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思一念上否定旧势力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修炼十几年了,对正念对待一思一念这个问题由不明白到明白,有一个很长的过程。尤其是对头脑中出现的念头,哪些是正念哪些是观念?哪些是旧势力强加的分不清楚。回想两次被劳教迫害都是没分清这些,被旧势力强加的一思一念主宰了思想,还把它当成了自己这样想的。

第一次是在“七·二零”后,当我得到迫害后师父写的第一篇经文时,激动的哭了。心想:劳教所的同修要是能看到多好啊!她们就能正念闯过魔难了。可是怎么送得進去呢?只要能将经文送進去,哪怕我進去坐一年也值得。且做好了進去的准备。没过几天真被抓進去了,被判劳教一年。也真把经文送進去了。被“转化”的同修看到经文后,一百多人都声明所写的不炼功的“保证书”作废!自己虽吃了不少苦,但还觉得值的。

第二次是二零零二年,听说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同修几乎都被“转化”了。心想:那么多坚定的大法弟子都被“转化”了,是不是她们真的悟到了什么更高的法理?(其实是向外求了,跟人不跟法。法理不清)進去看看,哪怕坐两年也无所谓。果然没几天又被抓去劳教两年。進去才知道,她们是在邪恶的谎言洗脑与酷刑折磨下才“转化”的。自己也承受不住迫害,违心的“转化”了,留下深深的痛悔。

在劳教所有一件事情给我印象很深:有位同修声明“转化”作废,被关小间半年多,每天都被恶警和吸毒的包夹轮番毒打,辱骂,长期被吊铐和不让睡觉,洗漱,大、小便,罚站,罚军蹲等折磨,导致精神失常。警察对我们说:“你们看某某因炼功都疯了,抱着头喊:求求你们不要再打我了,大法是真的,你看法轮在转。……”警察并逼我们每个人表态。

当时大家怕被关小间都违心的说同修不对。当轮到我表态时,我哭着说:“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你们把她关着,每天这个打、那个打,不疯也给逼疯了。她炼功学法了吗?没有!……”恶警听着直点头:“这样吗?哦!哦!”同修都以为我要被关小间,结果我啥事也没有。后来我才悟到:是我当时没配合邪恶,敢于说真话,基点在维护法、保护同修上,且当时没有一丝怕心,师父保护了我,邪恶才不敢动我。

以前对思想中冒出的念头不知怎么区分,经常被邪念与思想业带动,随着它去想去做。从法中也知道师父给我们安排了一条通天的路,旧势力也安排了一条巨关巨难把我们拖向地狱的路。可哪些是师父安排的,哪些是旧势力安排的路常分不清。

一天在学习师父的《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时,当读到师父说:“那么也就是说,这件事情经过这么久远的年代,都在系统的安排。那么大家想一想,人类的社会,我们所能看到的这一切能是偶然存在的吗?甚至于每个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你甚至于思考的一个问题都不是简单的。将来你们看,都是安排的相当细密,不是我安排的,是这些旧的势力安排的。”我恍然大悟,原来我两次劳教都是旧势力强加進来的邪念,我没分清它,随着它去想去做,还认为是自己这样想的。不知不觉中走了它安排的路还不自知。

通过不断学法,我逐渐分清了哪些是正念,哪些是思想业和邪念,哪些是师父安排的路,哪些是旧势力强加的迫害,明白了:凡是干扰我证实法、救度众生和做好三件事的一切念头,都是邪念,都不要它。那些不好的念头一冒出来,我就立即识破它,否定它,灭净它。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从一思一念做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