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二日】甲同修的先生是知名专家,高级领导干部,仪表堂堂。一天,甲因一件小事知道先生和年轻漂亮的女下属有越轨行为,并在工作岗位上提拔了她。甲表现出让其他同修惊讶的常人状态,事后甲说:“要不是事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对情有这么大的执著。”

当时,甲气急败坏的打电话责骂先生,并觉的难以忍受,随即赶往乙同修家,途中下错了车站,到达乙同修家时,甲失魂落魄,茶饭不思,十分痛苦。乙见状大吃一惊,因为甲九八年起就在大法中修炼,近十年来,甲在面对邪恶迫害的生死关中坚定的走了过来,讲真相做得很好,讲起法理来头头是道,经常说:“人世间的名、利、情都是牛屎马粪,都要放下、舍尽。”

就在几天前,甲还带着优越感对乙说:“可能是我的一生太顺利了,没有遇到不如意的事。”不久前,丙同修对乙说:他认为甲表面的精進与其实际的心性标准有差距,甲隐藏了一个多年来在感情上很大的执著,非常危险,容易被旧势力钻空子。乙听后,觉的很意外,但随即觉察到甲可能因虚荣心掩盖执著,也有旧势力的间隔,感到丙的这些话一定是师父的点化。乙当即与丙决定,此事不能拖延,尽快和甲见面,把丙看到的问题和甲切磋,一定要在法上帮助甲堵上这个根本执著的大漏洞。没料到师父推这么快,让甲的问题几天就暴露出来了。

看到躺在沙发上面容憔悴、全身无力的甲,乙明白了为什么说走出人来这么难,怪不得大陆的迫害至今仍在继续。竟然有同修认为:越“精進”的越受到迫害,原来是这些看似精進的同修,还有意、无意地隐藏着早该修去的执著,然而旧势力又是那么的邪恶。师父为正法,碰到的压力每天有多少万件不止。

乙看到甲遭受的打击太大,若约丙来大家一起和甲切磋,当面指出甲长期隐藏的那些不好的东西,她受得了吗?但乙明白:甲执著的情不能再拖延下去,否则很危险,师父已经点化,大家应帮助甲从法理上认识到此执著,提高上来并去掉它。乙请师父加持,和同修一道各自先纯净自己,用大法力量去帮甲坚定正念,破除她的迷障,一定正念否定,清除邪恶迫害,闯过情关,使大法不受损失。

乙正要去约丙,两位十年不见的同修来访,其中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同修说她还在吃药,大家很严肃的帮助她。甲说了很多,老同修表示下决心闯过病业关,就在交流的过程中,甲惭愧的认识到刚才说别人的那些话句句都是在说自己,情绪渐渐平静下来。

丙到来后,指出半年前,他就从甲的眼中看到很深的忧怨(丙当时没有及时和甲切磋,延误了时间),甲此时不再掩盖,承认忧怨是对家庭没有安全感。十年前得法时就有一念:把自己修得年轻漂亮、永不衰老,配得上先生。甲感到婚姻生活没有自己所期待的美满,似乎被冷落。每次谈起,甲都以先生工作忙、累、没有精力等等自解,认为这样也好,不容易出事。这些年来,甲从怨恨先生不珍惜自己慢慢的变得包容、爱护、责备自己太过份。并感激先生在自己九九年“七·二零”走出来证实法被非法拘留二十多天,当时并未同意离婚。但随着他社会地位的提高,甲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所接触的一切变得非常敏感。甲的穿着越来越讲究,从容貌到体形都做过手术修整。每次社交活动,甲都大出风头。但与同修切磋交流,从不暴露这些,并掩盖讲究仪表是为了救度常人时有个好印象,碰到许多有身份的常人夸奖时,心里感到很舒服,同时又对先生产生怨气。甲偶尔听到先生与女下属的传闻,觉得自己在情中已经放下了,直到这次几乎让自己崩溃的情关中,甲才认识到原来的放下是有条件的为私的,即:1、他不会有外遇,或者有外遇但不会放弃家庭;2、他再怎么好,也是人世间的情,大法何其珍贵,利用大法的珍贵去抵抗失去情的痛苦;3、他社会地位再高也是常人,大法徒是宇宙的风流人物,以此冲淡自己的失落感。这些私念,已经是在亵渎大法了,哪里符合一个大法徒的标准呢?

从甲过情关去执著的过程中使大家认识到:

一、如果甲的执著象吃药或走出去证实法那样不具备隐蔽性,也许她找不到长期掩盖的借口。因为她在九九年“七·二零”走出来时主动提出离婚,但先生不同意,在后来证实法的多次生死关中,她都走过来了,因此大家就不认为她还有放不下的根本执著。

二、甲为什么明知对情这么执著,却又能闯过生死关呢?其实她的放下家庭的背后,不是因为大法的殊胜,而是为了回避自己被冷落的痛苦,转移因得不到婚姻幸福之苦而修炼大法。

三、如果甲能在学法中老老实实,用心体悟,严格向内找,也许能把此根本执著挖出来。比如:甲有时在讲真相的机会中,带着强烈的欢喜心,每次讲真相都附带了一个目地,想让常人夸奖自己出口成章,出口成诗等等,就是想在常人面前表现自己不比先生差。当这些念头出来时,甲未能用大法对照着修去,而周围的同修只从表面上看,把事情做得多看成是精進;看到她讲的那么好,想当然的认为她不会在内心对师父隐藏什么私心。由于受各自不同执著的阻碍,对修炼的严肃性,走出人的艰巨性认识不足,被邪恶利用,也助长了甲的执著。

现在返回来看,才明白了正因为甲的根本执著未去,才使她曾经表现出当时使同修吃惊的状态,如:当同修指出甲自以为是时,甲大为恼火,碰不得,当她回到家后甚至沮丧地问自己,是不是真修弟子,觉得人世间太苦,不愿再呆下去的想法。特别是在这次过关当中,甲表现出很大的魔难,瞬间产生过轻生的念头,产生过压制不住打电话责怪、羞辱先生的行为、产生过整个身体支撑不了被邪恶控制的状态。若不是师父的呵护,同修的帮助,邪恶当时就是取命来了。

在经历了魔难后,甲悟到:1、邪恶之所以欲置自己于死地,是因为自己的所谓放下是为私的,亵渎了大法,给邪恶提供了迫害的借口。2、由于自己是在为私的因素中放执著,所有魔难解除不了,表现在:当魔难来时,自己想尽快为过关而过关,不想修炼被拉下,圆满后解脱痛苦。3、只有去掉为私的因素才能解除迫害,在魔难中师父又点化甲,使她找到了那些为私的因素后彻底放下、清除,归正了自己。自己放下对情的执著不是为了过关,而是为了对自己,对所有被救度过的人负责,那是对大穹负责。如果邪恶迫害得逞,那会对家人、单位、社会造成巨大影响,那是对大法犯罪。

正是在这些正念中,甲神智清醒,主意识强,而师父的加持,同修们的正念也才生效,大法度人的威力得以显现。

本文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