随身带的十五本大法书籍一本没少的带了回来,她在看守所扎扎实实学了十五天的法。一点也没有耽误时间。

善待同修

二零零七年,有一位八十多岁的功友丁婆婆(化名)突然病业缠身,眼睛失明,半身瘫痪,不能自理,孩子们工作又忙,丁婆婆家人请家家帮忙,家家爽快的答应了。功友们都给家家捏一把汗,因为丁婆婆个头大,眼睛又失明,摔倒了凭家家的小块头怎么办呢?但是,家家把丁婆婆照顾的很好,同时三件事也抓紧时间做好。每天早上3:30把丁婆婆叫醒一起晨炼,丁婆婆有些动功不能完整炼下来,但大冬天她俩会一起打坐一个小时,吃早饭后家家读法给丁婆婆听。有时家家要出去到关押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近距离发正念营救同修,她就告诉丁婆婆也要在家和她同时发正念。丁婆婆按家家说的不断发正念。待家家发完正念回来,发现丁婆婆还坐在那里发正念呢。丁婆婆休息时,家家拿一个坐垫在客厅双盘学法,大门敞开着。

丁婆婆住在市中心,又在马路边,進出很方便,许多功友有时间也来这儿学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和消息就会告诉家家,家家又转告来来往往的同修。时间久了,这儿就成了一个交流点,家家总笑着说:“百脉皆通,在这儿交汇。”

有一天,家家和一个同修正在客厅里学法,两个警察進来抢家家手中的书,家家平和地说:“命有一条,书不能拿走。你拿走书对你和你的家人没有任何好处。”于是警察把书还给了她。家家总是遇事不惊,用正念对待。刚开始丁婆婆天天拉屎拉尿在床上,家家勤洗勤晒很耽误时间,就想应正念对待呀!发正念让丁婆婆不要如此拉尿在床上,结果丁婆婆排泄变的基本正常,半个月才出现一次尿床的现象。丁婆婆有几次站不稳,把搀扶她的家家也带倒了,丁婆婆还压在她的身上,家家马上爬起来双腿跪下双手合十请师父加持,家家和丁婆婆最后什么事也没有。

二零零八年,丁婆婆去世,家家为了保持这个交流环境,就自己出钱租下丁婆婆后厢房,方便同修学法,传递资料。可是由于同修不注意安全,進出太频繁,结果被邻居报告到派出所。一天早上,四个恶警冲到后厢房,抢走了师父法像,又要搜书。家家跟他们讲真相,从警察手中夺回了法像。

见过家家的人都说:家家的思想很纯,一个接触过家家的常人说:家家只知道做三件事,吃三餐饭,很精進。家家对每个人都很和善,从来不说别人半句重话,言语不多,说出的也都是自己在法上悟到的理。当有的同修被迫害时,其他的同修就会议论说该同修这不是,那不是,某某方面做的不好,所以才会被迫害。家家马上阻止说:“请同修不要给这位学员加不好的信息和物质,我们应该帮其发正念,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

在十几年的实修中,家家扎扎实实走了过来,深得同修的认同,特别是外地来的流离失所的同修,把家家暂住的地方当成自己的家。谁来家家都热情接待,用自己当天最好的饭食,款待同修,学员有什么心里过不去的事,向家家诉说,家家总劝他们:“抓紧学法,自己不好的观念、思想快点归正,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只听师父的安排,这次没做好,不议论了,下次做好,以后做好。”

家家在千千万万个大法弟子中很不起眼,也没有干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就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圆容着大法,证实着大法,救度着众生。

家家的小故事还很多,此处不赘述。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