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四日】

百病缠身走入大法

那次我短期出差到外地,住在一个亲戚家,要离开的那天上午,一位来他家玩的亲戚提出要教我炼法轮功。我说,我自从八十年代气功高潮开始,学了不少各种不同的气功,但都不见成效,哪一种功也都没有坚持练下来过。我现在早出晚归实在没有时间炼功,就算了吧。嘴上这么说,却不自由主的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转法轮》开始看。我很快的看了100多页,问:这本书送给我带回去好吗?就在看书时我小腹和前额部位就有发热的很舒服的感觉。又继续看了一小时后,我告诉亲戚:“这个功我回去要炼。”她就又送我一本有师尊教功的《中国法轮功修订本》。这两本书12年来从未离开我。尽管我跟头把式的不争气,不精進,但恩师从未放弃我,一直呵护着我和保护着我的大法书。

我历来很喜欢读书,包括古今中外的小说、名著。我读书的速度也很快。自从我得到大法书,我看到了从小学到大学在课内和课外所有书籍中从来没有人讲过的道理和知识领域,每看一遍我都既明白一点理又觉的还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因此我一遍又一遍的看。很快(大约10天后)我就在家里按照教功动作的书开始炼功,当时我确实是在想健康长寿、想让自己身体年轻化的这个执著心驱使下开始炼功的。当发现小区内有集体炼功点时,我就去参加集体炼功。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没上小学就有胃病,上小学后开始发慢性咽喉炎,这两个老毛病一直伴随我几十年。我三十岁后开始得了美尼尔氏综合症,四十岁后又开始偏头疼,还因为缺钾而经常腿、脚抽筋。五十岁后又添了肩周炎、网球肘和便秘等新毛病。一九九三年三月左膝半月板又突然撕裂,疼痛难忍,行动不便。西医讲只有开刀,但又称开刀也只是暂时解决问题,以后还会痛。我没同意开刀,只好在很疼时去打一针封闭,真是苦不堪言。从一九九三年到一九九七年,四年多来我还看过中医、气功大夫,也练过其它气功,都不见效。

不是气功是修炼

一九九七年六月我刚开始参加集体炼功时,由于体质差,早上常不能准时起来。但是很快不用闹钟也能自己醒来参加集体晨炼。大约一个月后我无意中发现左膝不疼了,试试也能蹲下去了,这病什么时候好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感到这功太神奇了,折磨了我四年多的左膝半月板损伤居然不知不觉的痊愈了,这功我一定要坚持炼下去。

随着看书我渐渐明白了这不是一般的气功,是佛法修炼。到此我明白了为什么我原来练过那么多气功都没有用,因为那是只炼动作不修心性,好象做体操。我懂了要重视修心性,要修在先,炼在后。因此,时间安排上学法的时间多于炼功的时间。我每早集体炼功,每晚看书学法。当工作不忙有空档时也抓紧时间学法。上下班的路上则是听老师济南讲法录音。我悟到,老师在启悟弟子“以法为师”和多学法,那是弟子提高的根本保证。因此我就抓紧时间多学法,努力“溶于法中”。

随着学法,在日常生活中和工作中,我按学法悟到的法理指导自己,从一点一滴的做起,修心性。我的心胸越来越宽广。一个个的病业关过的很快,不久就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是多么的自在。包括老年性的动脉硬化,原来先天性的肝大和血压低也都恢复正常了。

当时只要是辅导员得知周末到出去集体炼功、洪法的时间和地点,我都会尽力参加。因为我自己受益了,我要把大法的美好和大家分享,要与人为善,希望别人也都能和自己一样受益。

面对邪恶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当铺天盖地的邪恶造谣的谎言压下来时,面对那各式各样的欺世大谎,自己确实有过对师父的瞬间的思考。由于有了两年多的学法基础,自己马上就能用法来衡量,辨明是非。“他能区分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破除一切谬见,而予以正见。”(《论语》)法给了我正念,面对社会和家庭内的压力,我坚守着自己的正信不动摇。我经常背“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精進要旨二》<见真性>)激励自己。

由于自己工作环境可以接触到的人多,出差也多,我就利用各种机会用自己的切身体会和受益,告诉有缘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教人修真、善、忍的正法,报纸、电视上讲的是谎言。当时自己认为,那邪恶铺天盖地的负面宣传是在帮助我们让全中国、全世界的世人知道大法,我们也利用这机会洪法。后来才知道这就是讲真相。就在一九九九年九月邪恶压顶的形势下,也确有有缘人得法走了進来。

小区的警察也是有缘人,在一九九九年八月他两次晚上登门来我家,巧的是我老公(未修炼)一次出差,一次有饭局,都不在家。他要我放弃炼法轮功练别的功,我则告诉他,自己原来体弱多病,炼法轮功后受益如此之大,从八十年代开始自己曾经练过许多功都没用就放弃了。如果炼这功也没用的话,不用他来跟我说,我自己就不炼了。后来他只好说那你就在家炼吧。此后他就再没有找过我。原来我从没见过他,但后来在小区院子里会经常碰到他,我就给他讲他能听懂的真相。二零零七年,他有机会为自己的生命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除了通读大法,九八年我开始背《转法轮》和《精進要旨》中的一些经文,一九九九年八月,我开始背《洪吟》。我用了两个月才把《洪吟》背下来。但是对其中有的经文的内涵却是悟的很幼稚。由于从入门开始,我就切身体会到了佛恩浩荡恩师的慈悲救度之恩,为自己有缘被师尊救度感到万幸。所以一定要珍惜这个万古机缘,不辜负师父的苦度。自己一定要努力精進,修好自己,跟师父回家,叩谢师恩!就是完全把这看成了个人修炼圆满的过程。

二零零零年五月,我们得到等待已久的新经文《心自明》,更坚定了我们“坚修大法紧随师”的决心。后来师尊一篇篇的新经文发表,为弟子指点迷津,我们如饥似渴的读、背,悟道。慢慢的我才悟到,我们万幸才成为第一批得法的大法弟子,即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来世间不是单纯为个人修炼圆满,我们还要兑现我们史前的誓约,我们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宇宙正法赋予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历史使命。

在师父的安排下,昔日的同修不约而同的又联系在一起,大家找机会一起学法,互相交流,互相提醒,互相鼓励,在各自的环境中努力做着证实法的三件事情,共同精進。这些年来,师父几乎每一次讲法都告诉弟子要“以法为师”、多学法,苦口婆心的告诫我们“遇到问题向内找”,因此我们在一起时,首先是学法。当有同修遇到问题时,大家一起帮她从法上来认识,向内找,早些度过难关。我们整体也在法中不断的提高。

最初由于工作环境有做资料的便利条件,后来情况渐渐的发生了变化,二零零五年我们才分工协作又建立了几个家庭资料点,只做资料中的不同工序由有条件做的同修来做。然后各自分头去发。有机会也给外地同修带去,包括光盘、资料、护身符等。

跌倒了爬起来

我的家庭有众多的亲友,几乎分布在大陆六个大区都有;在工作环境中也能不断的接触到许多不同的众生,同事、朋友也很多。我大多是面对面的讲真相,看着合适的对像就送不同的资料,或是打电话,发邮件等。随其自然的一直做下来,比较顺利。慢慢的生出了欢喜心和做事的心,自己还觉察不到,一直误在那个层次被阻挡着,没能在法中提高上来。

在家里或走在路上,在公交车上、在地铁上,只要我没在听法,我就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师尊好!”,然后就保持正念除恶。在公共场合还发正念呼唤身边的众生明白的一面,希望他们早日记起来时大愿,解除毒誓保平安。自己看同修文章中都谈到在做证实法的事以前要针对性的发正念,并请师尊加持,会事半功倍或有惊无险等。但一到自己做了,就全忘了。仅在出门乘飞机或火车前请师尊加持我,能把救人的真相资料平安带给有缘人。但每当我面对面对人讲真相,几乎都是没有太多的准备,看准对像就去讲,也比较顺利。后来我悟到都是师父在做。“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

二零零七年,有一次在地铁上,我送一个护身符给一个年轻姑娘,她看过后还给我了。我当时只想,她缘份没到,等待以后的机缘吧。我当时也向内找,由于悟性低,真的是很表面:我想是否我外表不够讲究,师尊讲过要我们注意自己的形像。原来我认为修饰和打理衣服是浪费时间,后来我出门也把小辈送给我的名牌衣服穿上,把十多年不戴的钻戒和项链也找出来戴上,我想就顺着常人的价值观救度众生吧。师尊在二零零七年《对澳洲学员讲法》中就已经指出,我们有的人在面对常人拒绝时不够慈悲,自己却悟不到。没有切切实实的向内找,没有悟到那是自己救人的慈悲心不到位,没有救人的紧迫感。由于没有修出救度众生的洪大慈悲,自己真是很表面的在做事,直到二零零八年八月结结实实的摔了大跟头。

二零零八年七月我送《神韵》给一个老同事,因为以前已经讲过真相,这次就没有多讲。面对当时就出现的另外的干扰,自己心态也不稳。由于修炼状态差,离开他家的前后都没想到要正念除恶,不让迷中世人无知的对大法犯罪。结果自己没救了人,反而给法带来了负面的影响。几天后我被非法抄家,并被绑架到看守所。虽然当时自己很坦然,由于恩师的保护,邪恶没抄到什么,但是面对邪恶,自己没有做到正念正行。直到被非法关進了看守所,我才静下心来静思自己。师尊在《转法轮》中讲:“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

由于自己滋生出的欢喜心,做事的心,自己迟迟的悟不到,又没能用慈悲心去救人,念自然就不够正,这怎么能救的了迷中世人呢。众同修在文章中谈到的每当做事之前要有针对性的发正念,请师尊加持,真是非常重要。那不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而是为了更有效的救度众生。从前我对“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认识很低,没悟到我们做成的任何事情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做不好的任何事情都是由于自己执著心的阻挡,在给师父添操劳。师父真是比我们自己更珍惜每一个弟子。重重的跌了这个跟头后,我才深一点明白了无论在何时做何事,我们要明确自己救度众生的使命,救度众生的慈悲心是修出来的,不是表现出来的。

在黑窝里我除了背法,大部份时间都在发正念,并请师尊加持。由于自己没做好给法带来了损失,自己一定要从新做好,不能再给师父添操劳了。开始我用人心想,若他们打我,或要我写什么保证,我要如何对待等等。但我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人心,我要用神念。神念就是神通。师父早就讲:“人坐在那里,不动手不动脚,就可以做人家动手动脚都做不来的事情”(《转法轮》)。由于自己没做好,已经使这些众生对大法犯罪了,我必须要制止他们行恶,让他们连想都不想怎么迫害我。我要救度他们,让他们能有進入未来的机会。我要彻底解体毒害、控制他们,企图毁掉他们的所有乱神,所有邪恶生命与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不许这些众生再对我和大法弟子犯罪。于是我一有机会就对他们讲自己修炼后身心受益,讲他们做的事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我也用自己亲人的例子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不是口号,而是实实在在能给真心相信的人带来福报。我也对身处同室的世人讲真相,使许多生命都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我切身体会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二十二天后,在恩师的呵护下我平安的回家。

这是我修去人心,修出神念,跌倒了爬起来的过程。

悟到一点做一点

回来后老公提出要我去办护照。我曾在二零零二年去办过但没办成,其后我只是借此事向派出所警察去讲真相,并没真想去办护照。这次在老公的催促下,我就真的去办了。我找到后来的小区警察,告诉他我将于何时去办护照,希望得到他的帮助。我告诉他:善与恶、好与坏、是与非要用你的良知来衡量,善待好人吧,我希望看到你得福报,看到你和你的家人都有美好的未来。我对所有会涉及到此事的众生发正念,解体控制、毒害他们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不许他们迫害大法弟子,要这些众生为自己生命的未来得救留一条后路。我请师父加持,请师父安排弟子的一切。在预定的日期,我顺利的取回了护照。

今年五月的一天,我接到小区居委会打给我手机的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在家,要来看我。我因为不在家,相约在三天后的上午。我当即请师尊加持我的正念,我想不管是谁来,来几个,我都要心平气和的给他们讲真相,要让他们听懂。同时发邮件给两个同修,又告诉了另外两个同修,请他们同时发正念加持我解体邪恶。我知道师尊就在我身边,只要我的念正,有救度众生的洪大慈悲,全宇宙正的力量都在加持我,给我智慧。在约好的那天,从早上九点到十二点,我打电话到居委会但都没人接,他们也再没给我打电话。另外空间控制众生的邪恶在师尊的加持下,在同修们的整体配合除恶中彻底解体了。

回想起我误在那里这么长时间,是因为我有比较长的时间在学法时似乎是在赶進度,没有用心学。法对弟子要求高了,我却跟不上進程。师尊看着我真是爱莫能助,书中的佛、道、神看着我可笑又可怜也无法点悟我,因为我自己把自己障碍住了。现在我从新开始背《转法轮》,不求進度。我感到只要能背下来一点,我就能悟到从前没悟到的法理。同时我也一遍遍的听师尊的“济南讲法”、“大连讲法”、“广州讲法”三个讲法录音,我要用心学,努力“溶于法中”。

与精進的同修相比,我真是差的很远。我要按师尊的要求,多学法,修好自己,坚定的走好最后的路!

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