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山东青岛莱西教育局长张为才惨死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二零零九年六月九日晚十点多,山东省青岛莱西市教育体育局局长张为才在家中被人从后面枪击身亡。他的妻儿都出去旅游了,不在家。六月十日凌晨六点才被邻居发现,他已死在自家门外。

张为才是莱西市教体局的一把手,因多年大权在握而在当地赫赫有名,一时之间,他的惨死在整个莱西市引起轰动。关于他的死因众说纷纭。然而,拨开纷繁的表面原因,剖析真正的因果,我们发现,中国老话讲,善恶有报,为什么张为才会遭受如此不幸,也是有原因的。

张为才在任的几年间,做过最伤天害理的事——迫害教育系统内的法轮功学员。据悉,张为才和以张为才为首的教体局领导班子,曾经在多次学校领导会议上,传达“上面”的指令,安排布置对教师大法弟子的迫害。而这些传达与布置所导致血泪斑斑的结果——

●莱西市实验中学优秀教师胡克玲被强行撤离讲台,上班也不发工资。后来胡老师被囚禁在学校宿舍里多日,终于有一天从警察眼皮底下逃脱了,从此四处漂泊,几年来不知吃了多少苦,至今仍居无定所,难以和女儿相见。在胡老师人生最艰难的时期,教体局又将她开除。

●莱西三中优秀教师孙玉珍2003年被迫离开讲台孙老师在被警察抓去蒙冤坐牢期间,遭受吊铐、野蛮灌食等多种酷刑折磨,九死一生逃出一条命来。后来又被冤判徒刑。零八年,孙老师被教体局开除。

●莱西市月湖小学校医刘淑香被冤判四年刑后,莱西市教体局又将其开除,使她两个早就失去父亲、正在上学的女儿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这个单亲家庭在凄风苦雨中尝尽悲痛。

●莱西市第三职业高中残疾退休教师迟介功,曾罹患多种疾病,炼法轮功后恢复了健康。二零零三年夏,七十一岁的迟介功被三职校长等人以“谈谈给你退休金”为名骗回学校,被不法警察劫持到青岛劳教所。登记时发现不法警察为劳教他,将他的岁数改小了十岁。劳教所发现后不敢收。仅仅因为坚持信仰,迟介功的退休金被扣发,多年来每月只给三百元生活费。

● 莱西四中体育教师栾培涛被迫流离失所,辗转中历尽磨难,生活非常凄苦。

●莱西市职业中专退休教师王瑞香,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关押迫害,并被扣了近两万元工资。零一年他被抓到青岛洗脑班折磨一个半月,又被扣去工资五千多元,并被取消晋升工资。此后,王老师健康日渐恶化,职业中专仍派人不断骚扰、监视。零五年十月,老教师带着身心创痛含冤离世,年仅六十三岁。

●莱西市南墅职业中专教师张亮,五十多岁,被不法警察劳教迫害,教体局又将他开除,从此没了工资。八十多岁的父母惊吓过度,老母亲哭得双目几近失明,老父亲受不了打击,瘫痪在床。张亮刑满出狱后,无奈以做豆腐为生,赡养着病中的父母。一家人境况十分凄凉。

张为才的传达与指挥造成了多个家庭的灾难与痛苦,干的是造孽极大的事。但是问题还不只于此。

美国电影《修女也疯狂》里,被歹徒追杀的黑人女歌唱家躲进修道院,穿上了修女服。当两个歹徒追上她时,一个歹徒手举着枪,就是不敢开枪,另一个歹徒大声叫“你快开枪打死她”,手拿枪的歹徒哆嗦地哭着说“她是修女”。为什么歹徒不敢向修女开枪呢?因为修行之人慈悲为怀、念在方外,打死修炼人与打死寻常人不同,是罪大无边的,将要用无尽的痛苦来偿还。在中国历代如果犯了罪,一旦他遁入寺院或道观修行,官府就不再追究他的罪责,也是这个原因。

尽管被中共无神论洗脑的现代中国人已经不再懂得这个除了寥寥几个共产国家之外举世皆知的道理,天理却不会因此而改变。

众所周知,法轮功是一群修心向善的修炼人,就象古代的佛教、道教修炼人一样,不同的只是形式上不出家,在常人社会中修炼而已。事实上,十年迫害中,无论遭受了什么委屈,法轮功学员都是慈悲相待,无怨无恨。对这样一群修心向善、与世无争的修炼人下手迫害,其罪恶比同样伤害普通人更深重百倍,当然或早或晚必将遭受上天最严厉的惩罚。

从另一方面讲,在张为才这样年龄的人应该清楚,对法轮功的迫害和以往的历次运动一样,只是中共的一场政治运动而已。而中共历史上的每次政治运动过后都得平反。张为才却没有因此对迫害政策消极怠工,给自己的将来留后路,而是屈从于“上面”,情愿或不情愿地直接实践着迫害政策,用修炼人的血泪染红了顶戴花翎。

更罪不容恕的是,在莱西市教体局的推行和组织下,各学校散发攻击法轮功的漫画,标语;在学生考试中出攻击大法的试题,利用本应用于教育孩子获取知识、修养道德的教育系统资源,对学生和教师进行反法轮功的政治洗脑,煽动对“真、善、忍”的仇恨,把众多生命拖到了佛法的对立面,使他们的未来处于危险的境地。其恶劣影响比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直接迫害更为深远持久。

尽管张为才平日人缘不错,很多人认为他没有架子,很会办事,可是偏偏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作出了错误的抉择,渐行渐远,因而遭受天谴,死的如此凄惨,实在是可悲可叹。

噩耗频传敲响警钟

那些至今还在干着迫害法轮功的人们,你信吗,恶报对你真的只是一步之遥。时光踏入零九年仅仅半年,莱西这个小小的县级市已频频传来因迫害法轮功而遭到报应的噩耗:

◆ 莱西市马连庄镇振华中学教师王志章,男,五十六岁。王志章追随中共迫害形势,在各村书写诬蔑法轮功的标语。有大法弟子向他讲真相,他不听,说:“(共产党)给我钱我就干。”

二零零九年正月初六,王志章推着自行车在路边走。这时一辆轿车撞了一个骑摩托车的七十多岁的老人,摩托车又撞上了他。那老人只受了点轻伤,王志章却离奇地被撞死。人们面面相觑道:“看来老天真的在找他啊!”

◆ 青岛莱西市滨河路派出所所长赵灿绩,多年来用绑架、入室抢劫、上家骚扰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大法弟子不断善言相劝,他不听也不信,并表示,更不相信他迫害了法轮功会有什么报应。

二零零九年三月前后,医院检查发现,他的胰脏上长了一点“恶东西”,至今不能上班。

◆ 莱西市武备镇仇家庄村书记刘贤忠,举报村上的法轮功学员赵锡法,致使赵锡法被抓走冤判劳改七年,至今仍被关在济南监狱,期间被折磨成重病。

刘贤忠多次赤膊上阵涂抹法轮功真相标语,毁坏真相条幅。他的妻子将前去劝善的学员赶出门,说:“俺是共产党员,就得听共产党的……共产党叫干什么就干什么。”

零九年三月前后,刘贤忠的妻子得了胃癌。零八年刘贤忠的小儿子也得了病,花费万元做了手术。

◆ 青岛莱西市国保大队一直参与绑架迫害大法弟子。在两个月前的一天,莱西市国保大队长陆江(男,四十多岁),酒后摔倒,把头摔了个窟窿,昏迷数日,做了脑手术后,现在人虽清醒了,但头颅骨有缺陷,还需进一步手术治疗。

陆江,宅电:0532—88483852,手机:13708987976

恶报正在向作恶者走来

莱西市隶属山东青岛市。如果说,莱西小县城的几例惨剧不足以窥一斑的话,那么整个青岛市的情形又如何呢?下面仅列举青岛地区由于迫害法轮功而突然死亡的部份公安警察(得病或遇其它灾难但性命尚存者的更多,篇幅原因在此略去不提):

◆ 青岛即墨市华山派出所警察于波车祸惨死

于波,青岛即墨市华山派出所警察。他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众目睽睽之下,于波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用木块、棍子砸学员的腿、背,打得还嫌不过瘾,又脱下皮鞋打学员的脸。

当时学员正告他,“迫害大法必遭恶报”。于波不理,仍然行恶不止。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五日前后,于波被车撞,当场死亡,死状惨不忍睹。

◆ 青岛即墨市灵山镇派出所所长刘恒强暴病死亡

青岛即墨市灵山镇派出所所长刘恒强,非法拘留法轮功学员数十次,并参与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三人。二零零零年秋,刘恒强突发暴病,四十天后死亡。

◆ 青岛平度市祝沟镇派出所警察张发银暴病身亡

青岛平度市祝沟镇派出所警察张发银,曾用多种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把学员扒光衣服铐在冰天雪地里;用烧红的炉钩子烙烫;用五公分粗的镢头棒打学员,打断后,又找来铁棍继续施暴……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劝善,他反而变本加厉,并扬言:法轮功正过来的那一天,他就去撞死。

不久,二零零二年九月三日中午,他摔了一跤,突发暴病,当场死亡。年仅三十一岁。

◆ 青岛平度市南黄同民兵连长李国磊摔死

青岛平度市南黄同民兵连长李国磊,写辱骂法轮功的标语。现已遭恶报,于二零零零年八月三十一日下午骑摩托车摔死,年仅三十九岁。

◆ 青岛胶州市张应镇派出所原所长痛失家小

青岛胶州市张应镇派出所原所长,残酷打压法轮功,多次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在他行恶的这一年,儿子溺水而死,妻子得了精神分裂症。

◆ 青岛胶南市原塔山乡派出所所长石德启车祸死亡

青岛胶南市原塔山乡派出所所长石德启,曾非法跟踪、抓捕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四下午,石德启开警车去抓捕法轮功学员。当行至泊里镇朱家河村时,车撞到了树上,他向后倒车,又撞到了后面的树,当时就把警车撞碎了,石的下颌、鼻梁骨、前额撞得粉碎。送往医院的第二天,石德启非常痛苦地死去,死时才三十多岁。

尤为称奇的是,在出事地点的前后几十米除了警车撞到的两棵树外,再也没有其它树。

石德启的死对当地派出所震动极大,明白真相的警察都说他是迫害法轮功遭了报应,有两个人辞职转行,其他警察也都表示不再干迫害法轮功的事了。

◆ 青岛青岛市红岛镇政法委书记被油罐砸死

青岛市城阳区红岛镇政法委书记林显章,自九九年起追随江氏集团卖力迫害法轮功,手段残酷。二零零三年林显章出差,被拉油的油罐歪下砸中,油罐被吊起后又突然再次落下,林显章被砸死。

◆ 青岛黄岛区红石崖镇派出所警察高泗俊车祸惨死

青岛市黄岛区红石崖镇派出所警察高泗俊,男,四十岁左右,他多次带头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在群众中影响极坏。二零零四年四月,高泗俊在红石崖镇龙泉王家村后的一个车祸现场勘察时,被一辆迎面而来的超载货车当场撞死,死状惨不忍睹。

◆ 青岛黄岛区红石崖镇派出所所长董桂波肝癌死亡

青岛黄岛开发区红石崖镇派出所所长董桂波,约三十八岁。他平日仇恨法轮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六月,董桂波带领手下短短数日内绑架、劳教学员二十多人。他们对法轮功学员施以酷刑,什么坐飞机,老虎凳,死人床,塑料袋套头窒息等等。有的人被窒息昏死过两次。有的人被打得大便失禁。

善恶有报是天理,董桂波于二零零四年患肺癌,零五年在痛苦中死去。

◆ 青岛市黄岛区红石崖派出所警察张杰车祸死亡

青岛市黄岛区红石崖派出所警察张杰,男,二十七岁。他平日品行恶劣,性情凶狠,迫害法轮功学员从不手软。

二零零三年六月的大抓捕中,张杰曾对学员施以多种酷刑:吊铐、背铐、电刑、塑料袋套头、坐老虎凳、上死人床、长时间蹲、站、曝晒等,不给饭吃、不让睡觉,还把学员轮番绑架到青岛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日,张杰在外出途中,与卡车相撞,当场死亡。据说葬礼都没人愿意参加。张杰是该所继高泗俊(零四年车祸死亡)和所长董桂波(零五年肝癌死亡)后遭报的第三人。

◆ 青岛胶南市警察周茂盛车祸死亡

周茂盛,男,三十岁左右,在胶南市大村镇派出所工作期间,有两名女学员在市美镇散发真相资料被抓,由周茂盛等人看守。周等人日夜折磨她们,夜间可听到惨叫声不止。周等人又将她们非法劫持到胶南市公安局,此后两人即告失踪,音信全无。

一天,周茂盛坐轿车行驶至新甸子村时,被一辆公共汽车从后面撞上,周茂盛被撞死,而车上的其他人都安然无恙。

◆ 青岛即墨市经济开发区派出所警察刘明亮暴亡

刘明亮,曾任即墨市经济开发区派出所指导员,他在任期间助纣为虐,极力迫害法轮功,曾经用吊铐、毒打等酷刑残害法轮功学员。一次,他跳起来用力猛跺一学员的胸部,学员当场昏迷,肺部严重受损,此后很久都喘吸困难。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四日,刘明亮酒后暴亡,时年五十六岁。

◆ 青岛市金口路派出所警察李强遭恶报死亡

青岛市金口路派出所警察李强,卖力追随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也不听。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六日前后,他又抓捕了几名法轮功学员,当晚即猝死,年仅四十一岁。

◆ 青岛平度市祝沟派出所所长赵洪武行恶殃及家人

青岛平度祝沟派出所所长赵洪武,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并以此邀功请赏,被升调到市公安局政保科。

上任仅仅几个月,恶报便降临到他头上。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上午,他唯一的孩子——正在平度一中上高二的宝贝女儿突发急症,昏迷不醒。经青岛专家确诊:心脏猝死引发脑积水和肾衰竭、心衰竭,生命处于高度危险中。其妻的精神几近崩溃。

◆ 青岛莱西市南墅派出所警察吕晓东车祸身亡

莱西市南墅派出所警察吕晓东,男,下吕村人。他多次参与抓捕法轮功学员,对学员巨额罚款,并参与非法劳教六名学员。二零零一年冬,吕乘警车行至交叉路口时,同大货车相撞,撞后警车又撞上“南墅镇”的大牌子,吕晓东当即死亡,死状甚是凄惨。

◆ 青岛莱西市姜山派出所潘磊患癌症死亡

潘磊,男。望城镇仙洞村人,约四十多岁,任莱西市姜山派出所指导员。他抓捕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还经常辱骂学员。二零零二年他被擢升到市公安局,检查身体时发现癌症,年内即死亡。

太多的恶报案例令人伤怀,上苍的谴告更令人警醒。我们多么希望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上道德重建,正气回升,给予“真、善、忍”应有的位置;我们多么希望我们热爱的这片故土上的父老乡亲们人人善心相待,幸福安乐,不再出现这么多的悲哀。

醒醒吧,仍在迫害法轮功的人们,其实你们也是受害人,我们大家都不愿再看到出现张为才第二、张为才第三。至诚希望你们为了家人,为了未来,就此收手,停止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