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高傲的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九日】我曾有一个高傲的心,从来看不起任何人。因为妒嫉,看不上比自己强的;因为不善,看不上比自己差的,别人超过自己心里非常不舒服。因为自命不凡,自视清高,拒人于千里之外,也自然没有什么朋友。我也很自私,从来很少伸手帮助别人,别人帮了自己,觉的应该,没什么,没有感恩之情,现在回想起来觉的那个自己真是个没良心的人。修炼后开始的前几年还只是从法中索取,从来没有想到过感谢师父,由此可以看出我以前是多么目中无人、多么傲慢自私。

高傲,这旧宇宙为私为我的东西,在我修炼大法之前就跟着我。它曾经阻碍过我得法。它一次次把我与集体隔离开,把我孤立起来。

我曾是一个无神论者,谁谈起神佛我从心眼里笑话他。别人多次劝我修大法,我都哈哈大笑,有时反过来取笑他们一番,我就是师父说那种“下士”。我只崇拜“有学问的人”。慈悲的师父让一位方圆十里内少有的一位研究生引导我走上修炼之路,可至今我却想不起我们在一起谈话的情景了。

得了大法,我不去学法点,因为我觉的和村里一帮文盲、半文盲在一起学法“掉价”,我还在心里嘲笑他们呢,觉的他们真不知天高地厚,大字不识几个,居然还想成佛。他们想让我去帮他们念一念大法书,我以各种借口推托。因为自己并没有认识到学法的重要,对法根本上没有多少了解,有时偶尔去一次,也是带着显示心给学法点上的那些人念一点,并凭着自己在常人中学的那一点点东西,对法,对分子,宇宙,空间不懂装懂的胡乱解释一番,想让大家说我“有学问”。这是我的又一个很大的执著,也是我摔跟头的一个原因之一。在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中我都是独来独往,没想到过大法的事要与同修切磋,商量,使我与整体一间隔就是七年。

直到二零零五年,我才认识到我没按师父要求去做,没有和同修在一起集体修炼,没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这才下决心归正自己。

在去这个高傲之心,一点点溶入集体的过程中,有过剜心透骨的感受。我去了学法点,一位新学员不让别人念,非要我念不可,如果有一天我不想念,她就大声喝斥我。开始我还忍,可她经常这样,我念书的时候她还左瞪我一眼右瞪我一眼,还挑衅般的说些风凉话,于是我就顶她几句。同修劝我说:你可别还嘴,要向内找找,要不,吵起来,哪象修炼人?还让常人笑话。我想,自己没错呀,是她找我的碴,私下还和同修述说心中的不平。可她还那样。有一天我忍不住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难道我在众人面前,这样象罪人一样被人训斥,才叫“忍”吗,这不丢大法弟子的脸吗,这不也丢师父的脸吗?师父的弟子难道就是这样低声下气才叫修吗?这不是对师父的弟子的形像的损毁吗?修了大法,就不要自尊心吗?我把个人要去的执著,当成了干扰与迫害。

有一天,她又说我,我没有给她指出说话要善,而是说:你花多少钱雇我给你念法,还要你奚落一番,我欠你的了吗?过后我很后悔。过了几天,她又说我,我心想,明天我不来了,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我自己在家里学。

第二天学法时间到了,我不想去,可突然想起,这不是又和从前一样了吗?又被旧势力隔开了吗?于是我去了学法组。那天她对我很客气。我心里略宽慰了一些。一天,我对同修诉说委屈,说我对婆婆如何好,可婆家人不但没人说我一句好,反而合伙欺负我。没想到该同修却说,“你以为你在家里是老大吗?人家只不过把你当女奴使唤。”说完还嘿嘿冷笑。她当众这样羞辱我,我非常气愤,觉的我当好人,却受到所有的人的欺负,准备回家让婆婆走人。可那时我正在教婆婆修炼,赶走她那不正好上旧势力的当了吗?学了一天法,心情平衡了一点。就这样很难受的忍着。一天一位同修问我,这几天怎么不见你顶撞某同修了?我又高傲的说:她什么层次?我要跟她一般见识,我不就跟她的水平一样了吗?其实还是心中不服。又一天,她又说我“当着那么多同修伸胳膊伸腿,没礼貌,一看就没受过高人教育”,我在心里说: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博古通今,那么多文言文传统故事,不都是我给大家解释的吗?一个文盲竟然嘲笑我没受过高人教育。难道我还比不上你高吗?我连文言文三国演义都快背下来了。

这时我突然悟到:“高人”,谁是高人?谁是真正的高人?是那些学者文豪吗?难道是那些科学家吗?当今只有我师父才是这宇宙中真正的高人。可再一想:我学法了,我可没有按法的要求去做,没按师父说的做,还是我行我素,我不就是和没受过高人教育一样吗?修炼不等于是零吗?我终于明白了,不光是伸胳膊伸腿,所有我的执著,我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不在法上,都是只学了高人的法,却没按高人的法去做,这还不就是等于没受高人传教吗?一切不都白学了吗?我一下全明白了,我所有的做法的确都不符合法的标准,这位同修的话根本不是找碴,她每次说的话都指在我的执著上,只是自己太不悟,是师父借同修在帮我提高,而我在往外推,没有向内找。有很多地方我没按师父的法去做,离法太远了。学了一点常人的东西,就认为自己“高”了,而这些恰恰是我修炼中的强大执著和障碍。稍微做好了一点,就要人说自己好,如果人家没说好,便心里愤愤不平,执著于名,看重面子和尊严。

从那以后,我在心中终于低下高傲的头。我告诉自己,谦虚一点,宽容一点,谁说什么,尽量认真去听,不要说话,对照去改,哪怕是发生在别人身上。高傲使我看不到同修的优点,同修们识字不多,但他们学到一点点法理,便牢牢记在心里,能时时照着去做。师父说:“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所以他们没有出过意外,而我呢,大法的事做了不少,因没有修自己,还差点失去性命。

今天,我真的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也感谢同修真心的给我指出错误,帮我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