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迁安市周秀侠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九日】河北迁安市食品公司36岁女职工周秀侠,在过去的几年来屡次遭受迫害,并被非法劳教两年。下面是她叙述遭迫害的经历:

在二零零零年底,快过大年了,迁安市公安局政保科(现在叫国保大队)恶警彭明辉、浦永来、哈福龙等人,串通我丈夫单位的头头及同事,闯入我家进行搜查。搜查完后,把我的丈夫(李青松)带走。那时孩子才二周岁,幼小的孩子哭着喊着叫爸爸。过几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别人家欢天喜地的过大年,可我家孩子、老人都很忧伤,一片凄凉……。直到正月十几,我丈夫被行政拘留十五天后才放回家,同时还罚款三千元。这期间,我也被带到政保科,要求写所谓“保证书”,并被罚款一千元。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三日晚,迁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彭明辉、浦永来、哈福龙等人又来我家砸门,因我拒绝开门,他们就在我家楼下呆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又来了很多防暴警察,出动二、三十辆警车,有拿着枪的武警、刑警,还有分局警车,因我家住宅楼位于市区交通要道路边,结果造成长达几个小时的交通堵塞。最后他们利用消防升降车升到四楼,从阳台处破窗而入,对我家进行非法搜查,掠走家用电脑一台,价值五、六千元,把我和丈夫绑架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期间,国保大队的恶警多次提审我,其中有一次,彭明辉用电棍电击我的手背、脖子。直到二零零二年六月一日我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我外出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再次被迁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关在在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送入迁安市洗脑班(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机构)强制给我洗脑。洗脑班的主要负责人是杨玉林。 其人打法轮功学员时凶狠无比,张嘴骂人时唾沫星子乱溅,说出的话下流肮脏,比泼妇还不如,这就是如今中共的国家公安干部的素质!他还经常指使其他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谩骂、侮辱。这个洗脑班就是邪党画地为牢、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

我被非法劫持进洗脑班时,吃、喝、拉、撒、睡全在洗脑班工作人员的监视下,没有一点人的隐私权,更无人身自由。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准说话,白天被逼迫看邪党制作的反对法轮功的光盘。有一天晚上,我坐在床上,被监视我们的保安徐连文、任小青叫到办公室。进去时只因我一只手放在衣袋里,任小青叫我拿出来,我没有听他的,他就对我大打出手,把我的手打的哆嗦成一团。徐连文在一旁帮着打。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左右,当时被关押在洗脑班的四名法轮功学员几乎同时出现视力模糊的现象,显然这是邪党的爪牙们对大法弟子使用阴险毒辣的手段造成的。二零零四年十月一日,全体洗脑班工作人员不准回家,四个小时一轮换,三班倒看着我们四名学员,竟然三天三夜不准我们睡觉。我出来后,视力一直都不好。

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早上四点多钟,我去迁安市城内的长青小区发真相传单,发完一个单元后,从楼里走出来,刚要推着车子走,没想到这时邪恶“六一零”的头目杨玉林跑出来一把抓住我的自行车,我急转身就跑开了,杨玉林紧追在后面,他追不上我,就让给他家装修的小工帮着追,追上我后,一会儿国保大队的彭明辉、浦永来等人就开着警车来了,又一次把我绑架到国保大队。

在审讯室里,他们把房间的窗子关上,就开始用电棍电击我,浦永来电我的眼睛、嘴、手等处,一个姓邓的司机电我的脚,他们怕我喊,三、四个警察把我的嘴堵上。打完后又把我送到迁安市看守所。

十三天后,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关进唐山市开平劳教所。二零零八年初才回到家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