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诬判七年,妻儿流亡遭追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广东省罗定大法弟子沈雪梅一人带着今年才6岁的儿子一直流离在外,过着凄苦的生活。沈雪梅与丈夫陈建国十年来长期遭受中共各级政府有关人员的迫害,2002年后一直流离在外,多次遭到恶警的追捕。2007年10月25日下午,陈建国在肇庆市大街上被便衣警察绑架、秘密判7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到广东四会监狱。

沈雪梅1976年出生,1998年5月份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中共在1999年7月22日开始迫害大法后,沈雪梅和另一个修炼大法的同事陆波受到中山市三乡镇政保科的二个警察三番四次的干扰,对公司的施压,最后迫使他们失去了稳定的工作。而在罗定本地的政保科长谭伯勇等人也到沈雪梅家乡去找。

2000年初,沈雪梅和弟弟沈明军等人去北京证实大法,当时就被关在驻京办事处,第二天就被罗定的政保科长谭伯勇和扶合的姓赖的派出所长在北京乘坐飞机押到本地看守所迫害。关押了一个月后,谭伯勇就用各种手段欺骗勒索了沈雪梅和沈明军姐妹俩人大概是四千多元飞机票。同时也欺骗勒索陈建国的爸妈交出2000千多元的飞机票。陈建国当时就被关押到三水劳教所迫害。

在2000年4月的时候沈雪梅、沈明军、沈红梅三姐弟再次上京证实大法,再次被谭伯勇等人乘坐飞机押送回来,关在罗定看守所遭受迫害,看守所的王姓医生用死刑犯才用的脚链把沈雪梅的双脚铐住,致使沈雪梅活动困难,脚被铁链磨伤流血。他们用同样的手段来欺压沈雪梅的父母要飞机票的钱,最后迫使沈雪梅的父母到银行去借钱给他们。那次沈雪梅和沈明军两姐弟就被他们判了一年的劳教,关押到三水劳教所迫害。

在三水妇教所里沈雪梅每天被强迫上工房做单工,每天都是早上5点多就起床干到晚上10到11点。最后恶警为了迫使沈雪梅妥协,就把沈雪梅单独关起来了,不让外出房间,吃饭也不让去,大小便也派人看管,最后大小便都在房间里,不让出门。就是强迫沈雪梅去看攻击大法的电视,学习他们的东西,搞军训等等,控制一帮人来强迫沈雪梅妥协,整个过程沈雪梅都不配合。有一次,一个看管她的恶警看沈雪梅不理她,她马上找了一些人到房间里对沈雪梅侮辱了一番。沈雪梅在里面受尽了各种的欺凌、辱侮。最后也没向他们妥协,恶警唐湘平,杨晓雷两次延期迫害沈雪梅,共超期关押了沈雪梅七个月之久。

2001年的11月,罗定的政保科长谭伯勇就到三水把沈雪梅和陈建国送回罗定。由于陈建国不向邪恶妥协也被超期关押了9个月之久。出来几天之后他们以沈雪梅和陈建国有“密谋”、“串联”(只通了一个电话),而再次把沈雪梅和陈建国关到拘留所里迫害,陈建国绝食了七天反迫害,最后放出来。但不法人员一直都对沈雪梅和陈建国严密的监控,把他们的身份证扣压,结婚的时候都不给身份证。

沈雪梅和陈建国结婚后,云浮、罗定的610,政保科又密谋把他们关到洗脑班迫害。2002年的春天,沈雪梅和陈建国被迫出走,一直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但云浮、罗定的恶警一直都在追捕,使他们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后来,沈雪梅和陈建国有了儿子,一家三口在外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有家不能回,也不能对老人尽孝。后来陈建国以摩托车搭客为生。

2007年10月25日,陈建国象往日一样在肇庆黄岗搭客,就被肇庆的国安、公安、派出所、交警的恶警抓捕。第二天就被云浮、罗定的恶警押回到云浮看守所迫害。最后有关部门在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秘密判了陈建国7年的重刑,连他的家人也不知道。现在被非法关押到广东四会监狱迫害。他搭客用的摩托车也被送去四会监狱。

中共不法人员们抓走了陈建国后,云浮、罗定的610,政保科的恶人就又一直企图绑架沈雪梅母子俩,三番四次的到沈雪梅的家和娘家里逼迫亲人说出下落;又把沈雪梅的弟弟沈明军抓去了两次,迫他说出沈雪梅的下落,最后还在2008年的7月又把沈明军关押到三水洗脑班迫害。出来后,也一直跟踪监视他,长期监控他的电话。

试问那些参与迫害的人:沈雪梅母子到底犯了什么罪,你们害怕吗?她只是修炼法轮大法,坚持自己的信仰,这没错,更没罪。他们母子又威胁到什么了?值得你们如此的大动干戈。你们也有妻子儿女,请用你的良知与理智,为自己的生命负起责任来。两亿七千万年前形成的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已惊现贵州,预示天灭中共在即,请你们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脱离中共,为自己和子孙留条后路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