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贺雪兆

【明慧网2006年2月25日】每每忆起贺雪兆,他那高大健朗的身躯,善良而智慧的眼神浮现在眼前,曾经的往事历历在目……

我认识他的时候大约在2001年初,他刚从狱中回来。

贺雪兆是湖南郴州资兴鲤鱼江电厂子弟学校的教师,他从1996年修炼法轮大法后,用自己的言行努力的实践着“真善忍”的准则,得到单位从上到下的一致好评。

1999年7月20日后,贺雪兆因为在户外集体炼功就被拘留10天;为了信仰自由上访却被非法劳教了一年多;在黑窝――新开铺劳教所,因为炼功惨遭酷刑折磨。例如:关禁闭室,被强迫穿“约束服”,“约束服”是一种残酷的刑法,此衣用军队专用的细帆布特制,布的特点坚硬耐劳。衣服的样式没有纽扣,是从头上套進去的;肩袖口不是开在侧边,而是在靠胸前的位置,目地是把两臂往胸部拉;衣袖和裤子特意做长一些。施刑的时候,把被害人绑架到专设的黑屋里。被强行穿上“约束服”后,长出的衣袖和裤子把双手和双脚包扎住,袖口和裤口再用耐磨的军用黄色绷带牢牢扎紧;腰部和臀部也是一样,目地是不让人透气,不让人动弹;更甚者,头上还要戴冬天用的密封性强的摩托车头盔,让人不能正常呼吸,整个人看起来像活死人。受刑一会儿就觉的呼吸困难,闷热难耐,却眼睁睁的看着、忍耐着不能动,一分一秒都在煎熬。经过漫长的7天7夜,他的正念不断加强,在师父的加持下心里默念“解”,“约束服”的绑带自动松开。

为了抗议各种暴力迫害,贺雪兆曾绝食7天。恶警把他绑在“死人床”上,两手两脚用手铐固定在特制床的四个角柱子上,还要被强行野蛮灌食。4天4夜后,他才从“死人床”上被放下来。2001年上半年才放他回家。

由于恶党控制的媒体不断的造谣,特别是 “天安门自焚案”,造成许多民众对法轮功的仇视日益加深,而资兴市地处偏远山区,大法的正面消息被封锁的更加严重,致使当地人普遍受蒙蔽。

为了使无辜的民众明白真相,贺雪兆开始利用休息时间免费制作真相资料散发。他常常是深夜出去,通宵达旦才回来,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天,脸冻的红红的。

有一次,天下着蒙蒙细雨,他骑着摩托车把资料送到距离资兴市100多公里的地方,一進门,我们就看到他外衣湿透了,我们赶紧要他烤火休息,暖和一下身子,他说第二天还要上班,只坐了一下就匆匆赶回去了。

2002年过年前夕,本地和郴州市610办联手绑架贺雪兆到洗脑班進行迫害,洗脑班基本上沿用劳教所的迫害方式,他绝食抗议,8天后释放。

2002年3月的一天,贺雪兆正在上课,资兴市公安局出动多名警察把他强行带走,又秘密送到资兴市某宾馆的地下室。在这里以彭延寿为首,还有资兴鲤鱼江和阳安路派出所的副所长等十几名恶警轮流值班昼夜不许他合眼;对他拳打脚踢;把双手反铐起来向上拉,让脚尖刚触地;还被恶警死劲的压头,他昏死过去了,不知道吊了多久,当他醒来时,人已丢在地上躺着。后来,贺雪兆成功走脱。

在邪恶追捕的日子,贺雪兆有家不能归,有课不能授,然而为了让民众得到大法的福音,在郴州市创办了第一个大法资料点。

后来我也被迫害,就不知道他的消息了,听说2002年11月7日,贺雪兆和5、6个同修在资料点被抓捕,在郴州第一看守所超期关押了一年;2003年11月3日被郴州北湖区法院非法判刑8年;2004年3月非法送往湖南津市监狱;2005年过年前“保外就医”抬回家时已经奄奄一息,于2006年元月13日含冤离世。

3年多的时间,一千一百一十多个日日夜夜,我无法想象贺雪兆遭受过什么样的折磨。那些参与迫害的人一定要偿还这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