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机遇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在这十几年的修炼路上,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大法的博大精深法理的指引下,使我的思想境界不断提高,虽然走的很艰辛,左一跤,右一跤的,但凭着对大法的正信,却走的越来越坚定,越来越成熟,倍感大法无边,佛恩浩荡。

面对旧势力利用共产邪灵对大法的迫害,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维护大法是我们的责任,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是大法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利用任何常人的形式都可救人。

下面交流一下我们利用为父亲办丧事,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

我的父亲是九七年得的大法,我们姐妹四人及母亲都学,九九年以前学的都比较好,可是九九年以后,由于中共邪恶的镇压,我的父亲就越来越不精進了,在打压期间,我们姐妹有三人都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给两位老人的压力也很大,后来我们又走向了邪悟,为此父母也就不学不炼了,后来父亲得了肺病,经医生检查是肺癌,这一打击,不得不让我们反思。通过师父的慈悲点悟,同修们的关心帮助,我们才又走回到大法中来。

师父的洪大慈悲,使我父亲的生命延续、延续、再延续,整拖了三、四个年头,父亲时而精進,时而不精進,最后终于到了生命的尽头,我们也觉的对他无能为力了,认为他不精進,该走哪步就走哪步吧。这时候一位同修打电话过来,问我父亲的情况如何,我说就不行了。他告诉我给他放《普度》,帮他让主意识精神起来,让他跟师父走。

这一提醒我们姐妹三人(有一位姐姐还被非法关押着),就轮番给他念法,希望他能够跟师父回家,病重后的父亲就认识我弟弟,别人谁都不认识。弟弟不修炼,父亲就他这么一个儿子,所以对他有点情重。

那天,我给他念《洪吟》中的<圆满功成>“修去名利情 圆满上苍穹 慈悲看世界 方从迷中醒”时,念着念着,父亲突然坐起来了,精神起来了,他还要奶喝,喝了一袋奶。就这样过了一夜,到了第二天上午,本村的同修都陆续赶到,每来一个同修,父亲都有反应,到了十一点,父亲在同修的目送下,终于走了。

因我父亲是中午去世,按风俗习惯,当天不能送葬,得过夜,第二天再发送,家人当晚找来了鼓乐、吹喇叭、唱歌和唱二人转,当唱二人转时,我侄子就告诉我:三姑,他们唱二人转,说的全是流氓话。我一听,说:不能让他们唱这个,咱们全家都学大法,不允许他们唱,我马上去制止他们唱二人转。这时我弟弟的一个要好的朋友不高兴的冲着我说:“你说啥?不让唱二人转,你这算啥呀,连个歌舞都不让唱,你这样做将来你弟弟咋出去见人哪?”

他这一说,我静下来找找自己,心想:师父我哪儿错了?当一静下来的时候,师父的一段法在大脑中出现了:“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当这段法打过来之后,我就静静的问自己:你有没有按法去做?一找没有。如果那样去做的话,既起不到证实法的作用,又起不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只能给人一种不理智的感觉。这时我侄儿又说:三姑,算了,别理他们了,让他们唱去吧。

到了次日凌晨,又听到他们谈论唱二人转的事,好象又有意给我听似的,有的说:“过去我在东北看到的二人转,唱得那叫好,扭的也好看,哪象现在这个唱的全是流氓话,也真有爱看的,现在这人都变坏了。”听到这,我说:“咱不叫他唱,咱们点啥让他唱啥。”领吹喇叭的人说:“那好,不过那得拿钱来。”我说:“该给的钱我们已经给了,没必要再额外的加钱。”他说:“那咱们就管不了。”

这时,该发早上六点的正念了,当我一坐下来,证实法的点子就来了。等发完正念,我就和姐妹商量,我说:“听吹喇叭的人说,咱们做女儿的还得加点喜钱。”姐姐妹妹都说不出,该给的已经都给了。我说:“这个钱得出,这是一个证实大法的好机会,没有这个机会咱们上不了台。”他们问:“咱们咋证实呀?”我说:“咱们就唱《回归路》和《为你而来》这两首。”

这个事一定,我们就开始行动,我告诉本村的大法弟子,中午发完十二点的正念,就到这里来近距离发正念。然后再告诉邻村和县城的大法弟子都往这场发正念,从十二点一直发到十七点。我让丈夫(修炼人)找出大法歌曲的光盘,拿给同修回家抄歌词。有VCD的同修家挺远,直到该火化时候,同修还没把歌词拿来,我要去他家,刚一出门,他女儿来了,说:他们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两首歌的名字,就让我问你来了。我说:你快带我去你家。到那儿,我就对着电视每首歌唱三遍,把歌词抄下来。刚做完,我妹妹来电话了,说大队支保找我,我说:“他找我干啥?”他说:“他没找着我姐夫(指我丈夫)就找你。”这儿的同修说:莫非咱们这个事他知道了?我说:没事,不要怕,只要咱们信师信法 ,正念正行,邪恶就没办法。你们发着正念,我去看看。我便走边发正念,来到大队支保跟前,他象没看到我一样,我知道这又是邪恶制造的假相。

吃完饭,发完十二点的正念,这时正好是二人转刚上台,还没唱,我一看机会挺好,忙上台说“等一会儿”,说着我拿出一百元钱,说这是女儿的喜钱,唱二人转那人就把喜钱接过去。我说:你先等一会,我呀跟大家伙说几句话,我们再唱两首歌。那人一听忙说“那好”,说着把我们拉到台上。然后我听见那个唱二人转的人说:完了,她们上去了,咱们下来了。我觉得这是另外空间黑手烂鬼借他们的口在绝望的说话。

到台上我的心情非常激动,看到每一个在迷中的众生,恨不得一下能唤醒他们,我说:各位父老乡亲们,你们好,今天是我父亲的寿终之日,我们姐儿三个想给大伙唱两首歌。有的人可能不理解,自己父亲死了,还有心情唱歌,可是我想这是我父亲生前的愿望,因为我父亲也是一个修炼人。本来我们是姐妹四人,现在只有我们三人在场,二姐还在看守所被关押着,只因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就不能在父亲跟前尽孝。乡亲们我们没有错,如果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是错的话,那世上还有什么是正的呢?千万不要听信谎言。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们的师父是清白的,是被诬陷的,共产党是假恶暴,以暴力夺取政权,以暴力维持政权,现在我郑重告诉你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世界需要真善忍。下面我给大家唱两首歌。一个是“回归路”,一个是加拿大大法弟子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告诉中国人法轮大法好,不要相信那欺世的谎言,这首歌叫“为你而来”。

当我们唱的时候,只感觉这个场都宁静了,好象所有的众生都在听,包括小鸟、甚至小花、小草,歌声把我带到慈悲的境界,流着慈悲的泪水,召唤着众生快快的醒悟,重返回归路,机缘只一回,且莫再贻误。下面的观众有的拍手叫好,有的流着眼泪,鼓乐队为我们敲着梆子(因他们不会乐谱)为我们伴奏。唱完之后,当我们一下台,有人冲我们竖起大拇指:唱得真好!也有的说:你们胆子真不小,在这样的场合,你们敢这样干,如果这时有警车或镇政府的车从这儿过该咋办?(镇政府、派出所都在本村,而且在一条街上)有的甚至说一个电话就过去。我们就给他讲真相,并发正念。

结果,那天我们当场劝了十来个人三退。我知道这次演唱的成功,全是来自整体的力量,师父的呵护,同修的正念加持。在此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为我们加持的同修。

在晚上打坐的时候,我给丈夫打了一首对联:莲花撒满人世间,天音唤醒迷中人,横批是普天同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