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前后两重天

末期肺癌转骨癌患者的自述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我姓张,今年四十七岁,高中毕业,家住河南信阳离县城百里外的偏僻山村。我有四个孩子,分别在上大学、高中和初中,家庭生活十分困难。我整日盘算着:再过四年,两个大孩就该毕业工作了,家中经济状况就会好转;再苦不到十年,我们就可告别祖先留下的只能挡小风遮细雨、东倒西歪的四间破土坯房了,说不定我夫妻俩还能随子女到大城市去安享晚年呢!

正当我沉浸在美丽的梦幻当中还未醒来时,厄运却已偷偷向我袭来。二零零八年九月中旬,我开始感到右半边身子疼痛,一周后不能干活了。经过医院多次检查、治疗,也去过当地“张大姑庙”烧纸、跪拜,但都不见效。只好在今年二月初二到武汉同济医院找专家会诊。会诊结果如晴天霹雳:我患的是肺癌并转骨癌,且已到晚期!这张诊断书打破了我的美梦,也斩断了我求生的欲望。丈夫哭着哀求医生:“请你们救救我的妻子吧!她来我家起早摸黑辛苦了二十多年,没享一天福,花多少钱我回家磕头向亲友借,就是不让孩子上学也要治好她,我家不能没有她啊!……”医生们都无奈的摇摇头。我知道,就是有再多的钱也治不好我这病了,它是晚期“癌”啊!更何况我家四个孩上学每年费用需要二万多元,靠我和丈夫种田和做点卖鞋的小生意,好几年都入不敷出,已欠几万元外债了。半年来为我治病花掉的钱就够孩子们一年多的上学开支了。四个孩子都很刻苦、努力,学习成绩都很好,他们是我的希望,我怎能忍心不让孩子们上学呢?这种病住在医院也只是拖日子、白花钱。这样的状况我能在医院耗着吗?丈夫见我拒绝住院,就买了一千元“斑马胶囊”(止痛药)带我回家了。

以往止痛药还能起点缓解作用,可自从武汉回到家止痛药一点也不止痛了,服用后反而越痛越厉害。腿部烧灼的痛、肩膀、手臂冷的刺骨的痛,有时象刀割似的。脸部痛的呈黑紫色,白天黑夜不能入睡,两眼眶像熊猫一样,腿、手都脱了几层皮。真是生不如死。我心想,不能再拖累丈夫和孩子。

三月上旬我叫回四个孩子在自家桃园里照了个“全家福”,自己的七寸“遗像”照好了备用,又请来亲友帮我做好寿衣,买了棺木等,一切后事已办妥。我想早日“解脱”,几次尝试偷吃早已备下的“安眠药”,却都被细心的大女儿发现,把药扔了。

就在我绝望之时,婆妹夫来了,说:“我姨奶学的法轮功,可能能救嫂子的命。”于是丈夫就让他快请姨奶过来。姨奶接到电话二话没说,坐了六个多钟头的汽车赶到我家。当时我已是卧床不起。丈夫把我抱起来靠坐在床上。姨奶一到就从包里掏出一本小本《转法轮》给我看,并打开MP3播放师父的讲法录音让我听。还叫我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虽双手无力,但还是捧起《转法轮》,随手翻开第一页。当我看到李大师的法像时,不知是师尊的慈祥、慈悲感动了我,还是自己情绪的冲动,只觉得泪水竟止不住的往下流。下午,在姨奶的安排下,我看了两本《心语》等真相小册子,并听了一会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

下午四、五点钟,我的肚子里面开始“咕噜、咕噜”的响,感觉饿了,丈夫一听喜出望外,忙打了几个荷包蛋,我全吃了,这可是我一周来進食的总和。

一个月来,我的右腿、脚一着地就钻心的痛,可当天夜晚,感觉疼痛逐渐减轻,自己竟然可以撑起来上厕所。第二天早上喝了大半碗稀饭,第三天也就是三月廿三日上午,我就和丈夫一块乘车回六十里外的娘家去为八十三岁的母亲祝寿了。这让我的全家感到喜出望外!弟弟是某乡初中教师,前几天刚刚去我家看我,见我正在床上呻吟。他回家对母亲说:“我姐不行了,恐怕不能来为您过生日了。”母亲听后失声痛哭,几天来都是以泪洗面。我的突然到来,让母亲既高兴又惊奇,连声问我是“咋好的?”我说“是法轮功师父救了我”,然后细说了这几天的经过。弟弟连连说:“不可思议!不可思议!真是太神奇了!你可要坚决相信到底,管它共产党说什么,能救人命的就是好的,正的!”并说抽时间他也要看看《转法轮》。

后来,姨奶又来和我一起学法,并教我炼功,给我讲大法遭邪党迫害的真相。想必姨奶大法学的好,做的也好,看她高高的个头,瓜子脸,脸上光光的,白里透红,已年近七十了,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的模样,走路,干活身轻如燕。她自己说:“我原来身上也有十多种疾病,但修炼大法后全都不翼而飞,整天干活有使不完的劲。”姨奶在我家住了十多天,和我一起通读了《转法轮》,教会了我五套功法,临别前又给我介绍了几位住在城里的法轮功功友。功友们都热情得象亲兄弟姐妹,经常在电话里问长问短,还几次接我到她们那里参加集体学法、炼功,真是一群无私无我的好人。从她们身上见证了大法的威德,邪党诬陷大法的谎言也不攻自破。

说来也怪,就在姨奶第一次来我家的头天,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中有人对我说:“你找个干妈,你的病就能好。”醒来我就对丈夫说了此梦。丈夫说:只要你的病能好,十个干妈我也帮你找。第二天,姨奶就来了,带来了救命大法。修炼了我才悟到:这是大法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我丢下书本都二十多年了,偶尔看看广告或药品说明书,两个眼珠子都酸痛,可看大法书不但一点不痛,读起《转法轮》还很顺口。

我得法不到百日,身体已基本康复了,还经常去田畈、菜园转转。丈夫高兴地说:“你的命是大法救的,你要全身心地投入到大法修炼中去,否则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功友,更对不起恩师!”

大女儿年前见我病重,放弃了留校实习的机会,回家照顾我,这回见我病体好转,两月前就返校实习去了,临走带上了一本《转法轮》,表示要认真拜读;二女儿高考前回家,我给她讲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和大法遭邪党迫害的真相,让她不要听信电视上、教科书上对大法诬陷的谎言,她明白了真相,立即退出了邪党、团、队组织,并把“护身符”宝贝似的带在身上。这次高考她超常发挥,考了五百多分的好成绩,已榜上有名。现在她每天陪我读两讲《转法轮》;两个儿子放假回家,知道了大法使我起死回生,也都纷纷退出了邪党的团、队组织。嘴里还“大法师父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个不停。

是法轮大法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是大法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大法救我,也救了我全家。我要珍惜这个机缘,坚定不移地走好走正师尊为我安排的修炼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