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手机发信息讲真相的一些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日】我于去年四月开始利用手机发信息讲真相,一年来总结出一些经验,也有很多感想,下面与同修交流一下。

一、发信息的初期

当时认识的大法弟子还没有发信息讲真相的,也不知道有群发软件,也没有想那么多安全问题,在本市花五十元钱买了一个不记名卡,编写一条真相信就用自己平时使用的手机发,那时都是给常人发的。开始时,心怦怦直跳,手也直发抖,象做贼一样。有的回电话也不敢接,接起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常被收到短信的人举报,信息也常被屏蔽发不出去。于是,修改再发,有时感觉通讯人员就在机器旁等着你,你每发一条后,第二条就给你屏蔽住,发不出去。有一段时间,打开手机时,显示出‘无服务’或‘只限紧急呼救’,说明卡已经不能用了,我也因此消沉了一段时间。

去年五一二四川大地震,全国“号召”采用各种渠道集资募捐,手机发信息就是其中的一个措施,这样我的手机卡又能使用了。同修告诉我,必须使用单独手机发短信,因为手机上有编号,否则不安全。于是我又花了七十元钱,买了一个能编写九条字数信息的二手机。

开始时编写一条字数、三条字数的真相短信,发一段时间,感觉讲的有点不到位,于是又编写了五条字数的短信,后来又编写到九条字数的信息。因为这么大字数的信息一下发出去很容易被通讯公司发现,视为违法信息被屏蔽发不出去,于是又将一个短信内容分两次发,每次发五条字数的内容。这样每个手机号发十条字数内容的短信,相当于一篇短的真相信。我准备了两种内容的真相信息,一种是专给警察发的,一种是给常人发的。

二、认识过程

刚开始发的时候,也是从一条至两条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常念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命…”,“预言亡共石”,“优昙婆罗花…”,“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恶报事件…”,“活摘器官…”,“真善忍与假恶斗的选择…”等等。因为我的手机没有群发功能,所以得一个号码一个号码的发。有时候在发的过程中就接到回信,多数都是一顿谩骂,有时接到电话也是说一些不好听话。

我在想,遭谩骂的原因可能是我没有说清楚,于是我又编写五条至八条字数的内容回发过去。也有和我辩论的,那我就再给他回信息,讲真相,直到他不再回复为止。

后来我不断的找原因,由原来的一条字数的内容最后到编写成十条字数的内容,分成两次发。说也怪,这么长的信息除刚开始的时候屏蔽过一次,之后再没有被屏蔽过,直到现在都能顺利的发出去。

三、修心的过程

一开始发信息的手机号是收集各单位的,后来在《每日明慧》中的“迫害真相”及“综合消息”栏目里查找手机号。一次,给秦皇岛一派出所的一些警察发针对恶警的十条字数的信息,其中,有两个警察回复,骂很难听的话。看后,我有点来气,我觉的我说的挺明白的,怎么你还这么邪恶?于是我就回复,训斥他们一顿。发回来的是更难听的信息,他们把我当作老年女大法弟子(我是四十岁的男大法弟子),我反思自己:“不对呀,我怎么和常人一样了?”我觉的这是修心的过程,是我没做到师父要求的“骂不还口”,我一定要改掉这不好的争斗心。

一次,接到一恶警的妻子回复,说一些骂人的话,我就根据号码,查明此人的详细情况后(每个卡发的是哪些人、哪些号码我都有记录,这样返回信息时,以便查找,对号入座,回复信息,讲清真相),先是把她骂人的话写在前头,“…,我是在明慧网恶人榜上看到恶警某某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妻子是人寿保险公司的经理某某。你也配是个女人呀?你说的这些话脸不红吗?……”,她再没好意思回复。

一次回复中,收到:“上帝要收你们,打雷劈你们这些王八蛋”。因为接到信某宗教的人的回复的信息相对的多一些,也就没想给他回复,也没有时间。一会儿,他又重复发一次,此时我并没有生气,反而觉的他挺可怜。于是我就暂时停发信息,花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编写了八条字数内容的信息回复过去。我说:“是不是发第一条短信感觉不解恨,又发了第二条?法轮功到底把你怎么了?你就这么仇恨?你那么有爱心,却要雷劈我?不管是信什么,首先得善才能去得了天堂,是不是?……今天的共产(邪)党不是在扮演当年古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的角色吗?……。”此时我觉的真的是在用心给他讲真相,他再没有回复。自从自己调整心态去掉了争斗心之后,除了信宗教的回复说一些不好听的之外,直到现在,再没有接到骂人的信息。

一次,接到沧州一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的两头目回复信息,一个说:“你发错了,这个卡号是我新买的,我与贵功没有任何关系,谢谢!”我经过核实并确认没有发错,我想他应该是明白了真相,才这么说的。另一个头目并没有发脾气和骂人,而是和我讲道理,通过和他发过几次信息,知道他是不明白真相,但很顽固的人,单单通过信息也讲不明白。我就让同修按地址给他邮寄一份真相信。因为那个卡使完,就不用了,所以也不知道他是否已明白了真相。另外,还接到发回来的空信息,什么都没有写。我想这样的可能是已经明白了真相或是同修,表示已经接到信息。

四、坚定自己的正念

发了近八个月的信息后,同修告诉我这样发不安全。我也看到《发信息实用操作手册》,自己也感觉不安全。于是我思索发还是不发,该怎么办?因为我现有二十个卡,最多时二十二个卡,而且每个卡每月赠送三百条信息,限制当月必须全发完,发不完,下月作废。全发完得一个半小时。

当时我的手机没有群发功能,得一条一条的发,这么多的卡,又这么长的时间,不可能在外边散步时发或坐车时发。以前我并没有这些安全意识,听同修这么一说,我觉的也存在安全隐患。当时我并没有好的办法,只想如何能把这些卡的信息尽快的发出去。

我想所谓安全问题无非就是不被发现、不被抓,如果没有那么大的难,绝不会遭那么大的罪。如果人的一生真有难的话,即使今天不修大法,也同样会有难的,只不过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如果我的一生没有这一难的话,绝不会因为我修大法或是因为我发信息救度众生而带来灾难。当然这是旧宇宙的理。

修大法是有福份的,我们是有师父保护的大法弟子,我们的路是师父安排的,虽然旧势力在干着坏事,关键是我们信师信法以及对执著心的放下能达到什么成度。我们当前的任务就是讲真相,救度众生,以及在这个过程中提高心性,修好自己。虽然我们还有人的执著心没有完全去掉,但这决不是影响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的理由。

师父说:“什么样的生命在正法时期、在这个历史关键时刻是比较珍贵呢?能够对大法充满信心、又在实践中这样做的,这样的生命就珍贵,”“所以大法弟子就要救世人救众生”“我说大法弟子个人圆满已经不是问题,当时很多人可能还不太理解。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好象延续了最后大法弟子要走的路。”(《美国首都讲法》)既然是延续来的,应该是给我们救度众生用的,绝不是让旧势力迫害我们的。

虽然我现在这样发短信有危险,但我们绝不是人间的那种“地下工作者”,我是在救度众生,是有神佛保护的,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情。我们就是要开创宇宙中没有的、开创未来宇宙救度众生之路和证实法之路。同时我也想到师父讲的:“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们从遥远的天体来到人间救度众生,采用通讯技术这种手段发信息救度众生,这也让“通讯技术”这种生命证实了它存在的意义,在大法中被善用也是它的幸运,所以只要我们坚定自己的正念,用纯净的心态去救度众生,就是正的,就是安全的。

想到这些,我盘腿立掌发正念,首先清除我自身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一切执著,同时调动我修好的那一面把我还没有修好的人的那一部份抑制住,这样才能有强大的正念和慈悲心;同时也使每个卡带有强大的慈悲力量顺利的发到接收人的手机上,清除接收人头脑中一切不好的邪恶因素,即使对方不能接受也要抑制住他不要举报;接下来就是除恶,清除影响我发信息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因素,清除通讯人员以及通讯机器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旧势力黑手、邪魔烂鬼、共产邪灵等等,通通灭尽;同时让通讯人员离开机器旁边,不让他发现,以免他造业;让自己强大的正念之场把自己整个空间场全部罩住,任何邪恶因素靠近都会灰飞烟灭;请师父加持自己,赐给弟子更大的智慧和力量。

此时真的感到自己是一个顶天独尊的神。五分钟后开始发信息,每发一条同时立掌发正念加持每条信息。因为信息长,每发一个得一分半钟,一个卡三百条信息全发完得一个半小时,这么长时间难免思想会走神,所以我就听大法弟子的音乐。说也奇怪以前听大法弟子的歌曲没感觉怎么好听,而这次真的听進去了,听的很入神,感觉很好听,以后每发信息静不下来时,就听大法弟子的歌曲或听师父讲法。每天都发一个半小时,有时时间紧需上午发一个卡、下午再发一个,这样就得三个小时。我都是一个卡一个卡的发,在发的过程中,我从来没有想到被抓,也没有想什么安全的问题,只是觉的正念不足会影响信息顺利的发出去,影响救度众生,所以每次发信息必须得有正念才行。我觉的发信息救人是最正的事情,任何生命都没有理由来干扰、都得为此开绿灯。

自从发信息开始,我是从一条二条直到十条字数内容的信息,我一直都是在用心的编写,不断的修改编写最后定下这十条字数内容的信息,除了开始半个月有一次被屏蔽修改后,四个月来我一直稳定的使用这十条字数内容的信息。

另外我觉的同修在发信息的时候,一定要用心去发,千万不要应付了事。因为一旦让旧势力钻空子可能会使你所发的信息视为有关键字而被屏蔽发不出去。因为很多同修都在发信息,类似同样内容的信息也会很多,很可能因为你发的信息关键字被屏蔽而使其他同修的信息也会被屏蔽掉从而发不出去,影响其他人讲真相救度众生。所以我想要么就不做,要做就一定是最好的。但是一切都是有神在安排、有神在看护,绝不会因为某个人的过失而影响救度众生的大事。这就是为什么同样的信息内容有的卡能发出去而有的卡就不行。

(注:请同修在保持正念的同时也要注意世间的安全措施,这本身也是正念正行的一部份。)

五、写短信内容的经验

关键字一般都是官方不常用或不用的字比较多一些,官方能用到的字词一般都不屏蔽。如:“法轮功”、“法轮大法”、“真相”、“慈悲”、“亡共石”、“邪教”、“陪葬”等这些词语不屏蔽,因为官方也在用。“贵州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的亡共石”这句话不屏蔽。

有的只需改一个字就可以,如:“fa轮大法好”或“法轮大法hao”、“真善ren好”、“《九评》”、“亡共石惊现:‘中国go产党亡’整齐六字”、“san退自救”、“tui出党团队”或“tui出党的一切组织”、“活摘大fa弟子器官贩卖”、

恶党、邪党屏蔽改写成:“e党”(拼音e与恶同音)。中共改成:“共党”。保命可改成“自救”。“迫害”一词有时是关键字有时不是,是时改成“po害”或“迫hai”。“法轮功与亡共石”不能合起来使用,得隔几行字。“了解真相”、“告诉真相”不屏蔽;“讲真相”有时屏蔽、有时不屏蔽,自行掌握。其实被屏蔽的字只是那么几个,并不多,掌握规律就好了。

编写时尽量把每条的字数编满(每条七十字),以免浪费。但编写时字数超出时一个词可以少字,如:“迫法轮功”或“害法轮功”,读者会认为漏掉一个字,这也是很正常的,也会明白是“迫害”的意思。字数再超时也可以减少标点符号的使用。改字尽量找拼音少的改,因为每一个字都很珍贵。

六、一点想法

现在发信息的同修越来越多,多数都是从明慧网上下载的号码,这样会有很多重复的。所以我建议会使用查号软件的同修应该在大众网上下载电话号码。同时对所下载号码的省市单位应有一个目录,以免号码发重复。最好是使用其它市区的卡号或本市区的卡号往外地发送。

有人说发信息字不在多,太长人家可能不看,关键是用心成度。我觉的这句话有道理,但也不完全是这样。一封真相信、一本小册子太长人家可能不看,但短信息他一定会看的,因为我们编写的内容都很简洁。有人说你发两条内容、他发另外两条内容,内容不一样,发的多了各方面的内容就都能看到了,也就明白了。试想一下有五个人,分别给十个人发两条不一样内容的信息,虽然每个人都收到了不一样内容的十条信息,但这十条信息不可能同一天发或同一天收到,每条单独的信息他可能不理解或是不相信,那发的效果就不好。如果把这十条单独内容的信息合起来发可能就是一篇短的真相信。单独发与合起来发其实每个人都是发了二十条信息,只是后者发了两个人而前者发了十个人而已。但后者能让对方明白我们的用意,说明问题,即使对方不相信他也能明白我们没有恶意,这是我个人的想法。

几个人配合起来发我觉的还是挺好的。就拿我来说,开始时是从各个单位收集号码,后来是从明慧网上抄写号码。零八年的“每日明慧”中十月、十一月两个月的所有号码我用了五个月的时间才发完,这要是有几个人配合就不用这么长的时间了。我想很多同修也会与我发重复的,所以我建议发信息的号码要面向社会,不要只从明慧网上查找。如果有渠道大家能够配合起来就好了,这样会覆盖面广而且省时间、省资金。目前我还没有想到好的办法。

我使用的手机卡是每月限消费十元钱,赠送三百条信息,联通、移动都可以发送。大家可以在网上营业厅查找哪些卡发短信便宜,注意,即使同一种卡全国各地消费也不一样,那里面有详细的介绍。

在我发信息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收信人从出口大骂到默不作声,从屏蔽封卡到顺利发送,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中,总觉的我是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心态中走过来的,幸运的是这一个月的信息全部发完了,我的这个二手手机才坏,免费修完回来发了几条信息后又不好用了,可能也是让我换手机了。因为我也准备使用同修推荐的可以应用群发软件進行群发信息的手机,这样可以节省时间,安全系数也高,告别以前的笨方法。

遗憾的是到现在我还没有收到一份要三退的信息,比起那些发信息能让对方三退的同修还是差得很远,我还要继续努力,提高心性,以后做的更好。一段经历,写出来供大家参考以抛砖引玉,更希望同修能有更好的办法和经验写出来互相学习。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