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显奇迹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六日】

  • 修大法 显奇迹

  • 我摘掉了戴了二十年的眼镜

  • 修大法 显奇迹

    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我是一名参加过师父的传法班的老学员。在修炼大法之前学过很多气功,身体搞得乱七八糟。开始修大法,只觉得法轮功和别的功法不一样,理解不深。但学大法的心是坚定的,从“七二零”到现在从没有动摇过,就是江××对大法弟子开始全面迫害后,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学法炼功,任凭坐牢、洗脑也没有放弃过大法,相反,我对师父一直怀有很深的感激之情——师父受那么大的难,都是为弟子与众生才承受的啊!其中包括我。

    一次我坐在沙发上,突然腰痛的不行了。不能动,坐也不能坐,不知怎么好。那个滋味只有经历过才知道。我真是着急。我想起了师父,心里叫了三声“师父”。很快我的腰痛就无影无踪了,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象往常一样。通过这件事我才知道自己的业都是师父承受了。

    二零零六年三月份,我和一个同修乘小公共汽车,车速较快,我们俩都站着,我双手抓着钢柱子。车正开着,突然来了个急刹车。我双手握着钢柱顺势转了一百八十度,因车刹太猛,手抓不住了,人被甩出去,后脑勺正摔在车门上,脚朝上横在两阶梯上。同修也摔倒了,正摔在我的身上。当时我们并没有害怕,结果我的头上连包都没有。如果我们不修大法,可想而知会是什么结果。我想这也是来取命的,这一大劫难又是师父替我承受了。

    这是我亲身经历永记师父对弟子的救命之恩。


    我摘掉了戴了二十年的眼镜

    我从十三、四岁就近视,后来不得不配了眼镜戴上。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度数不断增长,最后达到了四百多度。

    九八年得法后,我反复认真学了师父关于戴眼镜问题的讲法,确信我肯定能摘掉这伴随我二十年的累赘。

    因为我的病业不太多,当我明白一层法理时,师父就帮我净化一次。我确信这眼睛也一样,凡是不正确状态肯定在法中能归正。但我也不执著。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也随着修炼的不断成熟,师父就不断的帮我消减这部份业力,我经常感觉到眼睛部位的法轮旋转,有的时候感到把鼓出的眼球使劲往里压,有时感觉在眼眶部位按摩。

    二零零二年底,在学校考试当监考时,我的眼睛像有人用针在扎一般的刺痛,一直持续二个多小时。我很兴奋,因为我知道师父要帮我把业力拿下来了。不过当时还有些担心,因为下一场考数学,我要参加学校安排的本学科教师考试,这老是锥子扎一样怎么思考怎么答题?可法是万能的,一坐下考试疼痛就神奇的消失了,两个小时一点疼的感觉都没有,顺利答完试卷。答完后又开始刺痛,一直持续两三天。虽然知道师父帮我消了大部份眼睛的业力,可我还是戴着眼镜,直到二零零三年五月的一天,走着路一只镜片突然掉下来碎成几片,当时“非典”时期,学校封闭不让出去,配不了眼镜,我想可能是我该摘掉眼镜了。一开始很别扭,可能二十年来对眼镜形成了观念和依赖,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肯定能调整好我这个不正确状态。一两个月后,不适的感觉就消失了。再戴上反而头晕目眩不习惯了,于是我摘掉了陪伴我二十年的眼镜,视力正常了。我再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因为对于近视眼在常人中除了危险系数极大的激光手术外根本就不可能治愈的。

    一点感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