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大学校友刘丹惨遭四年折磨(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毕业于佳木斯大学的大法弟子刘丹女士于2005年10月被黑龙江省鸡西市恶警绑架,折磨了五天四夜。还在医院输液时,刘丹又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直至被折磨的奄奄一息。随后于2006年1月被非法判刑4年,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到了惨无人道的折磨。

为了抵制迫害,刘丹在狱中被迫绝食三年多,目前身体状况非常差,常感到胸闷、胸痛、呼吸困难,典型心脏病症状。


刘丹上学时的照片(资料)

刘丹个子不高,长得白白净净,家住鸡西市小恒山矿。被绑架时刘丹才29岁,未婚,正值一生中最美好的阶段。

五天四夜的酷刑折磨

2005年10月24日,黑龙江省鸡西市国保大队、鸡冠区分局焦阳(女)、张伟、王伟军等四人闯入法轮功学员刘淑兰家,当时刘丹回家探亲,到刘淑兰家串门,恶警将刘丹等人绑架到鸡冠区公安分局野蛮折磨五天四夜,在第二看守所两次生命垂危被送医院抢救。

事发当天,恶警将刘丹绑架到鸡冠区公安分局。恶警王伟军将刘丹双手背铐,让其长时间面墙体罚,并用污言秽语谩骂。夜间,又将刘丹的双手高高的倒扣在铁门上,绑上双脚,人只能弯腰头朝下,此种姿势让人疼痛难忍(演示图1)。之后,王伟军强迫刘丹摁指纹,刘丹不按,他就让刘丹钻到凳子底下,被刘丹拒绝,王伟军一脚把刘丹绊倒,刘丹的头部重重的撞击到地面上,然后王强行把刘丹的双腿并在一起,头贴在双腿上,用凳子压在刘丹的背上,王坐在凳子上一上午(演示图2)。


演示图1


演示图2

25日下午,张伟将大法师父的照片用皮筋绑在刘丹的脚下,刘丹趁他不注意,将照片藏在后背。张借搜照片之际,强行将刘丹外衣扣子扯下两个。晚上,焦阳知道此事后,对刘丹进行侮辱,在有多名男警察在场的情况下,将刘丹的衣服掀起至胸部,狠毒的掐刘丹的肚子,让她说照片在哪里。王伟军配合焦阳将刘丹踢倒在地,把刘丹的双腿分开,将刘丹的脸摁在地面上进行毒打(演示图3),直到焦阳在刘丹的背部发现照片后才停止。焦阳知道刘丹是未婚女子,下流的说:她是黄花闺女。


演示图3


演示图4

26日下午,鸡西市公安局恶警刘加学练过武术,他折磨刘丹时,抓住刘丹肘关节处的穴位,用力狠狠的掐、捏,使刘丹心跳加速,快至休克状态。这种疼痛让人一分一秒都难以承受,刘加学却反复折磨刘丹多次。其间刘丹高呼“法轮大法好”。刘加学掐、捏累了休息时,还不知廉耻地说:我就爱听你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

刘加学的同伙(不知姓名),大约20多岁,用皮带狠狠的抽打刘丹的手心、手背,将她打倒在地,又抓住她的头发拽起来,让她的头靠着墙,弯腰体罚(演示图4)。这时刘丹的身体已极其虚弱,几次倒在地上。他又揪住刘丹的头发将其拽起,拿着皮带继续恶毒的抽打刘丹全身。导致刘丹全身青肿,面部、手部的淤血严重,头发也被抓掉很多。刘加学及其同伙的狠毒,让现场的一名警察都不忍心看而离开。

刘丹被毒打后,见饭食就恶心,每天只喝少量的水。26日晚上,连续两天被酷刑折磨的刘丹身体已经极度虚弱,王伟军还不让刘丹睡觉,把刘丹双手背铐在暖气管上,一直到凌晨4点钟。鸡冠区分局恶警张伟见到刘丹后,趁刘丹不备,向刘丹的太阳穴多次猛击,穿着皮鞋踢刘丹的脸和身体。

27日分局姓解的司机将买来的饮料“激活”强迫刘丹喝下,刘丹喝不进去,饮料全洒在刘丹的身上。后来解某又拿来了牛奶,捏住刘丹的鼻子强迫她喝,导致牛奶洒在了刘丹的衣服上,几次未成功才住手。

在看守所,二次生命垂危

刘丹在鸡西市公安分局遭受了五天四夜的折磨,恶警谎称刘丹是部里通缉的,在零口供的情况下,2005年10月28日,将她劫持到鸡西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刚到二看时,刘丹就感到头痛、恶心,腹痛,出现生命垂危症状。到10月30日,鸡冠区分局才来人把刘丹送进市医院抢救,做了头部CT和腹部超声波检查,住院期间被插胃管灌食。几天后又被送回看守所。

11月11日,刘丹无法进食,又出现生命危险,再次被送进市医院抢救,使用了心电监护仪,插胃管灌食。

住院期间被非法劳教

11月24日,还在医院打着点滴的刘丹被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原省戒毒中心)。刘丹因为五天四夜的折磨,胃出血,体检不合格,被劳教所拒收。鸡冠区分局把刘丹扔在劳教所的医院里治疗。

劳教所恶警梁雪梅对刘丹进行监控洗脑,刘丹绝食抵制,每天都被四、五个恶警和一、二个犯人拖来拖去的灌食,一天灌两三次,门牙被撬出了几个豁口,牙齿也松了,灌食用的勺子给撬弯了,她的嘴、舌头、口腔都破了。每次灌完食,她的衣服、头发、脸都被豆粉或菜汤弄得湿漉漉的,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还有几道被手指甲划过的新伤痕。看着她遭受的折磨,连犯人都哭了。

刘丹胃出血,而且食道也坏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劳教所恶徒们还给刘丹下鼻管,让她遭受更大的折磨。刘丹曾说过:“一个叫刘莹的护士给她下鼻管,灌进去的豆粉和胃液一起吐出来,结果吐出来的比灌进去的还多。该护士不死心,隔几个小时又给她下了一次鼻管,结果灌进去的又都吐出来。第二天,一个姓周的护士又给她下鼻管,她坚决抵制,鼻管插了5、6次都从嘴里出来,还差点插到气管里,鼻管拔出来时沾满了鲜血,管上滴下的鲜血沾满了衣襟。就这样仍不住手,又让一个姓王的护士从另一个没受伤的鼻孔下鼻管,结果用注射器从胃里抽出来半管血。”

劳教所恶警每天给刘丹点滴4、5瓶药,她的血管不好,经常一次点滴就得扎7、8针。她的胳膊、手上全是针眼,青一块紫一块。

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参与灌食的恶警有:吕丽新、梁雪梅、张春景、冯远慧、刘铭、吕管教、黄管教、王丹、司帅等。

二十四小时监控,非法判刑四年

因为刘丹的身体状况,劳教所要求鸡冠区分局把人接回来,鸡冠区分局把刘丹推给了鸡西市恒山区公安分局。恒山分局副局长孙孟山拒绝接人,把此事又推给了刘丹的家人。12月7日,刘丹被父亲接回家,只住了一宿,第二天恒山分局就派人到她家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并让她父母签字担保。刘丹母亲是开诊所的大夫,这么多警察在她家严重影响诊所的生意。无奈,刘丹的父亲找亲属在恒山区九坑租了一个房子,把刘丹送到了那里。十多个警察又在那里二十四小时监控,限制刘丹的人身自由,刘丹的亲戚去看望也要受到严格盘问。

为了达到迫害刘丹的目地,恶警网罗罪名,操控鸡冠区恶党检察院于2006年1月6日非法起诉,1月12日,鸡西市警察突然闯进刘丹家,无所顾忌的把身体极度虚弱、无法行走的刘丹用被子包上,抱下楼,劫持到鸡冠区恶党法院非法开庭, 13日(第二天)判决就下到了本人手里,刘丹被非法判刑4年。从这么快起诉到判决看,完全是内定好了的一次阴谋,而且连正常合法的上诉机会都没有。

因为刘丹的身体情况,只能先在家休养。农历新年前,住进刘丹家隔壁的十几个警察及监视刘丹行踪的摄像机、报警器之类的东西全部撤出,又由鸡冠区南山派出所的警察每天到刘丹家一次,继续监视刘丹的行踪和身体情况,强迫刘丹父亲签字保证其女儿不得离开居室。

二十天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

2006年3月,刘丹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为抵制迫害,她绝食抗议。恶警教唆犯人肖立华、张静、高红等利用灌食之机折磨刘丹,每次都要把她绑上,用胶带把她的嘴封住,或扯着头发摔她。更为可耻的是,为了羞辱法轮功并迫害刘丹,恶人拿出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逼迫刘丹去坐。

刘丹的身体被迫害的极为虚弱,邪恶之徒只得将她转到病号监区,由杀人犯李桂香包夹。李桂香对刘丹打骂不止,每次灌食时,李都指使犯人商晓梅加入大量的大蒜,用开口器将刘丹的嘴支住撑大到极限,而且每次都要撑一个多小时,以此来折磨迫害刘丹,导致刘丹的口腔和嘴角出血、肿胀。

2006年11月29日至12月9日,包夹赵丽、张芳清、周凤丽、修淑芬等人对刘丹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当时,刘丹在女子监狱医院302室,室内无监控设备。刘丹身体极度虚弱,赵丽、周凤丽强行将写有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的囚服让刘丹穿上,并将她从床上拽到地上码坐(编注;码坐是一种酷刑,要求坐在地上或矮小的凳子上,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全身不能动)。刘丹拒绝,并高呼“法轮大法好”,赵丽、周凤丽用胶带封住她的嘴,将刘丹一只手向上,另一只手向下,大背铐的样子捆在一起,又用毛巾和衬衣系上,同时口中不停污言秽语,大肆谩骂刘丹。

刘丹本来身体很虚弱,加上如此折磨,心脏病发作昏迷过去,小便失禁,苏醒后躺在地上呕吐不止。犯人张丽荣看刘丹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昏迷,怕承担责任,想找犯人护士,修淑芬不让,争执很长时间后,才将刘丹抬到床上,将呕吐的脏物藏了起来。犯人护士罗玉梅来测血压,发现血压特低,问刘丹这种情况多久了,赵丽抢着说才这样。随后赵英灵(监狱医院院长)、张秀丽(教导员)、于英民(大队长)都来了,叫嚣“谁让她躺着,到地上码坐!码坐到晚上十点!”赵丽于是将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刘丹拖到地上码坐。

有了赵英灵的命令,赵丽等人更加疯狂的迫害刘丹,几乎每天都强迫刘丹在地上码坐。有一天刘丹两手被绑在床边,嘴上用胶带封住在地上码坐二十四个小时。

12月2日上午,张芳清告诉赵丽说:刘志强(监狱长)、郑杰(大队长)到了对门303室了,刘丹听见了高呼,希望得到帮助。张芳清、赵丽、周凤丽心虚,害怕曝光,却不就此停手,反而变本加厉的折磨刘丹,用强制的手段让她噤声。恶犯将刘丹的双手在后背系上,高高的吊在床沿上,使刘丹蹲不下去,又站不起来,张芳清将刘丹的头发揪下来,捻成细绳往刘丹的鼻子孔里、耳朵眼儿里塞,同时还骂着下流话,迫害近一天时间,犯人护士来灌食的时候,才将刘丹抬到床上。

以后每天赵丽都将刘丹从床上拖到地上,拳打脚踢,毒打一番,再吊上刘丹的头发,拽下来的头发满地都是,打耳光,用力踩刘丹的光脚,向后使劲拧她的双手。刘丹被吊起来呕吐不止,赵丽用纸把呕吐物涂在刘丹的脸上、脖子上、耳朵上,再将手纸塞到刘丹的胸前,赵丽还将刘丹的袜子蘸上呕吐物往刘丹嘴里塞。

为了制止迫害,刘丹告诉值夜的包夹隋丽娟找于英民队长,赵丽得知后不让找,刘丹又告诉值夜班的王洪志,但是他们根本就不报告队长。无奈刘丹又向狱政警察呼救,狱政警察是专管犯人违纪的,见刘丹被绑在地上码坐,嘴上封着胶带,却视而不见。赵丽因此更加肆无忌惮的迫害刘丹,并叫嚣:迫害你们法轮功没人管,刘狱长说了明年攻坚专门转化法轮功,谁也帮不了你。

12月9日,于英民值班来了,刘丹讲了自己被迫害的经过,让于英民看自己肿得象馒头一样的双手和胳膊,及嘴上脸上被赵丽抓破的痕迹。赵丽得知后在走廊里大声叫道:“如果于队长换包夹,偏向法轮功,我就找刘狱长告于大队。”

善恶有报,苍天有眼,其后迫害刘丹的几个恶犯都相继受到了上天的惩罚:修淑芬在折磨刘丹的当日就被刑事犯张丽英毒打一顿;赵丽肺结核又进一步加重,经常咳嗽不停,瘦得象骷髅;周凤丽心脏病发作,连续多日疼痛难忍,睡不着觉;张丽荣现右侧面瘫,眼睛闭不上。

绝食三年多,身体状况非常差

2007年11月14日,刘丹感到恶心、胸闷、气短、呼吸困难、脸色、口唇发青,犯人护士商晓梅为刘丹测心电图,心电图异常,随后赵英灵、于英民、姜婷(包组干警)来看刘丹,赵劝刘吃饭,刘丹说:“我因被打才绝食”。赵英灵竟信口雌黄,当着众人的面说:“谁打你了,没人打你”。而且谎称刘丹只是有些心律快,堂堂一个院长难道连个心电图都不会看?

刘丹目前已绝食抵制迫害三年多,身体状况非常差,常感到胸闷、胸痛、呼吸困难,典型心脏病症状。鸡西善良的父老乡亲们,请伸出援手,帮助刘丹早日走出魔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