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哪里都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三日】

(一)得大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二月四日晚得法的,这天在家过年,侄媳说:今晚电视放“西游记”。我们就跟她一起去看电视。刚一進她屋,就看见桌子上面有一本《转法轮》。我拿着书,翻开就看见师尊的法像,对我儿子说:这张像好象如来佛啊!我给侄媳打个招呼,下楼看书去了。坐在床上,盖上被子,一直看到深夜。第二天从街上回来,儿子也在看那本书。这本《转法轮》是我侄媳妇的父母放在她家,没拿走的。年没过完,我就上她父母家学炼功去了。在书店请了一本《转法轮》,就这样得法了。

在得法前,我有一段经历。有一天在我二姐家住,深夜有三个象“飞轮”,又象“蜜蜂”排成纵队,从前面闪着银白色的光向我飞来。前面第一个飞進我的小腹,我一下醒了。不知是怎么回事,又睡了。没多久,在我得法后,我二姐、兄弟也得法了。学法后我悟到,是不是我们三姊弟一人一个法轮。九八年回住地,到炼功点学法炼功了。

(二)师尊给清理身体

九八年,一次到其他地区、县洪法回来,下车就拉肚子,屙血。从此以后隔一段时间拉一次,一次要几天才结束。不管怎么拉血,身体不垮,越拉越有精神。一直到后来,我骑自行车发大法资料、贴不干胶,照样干。因《精進要旨》的〈病业〉里的法理讲的很明白了。所以,十年来没用一分钱的药。

有一次,早上六点,发完正念,肚子一叫,又拉肚子。拉了很多血,头一晕,倒在卫生间,线裤、内裤泡满了血。一两秒钟醒了,爬起来,赶快打扫卫生,洗衣服。儿子回来,我已经整理完毕,他也不知道,我也没说。这时肚子空的很,鸡蛋、面条、小笼包子吃了很多。睡了一觉后,下午照样上街买菜。十年多来,拉了多少次已记不清了,师尊就这样把我的结肠炎、咽炎、左边的过敏性鼻炎、右大腿外侧从髋骨至脚腕麻木、痔疮、一蹲下心脏呼吸困难,这些病业都给我清理干净了,好了。现在我红光满面了。

(三)难忘的一次贴不干胶

二零零一年,从区(县级)县回来骑着自行车,经过一零八国道线,在路北边有一道围墙,墙面向东,前后都有乡场,过往人多。我贴了一张不干胶“法轮大法好!”一贴,听见“轰”的一声,不干胶立即闪着银白色的光,这张不干胶在那里清理着另外空间的邪恶,告诉世人大法好,“管”了近两年,后来请单位修房拆围墙时,才在这个物质空间消失了。

(四)有师尊保护做三件事都有惊无险

有一天晚上,我和王同修刚炼完功,他在吃生萝卜,我把炼功带放進纸箱里。一转身,一个警察就進屋了,以查户口为由,到处翻翻、看看。吃的剩菜、剩饭都翻开看了,就没动我的纸箱。到处看了一圈,才问我临时户口办没有,没办明天去办了,六元钱一个月,说完就走了。

二零零二年四月,因老板经济问题,警察進屋抄家,一進我宿舍砸烂了办公室的门,把我的大木箱甩在地上底朝天。大木箱和墙壁之间放着十盘讲法带,那十盘讲法带整整齐齐排成一排紧贴墙壁没掉下来,又明显的露在外面,没任何遮挡,警察也没看见,《转法轮》就放凳子的布袋里,警察也没动那个凳子。

有一次,我骑着自行车,又贴不干胶。在一条大街的延伸段出去约两公里,一辆红色“夏利”车发现了不干胶 ,在我后面调头向城里开去,我意识到恶人要告发,我立即穿过公路中心绿化带,到那边反方向低着腰,把棉衣翻过来穿上。这时一辆警车开过来,向延伸的西段慢慢开着,我骑了一段路后,从南边的一条机耕道走了。

(五)有缘人相继得法

《转法轮》书中讲“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有的人遇见我说,好久没见了,身体怎么这样好,红光满面,精神十足。我说,是呀!因我学了真、善、忍,炼了法轮功,什么病都没有了,从不感冒,与药断了缘份。电视里说的全是栽赃陷害,天安门“自焚”是编造的。就这样一种形式,十多位有缘人得法,都给他们请了《转法轮》,有三本《转法轮》到五百多公里之外去请到,并给他们送去。

我的朋友有心脏病,全身浮肿,只能坐,走不得,睡不下,呼吸困难,已有两次轻生念头。二零零四年八月,我去看他和他接触,他的心情就好的多。半天后,他就开始拉肚子,拉后就舒服。我想他一定和大法有缘,我就给他讲了《转法轮》书中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法理,告诉他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每次三十分钟两眼微闭打坐。他说三十分钟坐下来后,身体很舒服,象没有病一样。

有一次,坐一会儿,就看见一个怪怪的小人拿一根棍子打他。打时,这边一束花挡住了,又那边一个花瓶上的花挡住了,他这时才想起了,要喊师父的名字,他一默念师父的名字,那个怪人就不见了。现在他肿基本上消了,能一个人上下楼了,能骑自行车了。去年(零八年)十月和今年四月,他能坐火车外出旅游了。今年盘坐时,他看见两个法轮在他面前转。

(六)哪里都讲真相

二零零五年,我们去几百里的边远地区讲真相,送《九评》、贴不干胶、发资料。恶人告发后,当地警察绑架了我们。我们在公安大院、监狱里过道处,监狱接待室门口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救我们!”,并高声唱“法轮大法好”的歌。半年下来,十个监室的人都会唱了,每天下午五点半以后,就唱“法轮大法好”的歌。我住的那个监室半年来,進進出出有三十多人明白了真相,出去后,并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家人和亲朋好友。我们给法医、指导员、法警大队长和同行五名法警、前任所长都讲了真相。有一名警察下午四点钟还来喊我们“法轮(功学员)大哥炼功喽!”他已经明白真相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