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的观念 救度每一个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告诉我们“现在的人百分之九十都是高层来的生命”。师父在《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中又说:“一个生命、一个物体,都是为这大法而来的、为大法而成的、为大法而造就的,包括所有的人。”最近又学习一遍师父的这几篇讲法,感觉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责任确实非常重大。只有学好法,才能更多更好的救度众生。不然的话我们的一个观念、一份情就能阻挡众生得救。

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前我不爱讲话,很少和不熟悉的人交流。得法后,熟悉我的人说:你炼法轮功后最大的变化不但身体好了,脾气好了,也很能讲话了。我心里明白这是大法给我的智慧,就是让我讲真相的。

记得在二零零一年,我单位的党支部书记经常找我谈话,让我写保证不上访,别给他找麻烦。我就不断给他讲大法的美好,给我带来的变化。我为什么去上访。我的变化他也看在眼里,最后他只能说我找你是上边的意思。再后来他都不敢找我谈话,他说他都说不过我。我感觉他在真相面前是理亏的,他让其他的支部委员找我谈话。只要正念强,谁找我谈话也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意志。相反他们被我说服,就能被救度。

但是二零零四年《九评共产党》发表,由于自己的观念影响,各种常人心都出来了,怕常人不理解,说参与政治,等等。我只是把亲朋好友给劝退了,没有向更多的众生去讲。

二零零五年出国之后,非常后悔自己当年正念不足,没救度更多的中国人,在国外虽然环境宽松了,但见到的中国人是有限的。虽然有限,但是面对来往的中国旅游团和留学生,我经常用自己的观念看待他们,因此错过了救度他们的机会。

“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师父的《济世》发表后,对我触动很大,感觉师父在慈悲的告诉我们:救人的紧迫和怎样用正念去救人。这就是我们现在的责任。

一,坚信师父,去掉怕心

记得有个导游问我,是不是北京××单位的,我看你很眼熟。自己当时心里很紧张,怕心就出来了,也不敢劝他退党了。但是我马上就想到师父曾经讲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等他再次来到我面前,我主动打招呼,并且送给他一本《九评》,告诉他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意义。他笑呵呵的点头同意了。

二,去掉人的等级观念,慈悲的救度每一个中国人

原来总是以貌取人,看到像当官的旅游团的,总觉的不好救,就不愿意搭理他们,更不愿向他们讲什么。

学法提高之后,我正念也强了。每当大陆旅游团来到这里,不管他们态度怎样。也不管是哪种人,我都能主动向他们讲真相,善意和他们交流,智慧的向他们发《九评》。人多他们不敢接,我就从后边塞给他们手里。有的人就偷偷的塞自己兜里。

遇到他们自由活动时,我单个劝退,告诉他们:中共与天斗、与地斗,不信神,破坏信仰,破坏大自然,老天要惩罚它。希望他不受牵连。遇到有缘人同意退,我就马上给他起个化名。

有的人说知道共产党腐败,但是要灭亡,我不相信。我就和他们讲历史上哪朝哪代不都是因为腐败不行了,才改朝换代的。况且中共不信神,破坏传统文化是有罪的……。

我告诉他们只要你们点头同意,我可以帮你们起个笔名声明退出就能保平安,你们心里同意,回家干好工作,不和共产党一起干坏事就行了。当他们看到我的善心为他好,有不少人同意三退。

我们每周六都到市中心去讲真相,劝退。四月的一个周六,来往的留学生很多,有好多别的城市来的。观念去掉之后,劝退过程当中非常轻松。

当我看到四个中国留学生从我身边走过,我马上跟过去向他们发《九评》和三退小册子。他们嘻嘻哈哈不愿接,我就善意的向他们讲真相,共产党在历史上杀了八千万中国人。根据他们的特点,我告诉他们共产党在延安整风中杀了大批爱国青年,反右、六四,杀害的都是有思想的年轻知识份子,希望他们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脱离它,也是为了自己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当他们接过《九评》之后,我说给你们起个笔名退了吧。他们说我们自己能上网退。我马上告诉他们,你们学习都很忙,我给你们上网都退了,就放心了,是为你们这些将来的国家栋梁负责。四个人很开心的笑了。我就用“将来栋梁”给他们起了笔名。当他们同意退出之后,我发现自己和他们一起已经走出很远。

回来后,同修说:你今天退的这几个很有份量。我说:什么意思?他说:刚才我看到这几个人过去,看他们高谈阔论的样子就难缠。我说:我没看他们的样子,只看他们是中国留学生,是应该救度的众生。只要正念强,他们背后的恶就垮。

同修们,让我们破除人的每一个观念,慈悲的救度每一个众生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