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师尊华诞及第十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座谈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在庆祝第十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并恭祝师尊五十八岁华诞,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我们长春大法弟子都采用了不同的方式庆祝。

五月十三日晚上,长春某区几位老年大法弟子用座谈会的方式,畅谈师尊传法十七个春秋的光辉历史并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对我们的呵护和救度之恩。

到会的弟子中,有五位有幸参加了师父九三年在长春省委礼堂举办的第五期传功讲法班,有参加过师父在九四年四月二十九日—五月八日于吉林大学礼堂(鸣放宫)办的第七期班的老站长,也有的跟师父见过多次面、握过手并亲临师父在长春香格里拉大饭店给长春辅导员讲法的老辅导员,还有曾经接过师父赠送炼功点锦旗的辅导员等等。每位老弟子心情都非常的激动。这也是从九九年“七•二零”后某区老年大法弟子第一次召开这样的交流会,大家都沉浸在师父在长春传法时的美好回忆中。

现将部份发言整理如下:

第一位同修发言

我从未忘记十五年前和师父握手的那历史的一刻。

大约在一九九四年六月,师父在吉林大学化学系教学楼会议室接见全市辅导员。当时我还是个总站不承认的辅导员,是我们炼功点派我去参加的。见到慈悲伟大的师尊亲临会场,在场的同修们,用雷鸣般的热烈的掌声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和见到师尊的喜悦。

慈悲的师尊为辅导员讲话约三、四个小时,再次开示了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和辅导员的重大责任。我看到了师父对家乡弟子的关怀,真是佛恩浩荡。

当会议结束后到外边等着和师父合影时,我看到胜利公园一位辅导员请求和师父握手,师父很爽快的答应说:“行。”就在这时,我也产生要和师父握手的一念,但我不敢前去,这时我告诉身边一位同修,咱们是否也和师父握握手,她说我们赶快过去和师父握手,说完,她自己跑到前面去和师父握手,这时我仍然呆呆的站在那儿没动,这时同修拉着师父的手向我走来,大约走了四、五步,我急忙跑过去和师父握了手,当时我感到我的心已飞到天上。师父的手很柔软,热热的,我想我一个普通学员,怎么能和佛握手,师父对我是太偏爱了,这是多么难得的机缘啊!当师父上车要离开时,我向师父招手说:“师父再见!”

师父回过头来看看我,这时我看到所有的辅导员都那样庄严、静静的、依依不舍的目送着师父远去。事后,有人告诉我们有个谁也不许要求和师父握手的规定,可是我当时不知道,这是我偏得了。

过了不长时间,总站重新审批辅导员资格,总站认为长春某区炼功人才四十-五十人,不需要五个辅导员,需要拿掉两个。为了慎重起见,总站请示了师父,师父回答说:“五个就五个吧。”这样在师父同意下,我和另一位同修当了辅导员。每当我想起这些,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就不断的激励自己修炼要精進。

每当我精進时,师父就让我在梦中见到师父,把最美好的情景展现在我的面前让我看,鼓励我。当我有执著、有怕心、懈怠时,师父就让我看到我从高处往下掉的危险情况。回想起来,在我的修炼路上是师父一路呵护使我走到了今天,我感谢师尊。我要努力做好三件事,在神的路上走好最后一步,完成历史交给我的使命,圆满随师还。

第二位同修发言

我是一九九三年得法的老弟子,参加过师父在长春省委礼堂办的第五期传功讲法班。那是一九九三年夏季的傍晚,师父讲法的第一天,礼堂大门口站满了人,我站在礼堂的台阶上准备入场,我刚一转身,发现有一位又高又大的人站在我的左侧,我意识到是师父站在我身边,我对师父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师尊当时穿着洁白半袖衫,合体大方,师尊当时四十出头了,可看上去就象二十七、八岁。在师尊讲法的第三天,我的天目开了,看见了功柱。参加师尊讲法的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快乐幸福的日子。在这十天中,我的人生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去听课的路上,看到天格外的蓝,树格外的绿,骑自行车都象飞一样,心情比过节还欢乐,每天沐浴在浩瀚宇宙佛法中,那个高兴劲没法用语言来形容。

后来许多新学员走進大法修炼,他们都非常羡慕我们跟过班、听过师父亲自讲法的老弟子。如同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当然我们讲缘份,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这个缘结的太久远了,是宇宙亘古佛法之缘。

我今年已八十三岁高龄了,是九三年某区建点初期的老站长。在修炼和证实法的这条路上,风风雨雨的经历了许多魔难,我怀着一颗对大法的坚定和对师父的坚信的心,摔摔打打的走过了十六年的修炼历程。我的右眼在修炼之前已失明十二年了。在一次过关提高心性中,我想起师父在一次讲法中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大家在一起学法修炼避免不了有不同的意见,我怎么能把同修当作敌人来对待呢?她不是敌人,不能恨她。三天后,失明的眼睛能看见东西了,做针线活都非常自如。法轮大法太神奇了!

每当遇到魔难和困难时,想到和师父在一起那难忘、幸福、快乐的日日夜夜,就不断的激励自己,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我有一个侄子是某工厂开吊车的,一九九八年春末夏初,他看到社区有很多修炼法轮功的队伍,他每天晨练时,就加入了大法的队伍,还请了一本《转法轮》。就在这年的夏季,他和同事交接班时,走到吊车底部吸废铁的磁盘下时,磁盘突然下落,把他压在底下,越压越重。周围挤满了人,都着急的大喊着说,这个人完了。他被压在里面,感觉气都没了,就是有那么一点意识,想这下可没命了,这时他觉得一只大手在他后背推了一把,把他从吊车磁盘底下推出来了,大家都感到奇怪,明明压在里面的人,怎么坐着出来了?渐渐的缓上气来,只有左脚背骨折,其它一切完好,一点没留下残疾。

当时他只是参加晨炼,可就是这样一个人,遇到危险时,师父都在保护着他。通过这件事,我的侄子正式走入大法修炼中来,现在他退休了还在修大法。

第三位同修发言

值此圣日,祝慈悲伟大的师父生日快乐!万事如意!

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非常幸运能参加师父两次传功讲法班。

《转法轮》是我这一生中看到的最珍贵、最好的书。于是我为五个弟弟和三个女儿都各请了一本《转法轮》。

九九年“七•二零”后的十年中,我在师父的慈悲救度和呵护下,在佛恩浩荡中坚定的维护大法,证实大法。

凡我们全家聚会时,我都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有针对性的分送光盘和真相资料。当我在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五日在网上看到师父的《向世间转轮》和退团声明后,我当时即为全家三十三口人做了“三退”,事后他们陆陆续续都表示同意三退。最近,利用为舅母送葬的机会去外地,向姨、舅家、兄弟姐妹家送神韵光盘、揭露邪恶、讲真相,劝退三十多人。

在机关里顶着巨大的压力,向许多领导、机关干部和职工不断的揭露邪恶、讲真相、送光盘、提供破网工具、传《九评》劝三退等,救度那些被邪党谎言欺骗的干部和群众。在邪恶的迫害中走正自己的修炼路。

我还有人心需要修去,还有许多不精進的地方需要弥补。我会珍惜走过的路,正念正行,勇猛精進,救度众生,努力做好三件事,一修到底!决不负师父厚望和苦度。完成大法和历史赋予我的使命,圆满随师还。

我们每位大法弟子在反迫害、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历经魔难,意志坚定,在师尊的呵护下,顶着巨大压力走过来了。当我们明白师尊亲自下世传的大法是什么时,更加珍惜大法,更加珍惜和师尊相见的日子。这些美好的记忆时刻激励自己向内找,修好自己。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多救人,就是对师尊最好的报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