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例血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现在,我们黄石地区(不包括大冶、阳新)被旧势力以“病业”形式夺走生命的学员已有三十八人。尤其在近几年,这种现象更为严重。有十几位学员,在黄石大法弟子心目中是比较精進的,三件事做得比较好的,为此有许多学员产生了疑惑或不解。在此以我个人了解的情况及从师父的法中悟到的理,谈谈我个人的看法,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不太精進或没走出来的,被旧的势力夺走生命好象还比较好理解,知道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可那些比较精進的、救人救的比较多的,有的甚至看上去正念比较强的,怎么也走了旧势力所安排的路呢?其实很多问题并不是一对一答案那么简单的。比如精進不精進、正念是否真的强,不是从外观上单一的就能看出来的。尤其在现在这样一个红色恐怖的高压形势下,同修之间的接触也是短暂的,思想上的反映也都是不全面的,所以从外观上是很难真正看清一个人的。还有的同修很长一段时间做、修的都很好,但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不精進了,被常人心和社会影响了。而有的很好的大法弟子,因为受当地很多学员的崇拜,结果在遇到一些正常的消业过关等情况时,被旧势力的因素用来考验当地别的学员。等等。

还有一些其它情况,比如从我个人了解的情况来看,主要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一、用做事代替修炼

比如有个学员,她又管资料、又发资料,还管她们那一片的协调工作,不仅是她们那一片的学员,其他片的学员,无论是大事小事都往她家里跑,她家经常是从早到晚的都有人。而且她自己的家务事也十分繁重。由于她自己本人从不怕、也不拒绝学员去她家,所以大家都认为她修的真好,正念强。从做事这方面来看,她的确做的很好,但是师父说的是做好三件事,而她这只是一件,还有二件昵?由于她们那一片的事都压在她身上,加上她家里从早到晚的都有学员,还有繁重的家务,使她根本就不能、也没有时间坐下来静心的去学法,每天就是把MP3放在耳朵里听,人还在做着其它的事,有时参加集体学法,人也是处于不清醒状态,五套功法从未完整的炼完过。大家想一想,她这样能算她学法了吗?能说她在修炼吗?大家看到这些情况,真的善待她、善意的提醒她、分担她的工作了吗?

她在听法的时候,还一边做着事,这法能听進去吗?长此下去旧势力就会钻她的思想空子,从而就使她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二、没有把自己真正当成炼功人

有些学员身体一有不适,就认为身体出毛病了,有的学员以前患过癌症或高血压,一旦那些症状出现时,就认为以前的病又犯了,用一种人心来对待旧势力的迫害。比如有个老年学员,修炼前他的腿走路就不怎么有力,他总怕自己腿部的肌肉会萎缩,平时非常注意腿脚的锻炼。学大法以后,他还是用爬山的方式来锻炼他的腿,他老是放不下那个心,后来他的腿真的就不能行走了,那时他还在认为他腿部的肌肉萎缩了。他给同修切磋时说:“我功没少炼、法也没少学,讲真相也在做,怎么我的身体情况越来越差了呢?”大家想一想,他是在用一颗什么样的心在做师父说的三件事呢?人心!最后旧势力就以他下肢瘫痪的方式夺走了他的生命。

三、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有些学员把旧势力对身体的迫害当成消业,一味的去承受。旧势力就抓住其借口不放,不管学员怎么学法炼功、讲真相,症状越来越重。有个学员,修炼前就患过乳腺癌,做了手术,学功后身体一直很好,前几年,以前做手术的地方开始溃烂,越烂越大,流脓流血。同修知道后,与她切磋,叫她发正念,铲除旧势力的迫害,不要承认它。她却说:不是迫害,是师父在给她消业。医院她也不去,讲真相也在做,尤其学法炼功从不放松,就是不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不重视发正念,这样也是症状越来越重,最后旧势力以她要消业为借口夺走了她的生命。

四、没有从法上认识法

有些学员对师父说的做好三件事,只知道去做,没有从心里真正明白做好这三件事的实际意义,只是流于形式的去做。比如有个学员,资料点送来的资料,等其他学员都拿走以后,不管还有多少她全部都拿走,从不说一句资料多了或者是少了的,学法炼功、发正念也从没落下。谁也看不出她哪儿做的不好。

可是有一天,她儿子要入党、提干,单位领导要来她家调查,大家都知道,入党就等于是送儿子下地狱。她不仅不阻止儿子的行为,还配合儿子,单位领导来了以后,她不敢承认自己还在修炼大法(承认了她儿子就不能入党了)。从那以后,不久她发现自己出现了肝癌的症状,她还不悟,还不能从法上提高上来,住進了医院。最后旧势力以这种方式要了她的命。

大家想一想,她发了那么多的真相资料,她真的明白了这发真相资料就是救人的吗?这劝三退就是在从火里、水里抢人吗?没有!她要明白了,就不会让她的儿子往火坑里跳了。同修与她切磋时说她不该让儿子入党,她说:“不要紧,入了还可以退。”她这种思想就更坏,她不仅要得到常人中好处,得到后再叫师父来保护她,但她知不知道她的儿子入党就会壮大恶党,害自己的儿子。

师父说:“你是它的成员,就是壮大它的一份子、邪恶的一个粒子,就是被清除的对像。”(《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她壮大了邪恶,反过来又叫师父来保护,大家想一想她这种思想、这是大法弟子的认识吗?她的思想根本就没有在法上,旧势力能不钻她的空子吗?

五、完全依赖同修的发正念,自己主意识不强

有的学员身体一有不适,首先想到的是找同修帮助发发正念,而自己却不能向内找一找不适的原因,自己还存在着哪些执著与人心,如果真能对照法去找一下自己的执著,消除它,再铲除迫害自己的邪恶因素,真能做到,结果就会完全不一样。比如有一个学员,她觉的在自己的腹部长了一个肿块,而且还经常疼痛,她自己也不能对照法找一找自己的原因,同修和她切磋,叫她自己找一找哪儿有漏、有执著,不然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她说:“我找不到,不会找。”同修一去她就要同修帮她发正念,同修不在了,她就让她的婆婆用其它方法帮她治,她自己的主意识根本就不管用了,完全依赖同修的发正念及外界的力量,而且还不分好坏的都要。最后同修们围着她发了一天一夜的正念,也没能把她给拉回,还是被旧势力夺走了生命。

六、学法时只流于形式,没有做到真正静心去学

有许多学员每天都在学法,而真正做到静心去学法的却很少。有的说:我不用一个小时就能看一讲,一个多小时就能看二讲,这个速度的确比较快,然而入心了吗?不入心能看到法的内涵吗?有个学员状态不太好,问他学法学的怎么样,他说每天都看了一讲,不过有时书都掉到地上去了,让他背法,他说记不住。这就说明他学法时脑子是不清静的,有时还处于迷糊状态。虽然形式上都在学,但没有真正做到清醒、静心的去学,长此下去也会被旧势力钻空子。

七、没有做到向内去修,不知道怎么修

正法進程已到了尾声,而在我们地区有许多学员,遇到问题的时候,还是不能向内去找、向内去修。特别是被旧势力迫害出现严重的“病业”现象时,不仅不能向内去找,正念都没了,甚至对大法都产生了怀疑。

有的学员被迫害的很难受的时候想:师父不是把我们给推到位了吗?我的身体怎么还这样?我都救了那么多的人了或者我做了那么多的事了,怎么还让旧势力来迫害我呀?!大家想一想,做事能代替修炼吗?遇到事情都不能向内去找,不能在自己这颗心上下功夫,用一颗人心,人的观念去看待旧势力对我们的迫害、看待修炼中的魔难,那是修吗?

师父在《洪吟》〈实修〉中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我个人理解,学法是我们对高层次上的法认识和理解的过程,对照是向内找的过程,而做到是我们在法中实践与升华的过程。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按照师父说的去做,邪恶就无空可钻了。

以上所出现的这些问题在我们地区仍然还十分严重,至今还有的学员处在严重的“病业”状态,有的还没走出来,有的学员直接受到另外空间邪恶的迫害。

虽然经过了这十年的风风雨雨,有许多人还是不能从法上去认识法,用一种感性认识及人的观念来对待师父所说的三件事,事情做多了不高兴、做少了又怕自己掉下。我们大家能走到今天,实在是不容易。几乎人人都被邪恶或轻或重的迫害过,都有自己的教训和所走的路。

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至今监狱里还十几位我们的同修,有长达七年之久的。尤其那三十八位学员的过世,对家人的影响、对世人的影响,都是严重的,这是血的教训。如果这些教训还不能使我们大家清醒,不能真正的从法上提高上来,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向内去找、向内去修,不能真正使自己这颗心得到提高,正念正行的走好最后的路,那么就会走旧势力所安排的路,就会毁了自己。那时高兴的是邪恶和旧势力,痛心的是苦心救度我们的师父,失望的是期盼我们回归的众生,失去的是千万年所等待的万古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