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被迫害后的反思

与海林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日】我地刚刚发生的迫害,以A同修被冤判一年半劳教,A的姐姐流离失所,A的丈夫B以病业方式被迫害失去肉身这样令人心痛的方式告一段落。针对本地区的情况,同修们也進行了几次交流。在此想谈一下个人的一点想法。

A同修姐妹可以说在本地证实法中起到很主要的作用。我与她们接触不多,但也耳闻了一些她们的某些做法其实在同修中一直都是很有异议的,但因为她们证实法的事一直做的多,同修有异议也只是背后议论,而且有的明知道不符合法,却也顺其而去。比如说,A姐妹曾提出发正念时不用清理当地的,每个正念都清全球的、全宇宙的,很多同修、学法小组都跟着附和,把每晚七、八、九点清理当地邪恶也改成清理全球的,有的同修发一段时间觉的不对劲就又改过来,但没有跟A姐妹交流。还有类似的几件事,我要说的不是指责A姐妹有多少不符合法的做法,而是在这次惨痛的教训发生后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向内找,这场迫害涉及到我地区的每一位修炼者,是我地区整体的漏,同修间长期间隔被邪恶钻了空子。

一、以法为师

本地有些同修对于公认做的好的同修人前人后的夸,看他们怎么做,自己就跟着学,有的也知道做的不一定对,认为她做的那么好都这么做了,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就盲目跟从。

二、摆正基点

在迫害发生后,我们的营救工作,可以说是在本地有史以来最迅速,最全面的,贴不干胶,家属到迫害单位要人,写真相信,散发揭露迫害的材料,近距离接力发正念。那为什么还出现这种结果呢?很多同修很失望,从失望中我看到了,同修求结果的心,为营救同修的目地心,而不是把任何事都当作讲真相的契机,没有把基点放在救度众生上。更有人说让做恶者现世现报是不善。

其实让其现世现报是阻止其再做恶,警醒其他人不要再做恶,不要对大法弟子犯罪,目地还是要救度能救度者。揭露迫害也不是在发泄怨心,而是让世人知道邪党的邪恶,认清其本质,唤醒世人的善念和良知,使世人能得救度。这其中也暴露了我地协调沟通的不成熟,没有及时切磋出现的偏差,共同在法上认识,这也说明我地区还没有真正的形成整体,只是在做事上配合,而没有在法上也整体提高。

三、破除间隔

看到同修的问题,我们应先向内找,让我看到是不是我有同样的问题,是不是我有隐藏的执著借此点悟我,同时善意的提醒同修。可是很多时候,我们只是背后议论、指责,还美其名曰“切磋”,其实在常人中那就是说人坏话,讲闲话。常人还有“闲时莫论人非”,可我们有些同修到一起就张三状态不好,李四做的不对,还有些同修乙地的事传到丙地,丙地的事传到甲地。给同修间造成间隔。

对于A姐妹,我们不也是背后议论的多,当面提醒的少吗?也有的说,向她提出过不接受,她态度不好。她态度不好我们就慈悲同修了吗?我们真的做到没有任何个人的观念,大慈大悲了吗?做到真正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了吗?其实对A姐妹做的一些事,有些我也是不太赞同,但只与传到我这的同修交流过,从未想到要与当事者交流,因我与A曾发生过心性磨擦,虽说彼此不再提及,证实法的事需要配合的也配合过,但总有一种隔阂,不能坦诚与其交流,其实就是放不下自我,心胸狭小,容量不够,没有真正为法负责,上了旧势力间隔大法弟子的当。

这场迫害发生后,先后被绑架的还有四位同修,可我们整个地区在营救时,在发正念时,大多精力只集中在A同修一家,A家的迫害追踪,揭露材料详细及时。对其他四位同修不是想不到,就是一笔带过,没有一个有详细材料的,这种分别心不也是旧势力对A一家迫害的借口吗?哦,你们都看重他们,那邪恶就针对他们迫害,对他们迫害得逞了看你们还执著什么?其他四位同修在我们根本就没花精力营救的情况下有三位现已回家。有同修就真的被带动了,对大法,对师父产生了怀疑,B做的那么好了,还迫害走了,我们都做的这么好了,还是这种结局。岂不知同修在这样想的时候,邪恶正洋洋得意,看,这场“考验”对了吧,他们都被带动了,这执著得去啊,从而加重迫害。

通过对这次教训的交流,我地应形成真正的整体,修炼中整体提高,三件事上无条件配合,默默补充、圆容,帮助不精進的同修,为整体提高负起责任来,摆正救度众生的基点,不要麻木,不要懈怠,越最后越精進。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点认识,有不当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