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迫害的过程也是修好自己的过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揭露邪恶的迫害是师父对弟子提出的要求;是讲真相的重要内容;也是修好自己、在大法中归正自己的一个重要方面。

为什么那么多被迫害过的同修至今没有写出自己被迫害的经历。我所了解的,有这么几种情况:我受到的迫害不厉害,不值得写;时隔多年,好多事记不清了;我不知道迫害我的恶人、恶警都是谁;还有在迫害中走了弯路的,更不愿意回忆那段历史,等等。

我认为所有这些说法,主要有两点:一是有怕心在阻挡着自己;二是自己的空间场不纯,邪恶因素在干扰。

我在写揭露邪恶迫害自己的文章时就经过了修去怕心的过程。当时学习师父的经文也觉得该揭露,但就是怕心阻挡着。从写文章到投稿明慧就经历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其中的怕心也是一点点修去的。当时最主要的怕心就是怕恶人反扑,实际上是法理不清。其实这也是多数正念不足的同修的“通病”。这个“通病”,用师父教给我们的“在三界外看人是反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的法就迎刃而解了。

邪恶的干扰因素是怕曝光的,不甘心灭亡的,因为曝光邪恶,就是解体了邪恶,所以它们死死的阻挡着我们,不让我们揭露,不让我们曝光。在我们这里有这样一个例子:

在某一小区,协调人组织受过迫害的同修们集体学法、交流后,大家都认为该揭露迫害的恶人了。为了消除怕心,整体提高上来,受过迫害的同修,大家同时都各自写自己被迫害的经历。甲同修写出自己的揭露迫害文章后,乙同修看了说:“怎么我们俩一起被抓到乡政府那次你没写?”甲同修说:“我没有被抓到乡政府。” 乙同修说:“怎么没有,某年某月某日我们两个一块儿关在乡里的,你怎么说没有呢?”甲说:“就是没有我。”二人争执起来,乙同修说:“什么也别说了,我们一起发正念吧。”于是俩人坐下来发正念。发完正念后,甲同修说:“我想起来了,那一次就是我们俩一块儿被抓的,我写上”。这个例子,生动的说明了对于有各种执著心的同修,邪恶因素在另外空间对其的干扰。

以上这个实例说明:对于怕心仍很重的地区,协调人也可组织当地所有被迫害过的同修集体学法、集体交流,大家都写揭露邪恶的文章,不失为一种很好的方法。

我认为,只要我们正念足,坚定的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坚定的揭露邪恶的迫害,就是解体了自己空间场的不正的因素,就是在大法中归正了自己、修好了自己。同时,揭露迫害的文章发表在明慧网,就是大范围的解体另外空间操控人间恶警、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高层生命。也许,所有被迫害的同修都站出来揭露迫害了,这场迫害也就终止了。

我认为,揭露邪恶的迫害就是不承认迫害,而不揭露迫害就是承认了邪恶的迫害。我们不是经常说不承认这场迫害吗?不承认迫害为什么不揭露呢?揭露迫害是师父对弟子的要求。因此,是凡受过邪恶迫害的同修,都应拿起笔来,写出自己被迫害的经历,在明慧网曝光邪恶,解体邪恶,终止迫害。圆容师父所要的吧。

个人体悟,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