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走出困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四日】从九六年得法至今,风风雨雨已经有十三年了,回顾这十多年的修炼历程,自愧无颜以对师尊及众大法弟子,因为在这条路上修的不是那么精進,甚至是消沉、停滞,过关也不是那么利落,时常是拖泥带水,纠缠很长时间,才勉强过去。师尊一直教我们遇到问题向内找。那么我就说一说自己经历的一件事情,以及向内找的感悟,不正之处,请同修指正。

去年在我家发生了一件事,一直体格健壮的母亲偶有不适,经检查医院说是肝上长东西,最后按常人的说法呢,是肝癌晚期,失去了手术治疗的机会,其它药物也无效。最后母亲去世了。由于经济等方面因素,引发了复杂的家庭矛盾。

父亲的不解、兄弟失和、妯娌叔嫂猜忌等一系列不平衡都出来了,最后这些矛盾一股脑都集中到身为长子的我身上,以至我和妻子之间的关系日趋恶化,恶言相向,到了将要离婚的边缘。尽管时常提醒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要守住心性,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尽管他们也修过大法,可现在毕竟没跟上。

可是每一个矛盾激化时,都没有守住,最后我也是脾气大发,比他们还凶,陷進了事情的是是非非之中,很长时间不能自拔。想象当时的情景真是苦不堪言:丧母之痛,外加没有营救过来的悔恨,父亲的不解,再加妻子的怨气,横加指责,还奚落我修什么修啊,不修的更好,人家日子过的更火,汽车、楼房你有吗?窝囊废。总之,没有一丝安慰的话语,然后是一番激烈争吵,按常人的理讲真是痛不欲生。

最痛苦的是在做三件事时,甚至妻子也横加干涉,还有亲友团加入助阵,诚如师尊讲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

由于自己也被事情带动的失去了理智,那真是剜心透骨的痛啊,这一拖啊,就是半年,自己常常暗自垂泪,怎么搞成这样了?我对他们、对妻子的亲属不错呀,怎么这样对我呢?渐渐不平衡、怨恨、争斗心、报复心也出来了并不断扩大,真象师父讲的“还不如那个常人了。”(《转法轮》)求师父吧,没效;发正念不佳;学法吧,一遍遍的学《对澳洲学员讲法》,然而依然如故。

终于,矛盾再一次激化,妻子大声对我吼道:这日子没法过了,你成你的仙、成你的神,咱离婚吧,你这是修吗?你是在害人而不是救人,你害人害己。看着妻子愤怒痛苦的表情,我把到嘴边的话咽回去了,嘎然而止,我惊呆了,不是因为离婚,而是妻子说的后半句“害人害己”。我每天都想着救人、讲真相,怎么倒成了害人害己了。

我独自一人扭头回到屋里,沉思不语,各种不可名状的委屈涌上心头,妻子的话语表情不时闪现。刚刚听过的师尊讲法:遇到问题向内找也在耳边回响,这不是师父在用妻子的嘴在点醒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吗?这么长时间为什么就没有向内找呢?找吧,找来找去还是她的错,我没有错呀,她也太过份了,尽管翻腾的五脏六腑平静了许多,可总觉的心里堵着点什么,我不就是说话声音大了点吗?噢,这我不对,可你也不能那样啊,还是向外推。

有一天,我看同修写的文章提到了《欧洲法会讲法》的一段:“那么发生矛盾的时候要各自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不管这件事情怨不怨你。记住我说的话:不管这件事情怨你还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会发现问题。如果这件事情绝对的与你没有关系,没有你应该去的心,那么这件事情就很少会发生在你身上。如果你没有这颗心,就不会引起矛盾,得对你修炼负责任的。是凡矛盾发生在你身上,出现在你这儿,出现你们之间,就很可能与你有关系,就有你要去的东西。不管怨不怨你,我的法身在去你的心的时候,可不管这件事情怨他还是怨你。”

看到这我心里豁然开朗了,原来我是被这件事情的表象带动了,我又站在了常人的理中找自己,怎么能找到呢?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声音又回响在耳畔,我已经是个修炼的人了,我就得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衡量自己了。“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按照宇宙这个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转法轮》)我就得超出这件事情的本身去找触及到了我哪一颗执著心,而不能局限在这件事情本身的对与错。

经过一番彻底的找,原来有很多执著都被一种冠冕堂皇的借口掩盖着,其实他们表现出来的就是自己的影像,什么争斗、怨恨、妒嫉…在心灵的深处还有,太可怕了,还美其名曰为别人好、救人、是证实法呢,那是证实自己的观点对,是证实自己,这样能救人吗?如果由此而使其丧失了得救的机会那是不是害人呢?有如此之多的执著怎么圆满回家?这不是害己吗?别人为了帮助自己还怨别人,这是不是不识好赖?

想到这泪水刷刷的流出来,如此不争气的弟子师父依然不肯松手,我又怎么面对慈悲的师父?我惟有精進再精進,赶快去掉这害人害己的执著,才不负师父的苦心啊。

可是这肮脏的心找到是找到了,可总也排不尽,总是向外翻。有一天,同修切磋谈到了这个情况,同修说:“那些是你吗?你把它们当成自己了,那是观念,后天形成的,分清哪个是真正的你,哪个是假的,不就可以了吗?真我留下,假我不要,灭掉。”一语道破梦中人。是,我总是当成自己。

就这样,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的帮助下,被拉着走过了这情的困境。终于有一天,妻子对我说:这些天怎么也不见你大声说话呛人了?也不发脾气了?我说,我在修我自己呀,修你又修不好我;我在向内找我自己呢。妻子无语,片刻自语到:我也要修修我自己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