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跟随师父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我是九七年得法,到现在已经修炼十二年了,看每期明慧文章,同修的精彩文章,自愧不如。所以迟迟不愿写自己的修炼感受。在我熟悉的同修中,有这种想法的人也不少。修炼过程中不管个人经历了怎样的磨难,都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都有自己应该去的执著心。就看自己怎么样过关,是坚信大法走过来还是掉下去了,这就是对每个修炼人的考验。

中共邪党这些年的残暴统治,用流氓的红色恐怖手段把现在的中国人变得极端胆小,自私,并一直在扭曲人的思想。就在这两天,大陆某电视台报道,在一辆公交车上有四十多个乘客,有人看到三个小偷正在行窃,上前制止。被三个小偷当场打的那个人三根肋骨和手臂骨折,浑身是血躺在地上,其中就有一个人上前帮了一下,其他四十个人都看着不敢动。中国古人那种在是非面前大义凛然,为正义而献身的精神见不到了。这就是邪党这些年用党文化改造后的中国人。在这样环境中,修炼救人真的是非常难,磨难也很大,每个修炼人都有来自社会、家庭和亲朋好友带来的磨难,再加上来自自身的思想业,我的感受是自己好象站在大海里,执著心与磨难象大海里的波浪一样,清掉一浪又来一浪,当师父把自己的执著心去掉之后,心情豁然轻松开朗,没过几天又来一浪。

记得迫害刚开始时,单位领导、街道派出所、亲朋好友一起发难,由于从小到大都在邪党文化教育下,养成了严重的争斗心不去,不管谁向我说,我都象吵架一样,和他们吵。最后一点一点消,争斗心去了很多,谁再和我说,我也能心平气和的和他们讲真相了。

二零零二年由于讲真相而被关進拘留所,当时怕心、爱面子的心等等人心一起涌上来,我们几个平时在单位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一下子在上千熟人同事的面前坐着警车,心里真是百爪挠心五味俱全,像压上块重重的大石头。在拘留所一直坐到天亮。我自己找出了许多执著心,当然都是人心,心里求师父帮我拿掉吧。第二天,心里就不那么难过了,而且变得非常轻松。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把那些不好的心去掉了,我好感动、开心。当单位领导带着人三辆轿车到拘留所看我们,被我们从内心发出的慈悲和祥和的心态惊呆了,我们没有他们想象的任何痛苦表情。后来听人说,领导班子开会,党委书记说,真没想到他们几个真比共产党员上刑场还坚定(当然这是他们比喻的,中共不配)。出来后,我怀着慈悲心给当时的党委书记写了一封长信,语重心长,从我如何得法,大法如何好,做人不能忘恩负义等谈了很多真相,写的很长,书记被感动了。在一年一度的新年团拜会上,当着很多人的面,单独敬了我一杯饮料(当然我们都不喝酒)。后来我们从没受到上边的骚扰,估计都被他挡回去了。

当然来自家庭、亲情的磨难更多,还有病业关,我体悟到都是冲着自己的心来的,只要把心摆正,找自己还有哪些执著心没去,什么关什么难都能过去。

我得法后,我苦命的小妹在我的告知下也得法了。迫害发生后,她放下生死,两次進京护法,在去亲情、名利方面做得那么好,也发生了许多神奇的事。通过她的修炼历程,我悟到一个人修炼是如此的难,越到最后对每个人的考验越关键。为护师护法,她可不顾生死,但是真到剜心透骨去自己最难去的那颗心时,她过的很艰难。我和她谈过几次,都很难放下。但她说她会努力,现在好多了。事情是这样的,说她命苦,在她得法前因车祸差点送命,出院后,落下残疾,一只耳朵失聪,鼻子闻不到味,大脑反应迟钝。车祸不到一年,丈夫又突然心梗去世,那年她才三十三岁,还有一个未成年的女儿。由于和婆婆关系也不好,房子、钱什么也没有。在哥哥、姐姐帮助下,到父母家落脚。她曾半夜两点爬到山上想跳崖自杀,在这种情况下得法。刚得法时,她走路睡觉都抱着《转法轮》不撒手,所以迫害大法发生后,她面对警察和亲情毫不动摇,两次進京两次被关,都不动心。就是这样一个大法弟子,后来在房子问题上就放不下自尊和要面子的执著心,一次次掉眼泪。我悟到这也是她必须要过的关,真是一关一难一层天啊。

我认识一位同修甲,六十多岁了,由于恶党的迫害,十几岁就被下放到农村,一个孤苦的四类分子后代,怎么生活呀,没办法,嫁给当地一个穷光棍。结婚后,丈夫好吃懒做,从不尽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后来落实政策回城,把他也带回城。丈夫还是什么也不干,现在每月靠她的退休金生活。就这样他每天除了玩还要好吃好喝的,动不动还耍脾气,关也很难过。但她和一位七十岁的同修天天出去讲真相劝三退,从不间断。和我谈起此事,她说这里有我必须要去的执著心,就是从年轻时就恨她丈夫的心迟迟不去。同修甲得法前因心脏病也差点送命。

还有一位同修七十多岁了,爱人从年轻时,就经常发脾气,打人、骂人是家常便饭,孩子也不省心,退休金倒不少,可都被孩子给占了,她每月给资料点的资金,都是一点点偷着攒出来的。和我谈起此事,眼泪刷刷掉。我说大姐,这些都是旧势力想把你拽下来,不让你修成。她说,它们拽不下去,我就是修。多么可敬的同修啊,就这样她每天抓紧时间学法讲真相,一点也不差。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修炼道路要走,都有很多关要去。但我知道我们这些得法之人多万幸啊,遇到了万古不遇的大法,想想这些个人那点恩怨算得了什么呢?我曾对过不去的同修说,你往天上看,你的难就小了。其实细细思量,师父从《转法轮》一直到后来的许多讲法,都是为了我们这些大法徒,教我们如何修,如何从人中跳出来。我自己去掉那些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人的理,不要把邪党的迫害看的那么重,人间的理都是反的。

我知道现在还有好多同修执著恶党什么时候垮台,什么时候能法正人间(有时我也盼),其实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这一切怎么是人说了算呢(包括我们在内)。我悟到,我们现在就根据自己的能力去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在救度众生中实实在在的修自己,坚定跟随师父走好自己的修炼道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