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北京国安非法审问我的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七日】我在荷兰一家知名旅行社做领队,带荷兰籍游客去中国已有十八年。今年(2009年)四月下旬公司派我去中国带团期间,被北京国安、公安从酒店带走非法审问。

五月十一日这天中午我去机场送走了荷兰克拉斯旅行社Klassiek China / speciale groep PV Nuon的团后,回到酒店(北京富力假日快捷酒店)。大约下午三点~三点半左右正在给国旅总社的联系人打电话询问有关下个团的名单,这时听到敲门声就去开门。门一开,酒店保卫部的人说公安局的人要找你问话,这时我想把门关上,突然就闯进了几个人,将我带走。

他们将我绑架,坐上一辆黑色奥迪车,我只能坐在后排座的中间位置,然后来到一家宾馆(北京鲁弘宾馆丰台区方庄芳古园二区十六号)。从后门进入大厅,坐上电梯来到大概是四楼的一个套间。

他们让我坐在一张椅子上,我说我现在是荷兰人,你们这样做是非法的,我要打电话给荷兰使馆。他们说他们有权拘留我七十二小时。我说我要找律师。他们不肯,说:只是和你谈谈。

他们共有五人,四男一女,一个年龄五十岁左右(自称)姓刘,一个四十多岁(北京国安),一个穿警服但没戴警帽的三十岁左右,一个二十几岁左右大概从大学毕业不久,还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他们说因有人举报我,要我说出我在中国都做了一些什么违法的事。

我告诉他们:我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是中国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我讲过我在国外了解到的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象自焚伪案等真相。但这并没有违法。

于是他们把对我个人人生经历的了解介绍了一番,包括与我弟妹的关系及我每次来中国都带些什么东西给他们等,好象无所不知。

这时我想起师父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所说的:“其实我早就知道那一套:他们在干这事之前先把你了解好,甚至你吃穿住行喜好都了解,包括对其亲朋好友都要了解好;然后给你弄个套,把你抓去;先给你来一套下马威,给你的感觉是马上就要被枪毙一样;然后抓住你害怕的心理,与你谈话;你不想说的他们就把早已了解的说出来,谈话中给你的感觉是他们什么都知道,好象只有极少人知道的他们都知道。”

我没有害怕,心想你们这一套我都清楚。他们这招没有奏效,就改用以我不能再回中国工作来胁迫我讲出他们想知道的事情。我不讲,他们就说我不珍惜我现在的工作。我说,我一直很珍惜这份工作,在同一家公司一做就是十八年,是公司中国游的主力,唯一的华人领队。如果我不能再在这里工作也是你们迫害造成的。

他们无言以对,然后又问“你什么时候开始炼法轮功的”。我便借机会给他们讲我修炼得法的过程,是怎样按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受益的。他们也很了解我在家庭、工作、社会中的为人。从我身上找不出可以用来给大法抹黑的言行。

他们不时向我灌输法轮功是×教和一些所谓法轮功的“内部情况”,以达到让我怀疑大法的目的。我用我对大法的理解向他们讲真相。在他们不能自圆其说的时候他们就会改变话题。期间也以跟我聊天的形式向我了解国外法轮功发展的情况,如荷兰有多少学员?什么职业等?我回答我不知道有多少学员,因为我们没有花名册,来去自由。他们又问:那和你经常接触的,你认识的都有谁?我说: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们,因为我不想让你们去骚扰迫害他们。他们说谁骚扰迫害你们了?你看见了吗?我说你们现在在这里做什么呢?

他们要我讲出我曾对谁讲过真相,时间、地点、内容等,并让我承认这些是违法的。我没有讲也不承认,但考虑到我第二天还要接下一个来中国的旅游团,如果他们不让我回酒店或将我遣送回荷兰,会给我的客人和公司带来影响。由于这个担心,我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写了今后不在中国境内参与法轮功活动,同时声明法轮功不是×教,我也没有违反中国法律的保证。后来我认识到,这样做是正念不强,配合了邪恶的要求。现在这里声明保证书作废

经过将近十五个小时的轮番问话,在第二天清晨七点左右,他们把我送回酒店。

五月二十一日这天,我带第二个团在上海游览,发现有个形迹可疑的所谓”导游“在跟踪我们。我感觉,他们又要来找我。为了不给这些人带走我的机会,我搬到我的荷兰同事(约瑟芬,女)的房间去住(上海兆安酒店1107房间)。

晚上游览回来,大约二十二点十五分,我团里一个客人把我送到同事约瑟芬的房间。十五分钟后,我们就听到有人敲门,约瑟芬问是谁,他说是服务员,要看看卫生间的马桶是否有问题。约瑟芬说不用了,谢谢。一分钟后又有人敲门,这次他们说是警察,要找你的朋友。约瑟芬把门打开,是我在北京看到的那五个人的其中三个人,又把我带走。

这次是到酒店对面的上海晶都商务宾馆的一个房间。他们明确给我提出三点要求,一,要我说出做了哪些事,说了哪些话;二,要我承认这些是违法的;三,要我把这些写在纸上。我没有答应他们的任何一项要求。他们又叫来我的弟弟(从北京叫到上海)和他的干姐(我们从中学就认识),想用情来说服我。我没有动心。他们几人又来,没有结果。他们又叫弟弟的干姐单独与我谈。

我还是没有答应他们的要求。我说我是个手无寸铁的柔弱女子,你们从北京追到上海来找我,你们怕我什么?我只是个法轮功学员,你们为什么这么怕法轮功?他们不知怎样回答我,说出“我们怕你自焚”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话。他们还警告我不要在上海有什么举动,因为上海要开世博会。可见他们对大法弟子讲真相是多么害怕。

经过六个多小时的审问,他们没有达到目的。因我那天还要带团游览,他们在第二天凌晨五点只好让我回到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