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些找回迷失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九日】有两个“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女同修,邪党迫害以后因为家搬离了原来的地方,和集体失去了联系,一直在家里学法炼功。两个多月前她们经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集体学法的地方,得到了九九年以后师父在各地的讲法。

参加集体学法后她们非常精進,就想把她们的丈夫也快些找回来(也都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其中一个还曾经是辅导员),希望能得到同修们的帮助。

可当听说同修们要去的时候,其中一位丈夫却躲出去不回来,我知道他一定哪里有障碍,就赶快找几个同修去和他们交流(事先没告诉两位男同修)。我们围绕师父在《贺词》中讲的“邪恶完了,环境变了”告诉同修正法形势的变化,并把师父的慈悲与同修们的期盼带给他们。……一个多小时的交谈中,我看到他们在变化。第二天,他们就开始炼功学法了,那个曾经躲出去的男同修同时把烟酒都戒了,他们还主动去找回其他迷失的同修,把师父在各地的讲法拿给他们看。

……

另两位昔日同修是一家人,他们在“七·二零”以前就不怎么修了,女的干脆放弃了。“七·二零”后同修们多次劝那位男同修,他都不说什么,看的出他怕的厉害。

一个多月前我出去发光盘,远远就看到那位男同修微笑着直奔我而来,他说他妻子正在住院,他跑前跑后折腾的够呛。我说:“修炼哪!”他说:“修!修!”他告诉我他家已搬到我们楼区了,并告诉了楼号。

大约过了十天,我和一位同修去了他们家,那位男同修高兴的出门迎接我们。那位男同修几乎没有什么障碍,已经开始学法炼功了,他妻子还有障碍,但并不排斥大法,她要看看她丈夫炼功以后怎么样再说。我相信她不久就会回到大法修炼中来。

和他们交谈中得知:女同修真的迷失了。她说:“我心里急呀!我站在一个大佛像前,心里想:人来一世不容易,得个人身多不容易呀!要不修炼太可惜了!”

只可惜,她到现在也没悟到师父的慈悲点化,她连说了好几遍“我心里急呀!”,我知道她明白的那面着急,着急找不到回家的路。

……

还有一位昔日同修,“七·二零”后因为怕,自己就放弃了修炼,后来走入了佛教。迫害之初她完全相信了邪党的不实宣传,对大法弟子讲真相排斥的很厉害,根本就不听,而且积极的宣传佛教。后来和她讲的人多了,她就不那么排斥大法真相了,但排斥退党,退党的事根本就不能提。

由于同修们谁看见她都跟她讲大法的美好,劝她回来,渐渐的,她愿意听大法弟子讲大法的真相了。去年我将08年神韵晚会光盘给她时,她不要,我告诉她与信仰没关系,只是一场很好的晚会。她接受了。今年我将09年神韵晚会光盘送给她时,她对我说:“我不去宣传(佛教)了,他们(佛教的人)都说我不坚定,他们爱说啥说啥……。”我看到了她在变……。

给我送回09年神韵晚会光盘时,我再和她讲退党的事,她就不排斥了。虽然没退,但她在静静的听。她还对我说:“前几天我忽然觉的那些东西(指佛教的书和光盘)乱七八糟的,太多了,挺烦人的,我收拾收拾准备都给别人。”……我看到了她的变化,看到了神韵晚会的神奇力量。我告诉同修们给她发正念。

前些天,又有一位同修遇到她,和她讲了很多,她跟着同修去了同修家,要了《大圆满法》,炼功带,还要同修给她纠正炼功动作。

她已经回来了,又一个天体得救了!

还有其他例子就不一一列举了……

通过以上例子我悟到:正法進程已经到了这一步,师父把一切都准备好了,迷失的同修在焦急的等待,我们作为“助师世间行”的大法徒,快些放下观念,找回那些迷失的同修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