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有电脑 妈妈被劳教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九日】二零零九年五月,重庆市大法弟子黄永桂被非法劳教,恶警劳教她的借口是她的家中有一个孩子用的笔记本电脑,在此前的抄家中被恶警抢走。

二零零八年九月,重庆市万州区公安恶警邓川等闯进大法弟子黄永桂家,进屋便四处查寻,翻箱倒柜,掀桌子甩衣物,折腾了几个小时,啥也没有捞着,最后,抢走孩子(未修炼法轮功)一台笔记本电脑。邓川一伙恶警继续行恶,采取蹲坑、跟踪、监控等手段搞了大半年,也没发现他们想找到的什么“问题”。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恶警通知黄永桂去拿电脑。黄一到即被邓川等恶警绑架到万州区李家河戒毒所进行迫害,后送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黄永桂,女,五十七岁,家住万州区电力公司家属宿舍,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修炼大法使她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身心的巨变,使她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坚持修炼,因而多次遭邪恶迫害。

二零零一年,黄永桂曾在万州区地税局招待所洗脑班受迫害一年零八个月。在此期间,受尽了各种折磨。以政法委“六一零”派出的邪恶之徒万世全、胡晓中为首,白岩办事处、红光办事处、林家居委会、复兴路居委会协同助纣为虐,对黄永桂进行毫无人性地“转化”迫害,连续体罚站在一个小凳上(只放得下一双脚)十多天。不准睡觉,还派几个地痞在那里一边喝酒,一边说下流话,并不断拿着木棍打黄永桂。特别是六一零找来一个地痞流氓叫屈静,专门来迫害黄永桂,他一会大吼大叫,他一会砸东西威胁,使黄永桂在精神和肉体上备受折磨。

二零零四年,黄永桂又被恶警绑架到万州区地税局招待所洗脑班和重庆市井口洗脑班残酷迫害一年。在此期间,以原龙宝区政法委书记钟华泰,红光办事处罗波,地皮屈静,复兴路居委会邪党书记魏勇等邪恶之徒,又对黄永桂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魏勇充当迫害大法弟子急先锋,对黄永桂体罚站、蹲厕所三个多月,指示帮教人员昼夜监视不准松动,限制进食,减少饭菜。在这里黄永桂过着非人的生活。

二零零八年九月份,一天,恶警非法闯进黄永桂的家,四处翻箱倒柜,把家里搞得一片狼藉,令恶警大失所望,没有收到任何东西,最后抢走了孩子(常人)暂寄放在他妈家的一台笔记本电脑。邓川一伙继续行恶,采取蹲坑、跟踪、监控等手段收集所谓的什么证据,搞了大半年,也没发现他们想找到的什么问题,但邓川就是不放过黄永桂,不讲什么法制了,不依什么法了。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恶警通知黄永桂去拿电脑,黄一到即被邓川绑架到万州区李家河戒毒所进行迫害。邓川运用他惯用的手法,把黄永桂关起来的同时在家属身上施压。恐吓黄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说这次在你家里搜出了一百多份大法真相资料(其实啥都没有搜到),不想办法可能能要判重刑。黄的丈夫确实没钱,也不认为他的妻子有什么罪,没理他们。

五月二十五日,恶警通知黄的家属拿衣服被子去,说要刑拘一个月。黄的丈夫信以为真,拿着东西到李家河戒毒所。到那里后,恶警又说那儿是戒毒的地方,刑拘不行,要换地方。家属听不懂他们的调子,没表示态度。结果恶警开来一辆警车把黄永桂和她的丈夫一起拉到了万州区塘坊劳教所。

恶警开着警车在劳教所里转了一圈,又说这里是关男犯人的地方,一个女人关在这里不方便,要拉到重庆女子劳教所去。

直到车子开走后,恶警才拿出一张决定书来要黄永桂的丈夫签字。她丈夫一看,黄永桂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看看这个过程,邓川是不是跟那些没有钱,就要撕票的绑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