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丽萍在丹东看守所、辽宁女监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辽宁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宋丽萍二零零二年五月由于向世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揭露邪恶中共欺世的谎言,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丹东市于家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送往看守所。同年十月被非法判刑两年,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六监区遭受迫害

在丹东看守所,宋丽萍被关在一间十二、三平方米的小屋里,这样一间小屋有时住着二、三十个人,所有人的吃、住、干活都在这个十二、三平方米的屋内。由于环境不好,有的人患了疥疮。

在看守所的第三天,丹东公安一处的警察曹玉佳、刘革等人把宋丽萍带走,拉到了一个地方,折磨了一天。当宋丽萍被送回看守所时,住在同一屋里的人都哭了,有人说:好端端的一个人,一天就给折磨成这样了,这些人太狠了。当时宋丽萍的手腕被吊铐进肉里很深,小便也便在了裤子里,精神已近失常。

由于宋丽萍绝食抗议迫害,恶警便对宋丽萍准备强行灌食。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将准备对宋丽萍灌食的面糊倒在地上,结果招来恶警的一顿毒打,将这位法轮功学员拖到走廊,拳打脚踢,打完后给戴上一种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制的刑具,手铐和脚镣之间有一根铁棍连在一起。

在看守被非法关押了五个月以后,二零零二年十月,宋丽萍被非法判刑二年,被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

宋丽萍所在的监区是六监区,六监区主要是供应全监区的伙食。这个监区的恶警陈晶指使犯人迫害宋丽萍。她们使用钢针扎宋丽萍的十指,把宋丽萍吊在大柱子上,揪住宋丽萍的头发往大柱子上撞,撞的宋丽萍两眼冒金星;恶警赵队长用电棍电宋丽萍的胸部;恶警马英用电棍电宋丽萍的双耳,还让宋丽萍在冰天雪地的夜晚,扒光棉衣棉裤在外面冻。

一群犯人在恶警的指使下,用钢针扎宋丽萍的全身,不让睡觉,整宿带着铐子把人吊起来。宋丽萍的手指被恶警陈晶指使的犯人用钢针扎过后,右手大拇指化脓,不能干活,没办法,只能去医院。在去医院的过程中,同去的犯人威胁宋丽萍说:“医院医生问你怎么弄得,你就说是自己做被褥扎的。”又说这话是同去医院的恶警马干事教这么说的。

几天后,宋丽萍的家属去监狱探视,当时宋丽萍的手指还包着白纱布,恶警杨守杰告诉宋丽萍:“你家来人看你了,他们要是问起来你的手,你就说是自己不小心碰到的。”

一次,宋丽萍被吊在监狱会议室的大柱子上,这时来了一个犯人说,快把她放下来。然后她们把宋丽萍带到了一间小屋里,这时宋丽萍要上厕所大便,犯人们不让,宋丽萍坚持要去。结果出去一个犯人,一会儿回来说:再等一会儿,还没走。原来是有来监狱参观的,她们害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曝光。

六监区虽然是后勤,管全监区的伙食,但恶警们为了多分钱,也在外面揽活给犯人干。有一批活是把做好的“探耳棉”装进塑料袋内,而那“探耳棉”得在桌子上用手搓整齐了才装入袋内。可那桌子就是犯人平时的饭桌,犯人吃完饭、手没洗、桌没擦,就在上面搓“耳棉”。有时管教和犯人自己要用耳棉,就不用犯人装的耳棉,而是自己亲手装,因为她们自己都恶心、嫌脏。就是这样的“探耳棉”却销往各地。

二零零五年五月,宋丽萍被释放,在出狱的那天,监狱恶警陈晶还向宋丽萍的家人骗去了六千元钱,加上平时家人去监狱探视被恶警陈晶骗去的一千元,一共是七千元。

在邪恶中共镇压、迫害法轮功的十年中,宋丽萍所遭受的迫害,只是冰山的一角,还有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被邪恶中共掩盖着不得而知。希望世界上所有爱好和平和正义的人们关注此事,共同制止邪恶中共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维护人类的公理、道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