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的泪水流不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我是小弟子,在人中是性格刚强的女孩。我从小就知道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慈悲的师尊就是我们的师父,从来没有出现过动摇的一思一念。在邪恶疯狂迫害的十年中,师父无时不在的呵护着我,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洪大慈悲。十年中,我度过了一个个难眠之夜,感恩的泪水湿透了枕巾,有时,抑制不住的啜泣出声来。

堂堂正正,拒绝迫害的签字

那是二零零零年,邪恶迫害疯狂至极,爸爸妈妈不是被抓進“洗脑班”,就是关進看守所,开除公职后,为避免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后来被邪恶巨款悬赏,通缉抓捕,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绑架到劳教所去了。家里交不上水电费,给停电停水了。夜里我感到孤单害怕时,就提醒自己有慈悲的师父看着哪,谁也不敢动我,黑暗很快过去的。嘴里还常念着“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五月份的一天,在邪恶的煽动下,开始了一轮对学生的毒害,强制学生在污蔑大法的招魂幡上签字,不许请假。下午签字,上午就动员煽动造谣。班主任专门找我谈话恐吓说:哪个学校的谁没签字,对着黑板罚站三节课的时间,还有谁没签字不准高考上大学了。我从容的笑着说,我懂事了,我知道好坏的,我有权主宰自己。下午,他们派了几个学生跟着我,一步不离,上厕所都不放过,后来把我架过去签字,我说:老师,同学们,签字不是自愿的吗?我坚决不签。没招了,他们强迫把我带到学校书记那里去交差。我义正词严的说:书记啊,法轮大法好不好,我知道。其实您也有数,我爸爸妈妈您也听说过吧,是有口皆碑的好干部,都是知识份子,他们傻吗?想叫我昧着良心胡说,叫我签字,可能吗?书记最后和气的对我说:那就算了吧,也许过几年证明你是对的。回班里的路上,同学们偷偷伸出了大拇指,佩服的目光注视着我。晚上,我在被窝里,流着感激的泪水,谢谢师父帮我,让我过了对我来说难过的一关。

培训不到半月,我取得了十一个正规大学艺术合格证

那是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在师尊的呵护和安排下,亲友接我到太原参加艺术类培训,主要是为了顺利考入大学,离开本地,减少迫害。以前对美术没有基础,报名时,那个老师说我,你很精明,看来文化课也不错,但没有美术的基础,怕是很难考上大学,白花钱的。我通过超常的刻苦学习,培训不到十天,确切的说只有七天时间,就开始参加各个大学在山西的艺术类招生考试了。那时很单纯,很清楚,主宰我的是法,有师在,只是随机而行去动就行了。我也很能吃苦,陌生的同学都认为我不可思议。我把大哥哥、大姐姐(大法弟子)给我的生活费结余下来去作报名费用。第一次考试是参加成都理工大学的考试,发抖的手简直叫我失去了考试的勇气,但我想着,师父就在我身后面看护着我哪,都是师父说了算,我是由师父安排的,只能成,人能对我做啥啊。从构图,形体比例到色彩关系上,我自己都觉得不着边了,可那大学来招生的监考老师说:虽然功底很差,但画风特别少见,很有发展。也是啊,虽然画的不好,出自大法弟子之手,可是有功存在啊,好人越看越舒服啊!有的考试科目的名词我都没听说过,今天夜里向同学请教,明天,天不亮就要背着画板,打听着去处,赶到新考点等候考试了。就这样,连续参加了十六所大学的考试,但最终结果,神奇的令人惊呆,我取得了十一所正规大学的合格证。在同班里,第一个收到合格证的是我,合格证收到最多的当然也是我了。如果用常理来看,有谁相信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哪!

我坐上了南去的“专列”

在太原参加艺术科目考试的日子里,和亲友家里联系不很及时。记得那是二零零四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傍晚,我才接到通知,要我第二天上午必须赶到学校,采集核实高考信息。天哪,我咋回去啊?没火车了啊,干脆去车站看看,有没有其他的路子或顺路的汽车,大货车也好啊,或许有一线希望啊。我背着小书包赶到车站,那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车站上人山人海的,乱糟糟的。我知道没车次了,随意去问事处打听一下吧。我凑上去说:阿姨,上南去还有没有车啊?那阿姨也高兴的说,你这个小朋友真走运,今天有一列火车首次试运行,由大同开往杭州,经过太原是凌晨三点,你正好。第二天上午我及时赶到了学校。下午,亲友(常人)拿着市里的日报和一份晚报招摇着对我说:“看吧,头版头条,大同到杭州的列车试运行首次经过本站……为你发的专列啊?”

这时,我再也抑制不住了,泪如泉涌。只有慈悲的师父才无所不能,保护着每个弟子,救度着世人,呵护着万物苍生。戏台在中原,大法弟子是主角,师父安排的真是天衣无缝啊。亲友劝我:想家了,想爸爸妈妈了?没有钱了吗?他们哪里知道,我想到的师父对我的精心呵护,我无以回报啊!师父是每个弟子的好父亲,是每个众生的好父亲,是万物苍生的主,洪大的慈悲用人类的语言难以表达的。面对这些迷失了本性的众生,我从哪里说起哪?咋说个明白啊?我真的好难过啊!

遇到困难时就有人帮我

有一次,我背着书包,戴着一顶白色太阳帽,去农村姥姥家,想打听一下,她们是否知道妈妈的消息和近况如何,但结果一无所知。回来的路上需要转车,加上个体承包的车票成倍的涨价,路费已经很紧张了,我担心回不去了。我含着泪,一张张的数着零钱。到县城汽车站了,一下车,刚好遇见了妈妈读初中时的老师家那个孩子,他认出了我,他问我:你是不是我那个姐姐的孩子啊?你妈是谁啊,你咋到这里来了啊。我虽然不记得他了,但我经常听妈妈提起过他。简直是一见如故,我还没说完,他就主动给我买了返程的车票,还硬塞给我五十元钱。开车前陪着我,还安慰我说:你妈妈是好人,别担心,没事的,很快就会回来的。开车了,我挥着手:谢谢舅舅了!

二零零五年阴历正月初八,接到太原同学电话,说明天有个学校开始考试了,我给你报上名了,准考证拿到了。当时我在山东亲戚家里,下午六点钟,我赶到了济南东站,急匆匆的去买票时,售票员说:去太原没有票啊,一星期之内不要想了,早订光了,我一下愣住了。原来,我记得,山东济南东站到太原也有汽车的,今天汽车上满后也开走了。天已经黑了,我急的直跺脚,无奈的走出售票厅。这时一个阿姨过来了,她问我:小妹妹,上哪去啊?我说来山东走亲戚,耽误了考试,现在急着向太原赶,哪想到买不上票啊。她说,我给你票吧,我想,她可能就是票贩子吧,太贵了,买不起啊。我说。阿姨,多少钱啊?她说,车快要進站了,我也不多要你的钱了,你按票价给我,赶快進站吧。“谢谢阿姨,谢谢阿姨”,我边喊着,边跑着,就進站了。在车上,一夜没合眼,对着窗外偷偷的流泪,没有师父呵护,真是寸步难行啊。第二天,天不亮我就背着画板去考场了。恰恰我那年就被这所重点大学录取了。

大法弟子为了唤醒世人,救度众生,都受到了邪恶的经济迫害。“经济上搞垮”的邪恶政策,给大法弟子与家人的生活都造成了困难。而他们省吃俭用,节省下钱来做资料,讲真相,救度着众生。录取通知书到了,就要筹集学费和生活费的问题了。我怎样开口跟大法弟子借钱哪!还是大法弟子主动帮忙,大姐姐、大哥哥们和我一起想办法,最后差二千元,我有点着急了,再找谁借啊,晚上在发愁,这时王伯伯敲门来了,一踏進门槛,就顺手掏出二千元来,放在桌子上了。

还有好多好多,数不清的,说不尽的事,一句话:慈悲的师父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的看护着我!

在人中看来,也是最好的

记得那是二零零零年的年初,邪恶之徒绑架我爸爸时,歇斯底里的狂叫着:我就是卡你的孩子,叫她没学上,没饭吃,看你还炼不炼?九年后的我,已经长大,已经成熟,大法锤炼了我,铸就了我。很遗憾,我没有像神韵艺术团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那么幸运的发挥才能,救度众生,在神的路上铸就辉煌。在大学里,我坚持做好“三件事”,一思一念都站在法的基点上,利用环境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教给同学使用“三剑客”破网软件,了解真相,做了我应该做的。在学业上也取得了很理想的成绩,是常人渴望不可及的。我的作业,我的作品都是一流的,都散发着神的信息,宣传着神的正统传统文化,证实着大法。

师父给予了我一切,呵护我走到今天。现在,我已经找到了一份常人的工作,爸爸妈妈也相继回到家中。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邪恶完了,环境变好了。我会牢记师父的教诲:“坚定的走好最后的路,学好法,在修好自己的基础上,正念自然就会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就一定会做好。”(师父新经文《贺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