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解体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日】向内找不但是心性提高升华的阶梯,而且能解体旧势力的迫害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弟子。得法前我患有脑动脉硬化、风湿和严重的心脏病。自知以后的人生路途渺茫,所以每天是醉中醒、醒中醉借酒浇愁,甚至话语间开始料理自己的后事。

得法后,师尊帮弟子消去了业力,身体得到了康复,《转法轮》更是让我有一种相见恨晚之感,从此,我知道人生不再迷茫,我真正找到了人生之路。读完《转法轮》我才知道自己离人性、如何做人差之万里,那时我站在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满目含泪,说道:师父,九七年以前的我已经死去,九七年以后的我是在法轮大法中诞生的。

从那时起,我想是大法给了我新生和人生的方向,我要把我的一生交与师父,交与大法。不管是刮风下雨我都坚持每天学法、炼功和对众生洪法,特别是师父让我看到的另外空间的殊胜景象,更增加了我学法、洪法的信心。

九九年“七·二零”,旧势力、中共邪党对师父、对大法所進行的污蔑诽谤。我气的心中难以承受(未修去的人心),特别是对放弃大法、走到大法反面的人,我更是心痛。我再次站在师父的法像前含泪发誓:师父,只要世界上还有一个炼法轮功的,那么这个人就是我。

看到师父、大法遭到诬陷 、看到同修被邪恶迫害。我去找公安、政法委去辩理、去上访,结果被公安邪恶人员把我押入看守所,進行非人的迫害,数九寒冬邪恶们往我身上浇凉水、毒打、各种体罚,面对邪恶的迫害我想到师父讲的法:“朝闻道,夕可死”(《精進要旨》〈溶于法中〉)。当时看守所管教队长对我说道:“心明,我就不信整不服你。”我答道:我告诉你,脑袋不掉就不服你们,除非你们把我的脑袋切下来。当时把看守所的队长气的跺脚而去。看守所所长又来找我说道:心明,你知道你犯了什么罪?你比杀人犯都重,你是反革命,最低判你十年以上。我冲他一笑说:我要把你的牢底坐穿(那时我还在用党文化的思维)。当时气的看守所所长转身而去。

那时的我不吃不喝,宁可死也不向他们屈服。可当心静下来时我在想:不对呀,我是大法弟子,怎么会受如此迫害?我想起了师父的讲法:“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转法轮》)为什么我会遭此迫害?我突然明白了,我们是修宇宙大法真善忍的,可我用的都是人心,恨、怨、争斗等,表面是在维护法,可实际都是放不下的人心,心根本没真正在法上。我合上眼,默默的对师父说:恩师,我错了,弟子没有在法上。

明白后我想,我不能在这里待着,这不是大法弟子待的地方,我要用我的有用之躯,去向人们讲明真相,去证实法。

从那以后,我知道还是自己法学的少,没学好法,没同化法。在牢里坐板时,我抓紧时间背法,《转法轮》、《精進要旨》,想到哪儿就背到哪儿。当时虽是闭着眼睛,却看到牢里的墙壁上全是金色的光环。我的心更加坚定了对师对法的坚定信念,知道师父在看着我,看护着我。

一天,看守把我叫出来说:国家安全局的领导来了,要找你谈话。面对国安局人员的提问,我理智的做了回答,并把真善忍的美好讲给了他们,他们从一开始的横眉立目,到后来他们明白大法真相后又给我递烟、又给我倒水,说:“兄弟,你说的都对,是共产党不让炼,你什么罪都没有。你回去吧。”这天晚上在睡梦中,我看到了天空中象下雪一样飘下了无数的亮光,亮光越来越近,到了近前落下的却是无数的银盔银甲的天神,他们对我说:“师父让我们救你来了。”

通过向内找,看似很大的魔难,通过向内找,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不足一月我就闯出了魔窟。

从我对师父发誓的第五年的一天夜里,我又梦见了师父,师父说:你五岁了。醒来后我的泪又流了下来。师父啊,您每时每刻都在护佑着弟子。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向内找,更好的完成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无量众生。

这只是修炼路上向内找的一件事。层次有限,不足指出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