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困境中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六日】我和妻子修大法已有十三年了,在修炼的过程中走的跌跌撞撞,左一跤右一跤的,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到了今天,现在回想起来好象过去很长时间了。

我是一九九六年九月在黑龙江农垦师专上学时得法的(我妻子是在1998年3月得的法)那年我上大二,还有一年就毕业了,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有幸得到了大法。正象师父说的“传法时,必有邪门干扰”(《精進要旨》〈悟〉),当时就出现让我对“正与邪”的选择,因自己对气功很感兴趣(以前小的时候身体多病总是吃药打针,到了中学眼睛又患了病毒性结膜炎,象个药篓子)也接触过别的气功都感觉没有什么特别的,于是就选择了法轮大法,从此就走上了修炼返本归真之路。

在辅导员家看师父讲法录像,我是从第三堂课看的(前两堂课没赶上),看完一讲录像接着就学功,一连六天下来,还请了《转法轮》,紧接着师父为我消业。由于以前练过不好的功法,把自己弄得一身糟,头发也变的一块块的白了,左眼眉也白了半截,气淤塞在身体里特别难受。自从学了法轮大法以后身心巨变,每三天脸上就推出一层小红疙瘩,整整出了一年(这也是自己求的),以前得的胃病、病毒性结膜炎都好了。

在消业的同时伴随着心性的考验,面对同学、老师、朋友对你的看法,看你能不能放下爱面子的心,对师父的法能不能坚信。不过那时大家都在一起学法,我也都过去了。可能是我的业力大不是现成的料,象师父说的“坯料”吧,我从修炼就能碰到苦吃,比如:放暑假回家就能赶上干重活,毕业了在单位也干重活。在一九九八年初就碰到过对利益的考验,由于我弟弟的原因家里欠了几万元债,家里急用一万元还欠款,自从1997年5月上班到1998年3月手里才4800元,又借了5200元都给家拿回去了,自己手里就留个吃饭钱。

我和妻子是在同一个单位认识的,起初她听说我炼法轮功,找我借大法书看,我就借她了,后来又教她炼功,慢慢的我俩处的很溶洽,在2000年7月9日我俩结婚了,她很善良,人很好、比我精進。

1999年“4·25”邪恶铺天盖地而来,在邪恶污蔑攻击大法师父那段日子里,我心里很压抑,由于对法理没升华到理性认识,没用本性那一面证实法,错过了“七·二零”去当地省政府证实法的机会,于是我和妻子商量抓紧结婚(因当时不好请假)好上北京上访为大法、为师父讨个清白。我和妻子结婚7天后就买好火车票進京了,由于担心,在火车上碰到一个老头儿来考验我俩,他一会儿说要查身份证、一会儿又说查这查那的,弄的我心里真没底,最后还是安全到了北京。那天晚上在信访办附近树林里的凳子上过的夜(因没带身份证),旅店查得紧,早上起来身上、手上被蚊子叮了几个大包,也没顾的上这些就上天安门了,刚到天安门就被便衣抓了关在前门分局后院。

当时没有怕心,在那里我妻子和年龄相仿的双鸭山女同修带领大家齐背《洪吟》和短经文,最后警察在天黑之前用大客车把我们分别送往北京附近的各个看守所关押和审讯。此时正是考验每一个修炼者的关键时刻,看看这时大法弟子怎么证实法?我被送到平谷看守所,在那里我说出了我父亲家的电话,我妻子当时被关在石景山看守所绝食抵制迫害,最后也被当地派出所关押,后来家人交了7000元才放回。我在当地看守所被关了40多天,我父亲被邪恶胁迫交10000元保证金才放回。

后来反思自己为什么没能顺利证实法,反而被无理关押,最关键的原因是学法不深,没能从感性认识升华到理性认识,没能理解大法的深奥内涵。

我和妻子都失去了工作,我俩在别人眼里看来是在社会上很难生存的那种,也就是不会象常人那样虚头把脑,贼尖溜滑的人。由于我俩都是临时工,单位没有劳保,只好自己再找工作谋生。我在理解法理上一直没有升华,没能理解师尊法理的内涵,所以一直处于修炼的低谷,也就是没有走出个人的修炼状态,再加上对人情的执着又在同修家的饭馆干了两年,这两年虽说也做了一些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事,但按照师尊的要求远远不够,2001-2003年之间我市的资料点老被破坏,我们的资料来源成了很大问题,我们就用自喷漆喷字、用黄绸子做条幅半夜出去挂,只要心思在法上、在救度众生上师父就在你身边。记得一天夜里我和妻子拿好条幅和小册子,从山屯到研究所,条幅挂得满满的,道两旁树枝延伸出来就象伸开的翅膀专为挂条幅似的,做的非常顺利,脚下的积雪发出吱吱声,夜空中的白云仿佛很低很低一抬脚就能上去似的,我想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俩呢。

在资料短缺的情况下,我和妻子都有一念,要能自己建个资料点多好啊,要什么样的资料自己随便做,还能减轻大资料点的压力。这真是纯正的一念,师尊看到了,在师尊的安排下有同修送来了钱,找到装电脑的同修,帮我们买了电脑和打印机,这样我们的家庭资料点诞生了,已经走过五个年头了。这时我俩都认识到一个理: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大事,在整体上要配合好,整体的威力才会更大。

这里我要说一下:刚刚学上网也不容易,什么都不会现摸索,记的第一次上网时刚连上电话线我在旁边发正念,我妻子手拿鼠标是哆嗦的,有时连不上线急得在屋里直转圈儿。我想那个时候邪恶因素也多,再加上教上网的同修也说危险,自己的心也随着动。现在就不一样了,邪恶因素在大量消减,网络也普及了,上网就跟吃家常饭一样,不存在过去的危险了,希望上网方面没有突破的同修也来尝试一下啊。

我悟到在做资料的过程中也是修炼的过程:既能暴露自己的执着心和不足又可以在这环境中修去不好的心,向更高层次升华。其实同修夫妻也有矛盾,也有过不去的关。有时我把她气哭了,她不但不怨我还向内找说自己情太重了,同时我也被她的慈悲心打动了,也向内找发现自己大男子主义太强了,跟争斗心没什么分别呀!也有同修说我小农意识太强了,我认识到就是强大的“私”,还没有跳出旧宇宙的理,修炼就应该“无私无我”完全为着别人才对,也是师父要的。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