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春市金山屯区公安局之罪恶(二)

崔玉中、丁德志、张兴国及孟宪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四日】自从1999年7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因为妒嫉开始镇压法轮功,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政府迫害是最严重的,在前一期我们揭露了金山屯区公安局范玉国代理局长期间的罪恶,这期我们主要揭露2000年4月24日到2007年7月这一段时间崔玉中是金山屯区公安局长和几个副局长还有张兴国及肖靖宇指使各派出所及各林场对大法弟子犯下的滔天大罪。

2000年4月24日到2007年7月,伊春市金山屯区公安局长崔玉中和几个副局长还有张兴国及肖靖宇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抓一个法轮功学员1000元钱先后有19人被判刑,其中男9名、女10名,被劳教50人次(其中男20人次,女30人次),这是已知的,还有不知道的。董德林副局长主管刑警队,丁德志主管看守所,这时范玉国当了公安局政法委、张兴国到2002年下半年是在政保科,从2002年下半年一直到2009年3月末政保科610是肖靖宇。2009年4月610政保科又换成了秦汉东。

●伊春金山屯区丰茂林场十几人被关押,王吉彬和王新春被非法劳教,王新春被迫害致残

2000年4月24日丰茂林场法轮功学员王新春、王吉滨、付桂春、王新春、李红生、袁爱珍、李玉琴、张至诚、耿传君、还有白山林场的郎贤国上北京证实法,被金山屯区公安分局和丰茂林场及丰沟派出所绑架,关押到看守所,这天也是崔玉中所谓上任金山屯公安局局长时,刚送进看守所原丰茂林场场长王长歧打王新春和李红生耳光和脸,在看守所公安局崔玉中孟宪华强行叫这些炼功人离墙站着不给饭吃,只给汤,其中刘喜叫王吉滨站了三天三夜,还让这些法轮功学员干活种地和刨地,干得慢恶警唆使犯人打人,故意找茬打人折磨。丰茂林场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金山屯公安局崔玉中、孟宪华、张兴国等以此为借口,把整个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所谓在册的又全都绑架到看守所,有几十人,其中有刚放出三天的官淑玲和王立文。金山林场的董慧和石桂分也被拘留

王守民和丰茂场长王长歧去看守所毒打王新春、王吉滨、张至诚、耿传军,每个人的屁股都打的青紫不敢坐,折磨一个上午,还非法抄家抢劫。在看守所每天都遭毒打辱骂或着站墙角折磨

4月18日王新春的母亲也进京,可是在南岔区火车站被丰茂林场书记谢永辉绑架,孟宪华、王守民等打王新春的母亲一个晚上后关到看守所折磨。一个半月后王吉滨和王新春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伊春劳教所折磨。而丰茂林场场长以王新春和王吉滨的名义向其家属勒索500元钱至今未归还。一直关到2000年的7月,法轮功学员就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就这样,公安局局长让张兴国向这些法轮功学员家属勒索钱财才能放人,不交钱的就不放人,每个人交500元到5000元不等,丰茂林场法轮功学员家属在公安局交完了钱丰茂林场还非法勒索每人2000元钱,不交就不放人,耿传君家属鲁丽娟没钱不交,丰茂林场到她家把电刨子抬走,那也没放人,最后还是交了2000元钱。最后一个8月份放的是王桂香。

王新春在伊春劳教所遭到非人道的打手背折磨,5天5夜不许睡觉,撅墙角,塑料袋蒙头,针刺拳脚打踢,强迫体力干活,吊刑等,2001年8月转到绥华劳教所迫害,王新春绝食抗议2001年10月24日超期半年才走出劳教所。

刚回家几天王守民用铁棍打王新春,2002年1月8日原丰沟派出所所长王维非法追捕绑架王新春,王新春被逼走河路,不慎掉到河里,从脚到膝盖全湿透,不一会就结了冰。可是原金山屯区公安分局局长崔玉中,非法调动整个公安把山包围,大冬天王新春在山上走了两天三夜没吃没水,恶警王守民、闵长春连夜追到天亮,第三天早原丰沟派出所王薇和姓边的恶警抓住时先打耳光,强行拖进小车(当时王新春还能行走,脚底是热乎的),抓到派出所后又被非法搜身,BP机、帽子、钱、大衣被掠走。

当时正值隆冬,天气是零下30多度,王新春双脚冻僵,但还可以行走。在恶警王维和公安局长崔玉中指使下,王维叫一个姓边的公安从火炉上的热水壶往盆里倒热水,这个姓边的公安抓住王新春的双脚往热水盆里插,快到中午又用剪刀在热水里剪开棉鞋中午才把鞋剪开。那个姓边的还伪善讽刺地说:“你看我们公安对你多好,还给你热脚。”有常识的都知道身体哪冻坏了,必须用冷水或雪搓揉,可是热水烫脚时,原丰沟派出所所长王薇说:“我家有个亲戚以前也冻了,回来就把这亲戚放进冷水缸里缓冰。”可以看出王薇知道冻后必须用冷水或雪,可王薇明知道不能用热水,却用热水给王新春热脚,结果鞋剪开后脚就没知觉了并起泡,站不起来了,这样还没放人,又非法审问拖拽手按手印,晚上才回家,这时王新春就不能走了,这样了恶人还叫丰茂林场派人监控,几个月时间的溃烂成了终生残疾。失去了劳动能力,公安们,为了掩盖真相,到处散布谎言,说:“王新春自己走到山上脚冻了,自己走回家,自己用热水化冰才致残的。”此外,恶人们还妄图将王新春失去双脚一事栽赃嫁祸法轮功,金山屯区公安、610、政府部门三次非法拿摄像机闯进王家里来摄像。其中有一次,一个人拿着一袋过期的奶粉在录像机前面表演,另一个人拿了一个冻桔子在录像机前面表演,掩盖真相的同时为邪党涂脂抹粉。2003年11月28日,丰沟派出所所长闵长春、公安局长崔玉中把王新春的父亲绑架到车间逼供、折磨,并夺下钥匙非法抄家,家被翻的乱七八糟。其中恶警王守民把王新春的纸、笔、包、纸条、信封、信签等全撕了,并把收音机、录音机掠走。王守民还猛踢王新春的胸和已残的双脚,致伤口出血,炕上流出两滩血,伤口面积扩大,垫子上、裤子上全是血。王守民见状不好,赶紧擦血迹,自嘲说:“公安是国匪。”

2003年11月28日下午,派出所闵长春、王守民和董术华把经常去王新春家串门的老乡(不是法轮功修炼者)带到派出所逼供,用板凳打后腰,用枪把打小腿等,并威胁恐吓其人不要到炼法轮功的人家去。2004年4月,王新春用膝盖爬到外面,买生活用品,被董术华等人搜身、堵截。

在好心人的帮助下,王新春有了一辆轮椅,2004年5月16日中午,王新春手摇轮椅到金山屯,吃中午饭时,从110警车上下来四五个公安,强行将王新春和轮椅拖到公安局,非法搜身,用脚踢他,并把轮椅三个轮胎放了气,又强行将他送回家。公安局恶人为阻止王新春外出,把他的轮椅扣压。丰茂林场场长高庆国专门雇用恶人王凤全(林场防火员)看管王新春,每月工资270元。2004年9月27日,王新春摇着轮椅车来到场后公路,被王凤全看见,王凤全上来就对王新春拳打脚踢,把王新春连人带车踢进2米多深有石头的深沟里,随后王凤全跳入深沟继续殴打王新春,打了大约三、四十分钟,致使王新春鼻子出血,头两侧、颈椎、前胸、双肩、后背等多处受伤,本已愈合的残腿又出血了,轮椅车被摔成了S型,手表也被踢坏。过后,王新春找董术华、高庆国,要求就王凤全对他造成的人身伤害和财物损失给一个说法,可是他们不但不解决问题,还唆使手下张雨坤等再次殴打王新春。

●张淑华和朱秀清还有李长生被迫害致死

2000年阴历四月初八是法轮功创始人的生日,邪恶的区党委伙同公安崔玉中、孟宪华、张兴国以及分局派出所,以这天是敏感日,怕学员去北京上访为由,大肆绑架大法学员。

奋斗派出所所长孔凡彬、指导员仲法珠指使警察在凌晨三点左右,将管辖区二十几名学员劫持到派出所非法关押。另外还有四十多名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公安局大会议室。全天二十四小时由几十名警察轮流监控,吃饭,洗漱,上厕所,都有警察跟踪。伙食由公安内部联系,学员们每天吃五元左右的伙食却被逼迫交12元。

(1)法轮功学员张淑华,女,46岁。2000年遭恶警绑架,被无限期关押在伊春市金山屯区看守所。张淑华被关押期间出现病态,视力急剧下降,而公安局和看守所既不给医治,还拒绝放人,后来在病情严重恶化时,恶警勒索家属2000元钱才放人。张淑华回家后被家人送到哈尔滨救治,经确诊为脑肿瘤,已经晚期无法医治,不久后,大约在2000年7、8月间,含冤离世。

(2)朱秀清,女,41岁,原是个体户。1998年修炼法轮功后,乳腺癌不久得以康复,全家人见证了大法神奇,都走上了修炼道路。

2000年绑架到洗脑班在如此高压下,法轮功学员朱秀清乳腺发炎,全身发热,恶警们根本不管,继续非法关押她,因此耽误医治,导致病情恶化,转变成乳腺癌晚期。朱秀清在洗脑班回家后,金山屯的几名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她和其他学员一起去要人,因此被非法关押40多天,身心再次受到严重摧残。

2000年下半年的一天,朱秀清再次被绑架,在长期的非法关押中,朱秀清乳腺癌严重恶化,整天流脓淌血水。天气炎热时异味刺鼻,已无法自理生活。就是这样,恶警拒不放人,更谈不上医治,最后在生命垂危时才不得不放人。朱秀清在获得自由后,因抢救无效于2000年11月末的一天含冤离世。

(3)大法弟子李长生在2001年10月做真相资料救度世人,被金山派出所高树果等人非法抓捕(此人因抓大法弟子被奖励1000元)。在金山屯看守所遭刑讯逼供、酷刑迫害,并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佳木斯监狱迫害。遭狱警逼迫作苦役,并强行洗脑,不许炼功。身心受到很大的摧残,出现脑血栓症状,回家数月含冤离世。

中国人连上厕所的权利都没有,可见中国人哪有人权?一个小恶警或派出所、看守所就随意害死人,中国的法律何在?只不过是一纸空文而已。如果没有中共恶党撑腰,金山屯这么一个小地方的政府官员、警察,怎么敢肆无忌惮的把人这样折磨死,可见中共恶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邪教。

●包永胜被绑架,不修炼的妻子遭受酷刑折磨

2002年4月7日,政保科张新国等五人绑架包永胜,没有任何手续,强行把他抬上车,拉到公安局政保科,遭到主管副局长齐友、内勤李某、黄某、罗某等人毒打。他们用5公分粗的木方子照他全身猛打,副局长照他的肝部猛击、头部右侧击打,致使包永胜当场昏迷,醒来后又接着打,对下身猛打,致使右腿至今行动不便。晚上,恶警用不干胶把他和另一学员的嘴封住非法关押到看守所。

邓凤香是大法弟子包永胜的妻子,曾患“循环性类风湿风湿肌结”,有四年卧病在床。出入都得包永胜背着,后来经多方治疗虽有所好转,但还是经常犯病,打针服药无数也不去根,给全家人带来很大的痛苦。

99年2月份邓凤香的丈夫包永胜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包经常给邓讲修炼体会与感受到的美好,让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结果邓凤香的老病根不翼而飞。邓凤香虽然没修炼法轮大法,但由于自己的康复及丈夫修炼变得越来越好,她变得非常支持丈夫修炼。

2004年4月包永胜看到大法遭到邪恶诽谤,大法弟子遭受迫害,心里很不好受,就想让世人明白大法是好的,就自己写了一些“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真相条幅贴出去,包永胜贴金山屯法院庭长刘立辉家胡同时,结果被金山屯法院庭长刘立辉看见,刘立辉拿起木棒子就打包永胜,棒子打断三节并举报了(据说此人因此得到了奖金一万元),包永胜随后被恶警绑架迫害、毒打。政保科长张兴国(此人已遭报双目失明)带领恶警康凯(此人遭报半身不遂)、齐友(此人遭报脑血栓、母被恶人杀死)、罗宇田(此人遭报得癌)、王本文等到邓凤香家诈骗说:你丈夫说还有真相材料和大法书籍,你知道在哪里放着,让你赶紧给拿出来。邓说这些事我一点都不知道,包说有你们就让他自己回来拿好了。这几个恶警又骗说你和我们到公安局一趟把这个说一下就完事了,把邓凤香就骗到了公安局。恶警王本文、罗宇田、齐友、何静东对邓拳打脚踢的毒打一阵才放回家。

第二天,包的女儿给她爸爸送行李,当时警察把被褥铺在地上摸个遍,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当晚恶警们到邓家诬陷说,行李里有小刀,又借口把邓凤香绑架到公安局毒打一阵放回家。

第三天,恶警再到邓凤香家说了解情况,把邓再劫持到公安局。恶警齐友从卷柜里拿出一本大法书就往邓的怀里塞,邓防止他们诬陷没有用手摸书,书从衣服下面滑了出来。他们威胁邓说,你必须承认这本书是从你家拿出来的,这样你就会立功,才能赎罪放你的丈夫。邓没有接书并说:你们别陷害我,你们这样做不是栽赃么?他们恼羞成怒,又毒打邓凤香,还骂一些不堪入耳的话,把邓的脸都打变形了才放邓回家。

第四天,邓带着伤去金山屯区政法委书记孙洪喜那告恶警非法毒打她,孙给公安局副局长董德林打电话假惺惺的骂了一顿,然后对邓说你去公安局吧,他们会给你一个“交待”。邓就和亲属一块去了公安局,它们在邓的亲属面前说了一些好听的话,就让邓的亲属先走,说让邓留下落实情况。等邓凤香亲属一走,恶警王本文、罗宇田、康凯、齐友疯狗一样冲上来,对身高不足一米六,体重不足一百斤的弱女子邓凤香一阵疯狂暴打,打累了时康凯恶狠狠说:“我们先去吃饭,回来扒你皮。”它们回来后,体罚“开飞机”等用各种刑罚折磨邓凤香接近四个半小时,这些人间恶魔边打边骂邓一些污言秽语。并说你虽然没炼法轮功,但你上告我们,就得打你。邓凤香被打的全身就象锅底一样黑,一个多月不能躺着睡觉,六个多月才恢复正常。恶警当时看到邓遍体鳞伤,怕恶事败露,就把邓秘密转移到友好区看守所关押,亲属多方打听邓的下落也没打听到。5-8月份天气炎热的季节邓就是穿着棉衣在看守所度过的。邓的老母八十多岁了,磕磕绊绊的去看守所打听女儿的下落,它们都说不知道。共产邪党迫害好人不择手段,只要给捏造安上是炼法轮大法的就可以往恶毒的任意迫害,连家属都不放过。

随后,它们就开始蓄意给邓凤香判刑。邓凤香的亲人为其请了律师,律师保证一定能释放。第一次辩护时,律师辩护有理有据,后来邪党法院私下给律师施加压力、威胁,再开庭时律师不敢露面了。就这样,在没有公开开庭的情况下把邓凤香判了三年有期刑。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