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同修卢兆峰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六日】又快到了六月三十日,就在二零零二年六月三十日,我们的好同修卢兆峰被邪党迫害致死,至今已经整七年了了。多么好的同修啊!那么有活力的一个人,被迫害去世时只有三十九岁,留下了妻儿(三个孩子)。同修离开我们已经七年了,但他那高大的身影,带有憨厚淳朴微笑的面庞仍不时的浮现在我眼前。

卢兆峰,男,河北省邯郸地区大名县埝头乡刘庄村人。回想和卢兆峰的接触当中,只知道他是大名县的同修,叫兆峰,那时我不知道他姓卢,认为他姓赵名峰(在卢兆峰被邪党迫害致死后,我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卢兆峰他只是叫我姐,也不知道我叫什么。我们之间什么都不问,也不说别的事情,见面解决卢兆峰提出的问题,解决好了就各走各的。虽然我们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但彼此之间非常信任,虽然我们每次见面时间都很短暂,但彼此之间心领神会,息息相通。用“君子之交淡如水”来形容也不为过,这就是大法弟子,是“真善忍”、是“法轮大法”把我们连在一起。

和卢兆峰初次相识是在二零零一年初的一天,我们几个同修正在做真相资料(印资料和不干胶贴),一个同修带卢兆峰進来,告诉我们说:是县里的同修,看看怎么做资料。我们都对他报以微笑,表示欢迎。卢兆峰非常高兴,同修告诉他怎么做不干胶贴,并给他做示范,又告诉他怎么用,他拿着我们做好的不干胶贴反复的看,说:这回我知道了是怎么做不干胶粘贴了,真方便,就这样一撕,一贴,就行了,这是谁想出来的,真能(聪明能干的意思)。接着又问了双面胶在什么地方买的等。他又看着复印机在印资料说:真快,一会儿就印了好几张。他和印资料的同修(外地流离失所)愉快的交谈着。他那一口家乡话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有一天接到同修一个电话,让我马上去另一个同修的家,于是我骑车很快的赶了过去。到了那里看到同修和卢兆峰,原来卢兆峰找到一台旧复印机,不会用,找到同修教他使用,因没有使用说明书,同修看了看也不会用,就把我叫了过去。这台旧复印机是属于淘汰产品,复印速度很慢,操作比较麻烦一点。我因工作关系用复印机较多,这个牌子以前也用过,但马上想不起来怎么使用了。我当时只凭着记忆進行操作,复印机就是不运行,卢兆峰着急的说:是不是坏了,还能不能用?我说:能用,让我再试一试。我凭着经验反复操作,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复印机正常运行了。卢兆峰笑的满脸开花。我一遍又一遍的教他操作,他认真的学着,光怕回去后又给忘了。于是我不动手,也不说话,让他自己操作直到他认为已经掌握了为止。

很快复印机里墨盒的粉用完了,卢兆峰只好又来找同修,同修解决不了,就找到我。我领着卢兆峰找到了一家以前曾经卖过这种产品的地方,买了新的墨盒和墨粉,又让维修部的人教给他怎么向墨盒里灌粉。卢兆峰说:这回解决大问题了。他对我说:姐,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吧,以后我有事直接找你。我知道他的路途远,每次来都是起早贪黑,几个事情一次办,时间很宝贵。

以后卢兆峰为了资料的事又找了我几次,但每次都是匆匆的来,匆匆的去。我记的最后一次我正在上班,接到他的电话,他说:想给我说几句话。我急忙去见他。卢兆峰说:姐,现在形势很紧张,邪恶很猖狂,你要小心。姐,你放心,我这里不会牵扯到你。顿时我心情很沉重说:兆峰,你也要小心,记住多学法。卢兆峰回答:啊,我回去了。我仍不放心的叮咛:有事来电话。

望着卢兆峰远去的身影,我的心真的很沉很沉,我知道卢兆峰说担心我的话是有原因的,恶党非常猖狂的到处抓捕大法弟子,不断有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消息传来,介绍卢兆峰来找我的同修已被绑架。

从此以后卢兆峰再也没有给我来过电话。有时我担心他,就用公用电话打给他,但回答说电话已关机。很快我也受到了邪恶的干扰,就把电话号码给换了。从此我们永远失去了联系。

时间不长我遭到了邪恶的迫害,邪恶抄家,到单位里骚扰我。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时刻在点悟着弟子,给弟子化险为夷,度过了一关又一关,一天又一天艰难的走过了那段乌云密布黑暗的日子,最终“正义战胜了邪恶”,以邪恶的迫害彻底失败而告终。到现在我一想起那段日子就会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佛恩浩荡啊。同时我很感谢同修卢兆峰在最后见面时对我的关心。

时间飞快,转眼一年过去了,我始终没有得到卢兆峰的任何消息。偶然的机会我遇见了一个大名县的同修,我向他打听卢兆峰的情况,才知道了他已经被邪党迫害致死了。震惊而又难过,泪如泉涌。交谈中知道了关于他的一些情况: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名县公安局怕他再去北京上访,把他关押在埝头乡派出所、大名县拘留所、河南省南乐县公安局、河南省南乐县看守所直到二零零零年农历二月初六才把卢兆峰释放回家。二零零一年十月十四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大名县公安局出动了十几辆警车,几十名警察,将卢兆峰家中的计算机、电话设备、电视机及真相材料全部抄走,并将卢兆峰抓捕,送到邯郸劳教所非法关押。在邯郸劳教所里,卢兆峰因不放弃修炼,不配合邪恶,遭到残酷折磨:强行套上头盔,对他用橡胶棒殴打,皮鞋踢,不让睡觉,开批斗会等。卢兆峰被残酷折磨十二天后,又被转送到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关押。高阳劳教所为了逼他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对他進行了更加残酷的迫害:毒打,挨冻,恐吓等。有一次恶警恐吓他:“你再不转化,就将你活埋。”就这样卢兆峰还是不放弃修炼,不配合邪恶,由于长期酷刑摧残的折磨,再加上重体力奴役劳动,使卢兆峰的身体越来越虚弱,长期的毛毯印花色浆毒素吸入肺内,卢兆峰经常咳嗽、气喘、呼吸困难,不能正常吃饭,已完全脱像了,两腮塌陷,瘦骨嶙峋,行走困难,生活基本不能自理。邪恶还是不放人,只给他输液,打针(说是每天打一针链霉素)以维持生命。直到卢兆峰奄奄一息,生命垂危,劳教所终于做出妥协,才给办了保外就医手续,通知家人于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日把他接回家中。回家后,卢兆峰双腿胀痛、抽筋、肌肉萎缩、呼吸困难,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零二年六月三十日晚上九点左右,离开了人世。

同修卢兆峰,一路走好!你未了的心愿我们来承担。现在同修们正在用大法赋予的能力与智慧在神的路上勇猛精進,精進做好三件事,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讲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和有缘人,用大法徒的正念正行,迎接法正人间的那一天!光明就在前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