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师父广州传法班的幸运时光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十多年前,由于对人体科学感兴趣,学了几种假气功等,当时感到不合口味,又去庙里“皈依”结交了一些和尚、尼姑,后来感到他们并非所想的那么纯正可敬,庙里买回的经书也看不懂。后来又与好友相约结伴北上去长白山老林里拜师。就在此时,一位居士借给我一本《法轮功(修订本)》,当我翻开书见到师父照片时,好象在哪见过。当看到关于“开光”内容时,我便认定,这是一位法力高强,了不起的高人。联想在庙里五十多和尚、十几个居士在大殿内念经一上午开不了几个光,而这位师父竟用照片半分钟时间便可真正“开光”,这得何等高的法力呀。

我一口气读完《法轮功》这本书之后说:“我是空前绝后,今后就炼这个功了,别的什么都不要了!”随后几经周折,我获得一张师父广州五期传法班的无座站票。

记的九四年十二月二十日那天,从广州火车站出来,在旁边广场停了几辆巴士,车上贴着:法轮功报到处,一个女士向我招手:“来,上这辆车”。我上车后被安排在广州沙河部队招待所,里面有美国、台湾、日本、北京、南京等地的学员。

第二天会场在越秀体育馆,当我走下天桥,惊呆了,只见一大片人,排列整齐有好几百人,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在打坐,真令人敬佩。体育馆门前已有很多人在排队,一位工作人员喊着:有票没座位的人过来,我当即过去跟着進了门。只见里面看台上人山人海,全是人。

原来这个大型篮球场前面放了一张桌子,上面放满了麦克风,后面背景挂着一块金黄色的幕布。我们被安排在离讲坛很近,席地而坐,其中好多人是来自中国边远的省份。在我周围好几位是来自迢迢千里外的贵州省,他们正闭目双盘坐于地上,真给人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快到上课时间时,四周突然想起暴雨般的掌声,我立刻也跟着鼓掌。只见高大魁伟、气度超凡的师父微笑着走進来了,边走边向四周挥手致意。“大家好!“师父落座后,从西装口袋中掏出一张小纸片,就是讲稿。

我坐在第四排离师父很近,望着师父那慈眉善颜,双目如炬,深邃严肃的神采,心中立刻升起一种说不出的崇敬。

师父在讲坛上讲着过去连神都不知道的天机法理,在这十恶之毒世中还来度众生出苦海。此时不知为何我眼泪唰的一下,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师父每天讲一个半小时的课,然后由随师来广的学员教功,师父在旁边讲要领边纠正动作。

第二天讲到开天目时,我只感到前额有力的往起聚,肉往里收缩。同房间的北京的一位工程师她说看见我坐的地下是一片小树林与和尚,我当时没悟性还和她争论看错了,我就坐在那儿。第三天一位南京女士说耳朵不好要和我换位置。我看她的座号很远,一想师父在法中讲要提高心性,为别人着想,就高兴的换了票。

第四天师父给我们净化身体,让站起来跺脚,随着师父的口号,就听“嘭”的一声,非常整齐。第六、七天时,北京几个功友(当时的称呼)说他们那里有一个空位,我去那里一看是在幕布后面,正好挡着讲坛,当时心里凉了半截。讲课开始后,就听师父说:坐在我身后的,一样也落不下。

最后一天解答问题。当时在广东市面出现一种所谓获联合国金奖、一尺见方的铁皮小“气功机”,被吹嘘说,操作简单、疗效明显,有许多人购买,有两位美国功友让我帮买。当时我也买一台,打算带到澳洲也免费给人治病。但听师父讲的“附体”法理后,觉的这个东西不对劲有问题,但因是铁皮机器,而非是人被附体,甚是困惑。当即写一纸条,想请师父开示。

正巧师父走到我们这边,赶忙把纸条递向师父。师父看完后转过身去,一会回过身来说:那上面有个小附体,并问我买了没有?我说买了。师父开示:拿着我的照片,打大莲花手印,开光!我说:是,师父,我知道了。当时心中想:只有师父慈悲,法力高强,若真把这坏东西带去美国、澳洲,不知要害多少人,这是害己害人哪!心中对师父的感恩之心无以言表。

解答问题之后,紧接着各地学员向师父敬献鲜花、锦旗,远远望去真是五彩缤纷,最引人注意的是一位功友双手举过头顶、比人还高的一个金色的大“佛”字锦旗,全场好象感应似的又一阵热烈的掌声。最后师尊在走后台时转过身来,挥动双臂交叉着推动着,然后双手向全场抛撒着,把最珍贵的好东西给我们。大家一面流着热泪,一面向伟大慈悲的师尊鼓掌合十!久久不愿离开会场。

时光快,转瞬已过十余载,没想到这竟是师父中国大陆最后一次传法班,作为宇宙历史难忘的一页,永载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