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体会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一日】记得我第一次看《转法轮》这本书的时,越看越想看,每天都看得很晚才睡,第二天上班还挺精神,一点都不困。修炼不久,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先是拉肚子,再就是晚上发烧,烧得无法入睡,可到了第二天早上就好了,照常上班,身体特别轻松,心情也很愉快。

我这个人性格内向,也挺笨,生活的轨迹就是单位到家,丈夫和儿子就是我的全部,外界的事全然不知。得法的第二年春天,本单位一同事给我打电话说他也是修炼法轮功的,劝我走出来,和大家一起学法,从那时起,早上和大家一起炼功,晚上和大家一起学法,还能经常看到师父的讲法录像。在炼功点上,同修是我的一面镜子,能照出我身上的一切不足,但放下执著时还是很困难,心里记着学过的法理:“要知道,被度的人要在艰苦的修炼中才能把以前干坏的事所造下的罪业还清,去掉人的执著与不好的一切,同时归正行为与思想,才能得度”(《精進要旨·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在日常工作中修炼,尽量做到能忍就忍,不执著自己的得失,退一步海阔天空。

99年7.20后中华大地一片黑暗,铺天盖地的媒体造假宣传,毒害着世人,使我家的气氛也变得异常紧张。当时我迷茫的不知自己将走向何方,生活没有了色彩,但我看到“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精進要旨·再论迷信》)时,我想大气候反过来,不正是在考验着每个人的心性吗?一次某科长问我:“你还炼法轮功吗?上边让把炼法轮功的人报上去?”当时我有点紧张,但我本能的说“炼”,谁知“炼”字一出口心里反而平静了,他说那我就报上去说我们这没人练。现在看来,是当时我的念正制约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

知道应该讲真相后,晚上我经常和同修出去发资料,贴传单,也发给同事们看。不久厂办主任找到我说,你的事老总都知道了,提着你的名把我们训了一顿。我想这正是向他讲真相的好机会,于是我告诉他法轮大法好,在世界的洪传情况,炼法轮功首先要做一个好人,如何有一个好身体,过去我是医务室的常客,现在我没有去拿过一片药(当时医务室的药免费),你也看看这本书吧,了解一下这本书太好了。他说那你把书交上来吧。我一听话不对,就说:要交书,没有,你要借,我可以给你,但必须还我。他见我严肃的表情,说,我也没时间看,不交就不交吧,这是个人信仰。我说对,有信仰就会自我约束,就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后来这位领导又在我丈夫面前说了我的事(丈夫是某单位领导),致使丈夫回到家对我大吵大喊,我平静的说“不会的”,他气的饭也没吃就走了。我向内找,以前有没做好的地方,从今以后我要做的更好,在家里也要证实法。一次在酒场上别人问他:你媳妇是炼法轮功的吧!他说炼法轮功的怎么了?酒后吐真言,我看到了他正的一面。还有一次丈夫对我说,“你的功友某某叫人给举报了,公安把电话打到了我那,我给压下去了。”我听了心里很高兴,这是他在摆放自己的位置呀!我郑重的对他说“你做对了,我的功友都是好人,保护好人将功德无量,今后碰到这事都要这样去做”。

刚开始劝三退时,不知如何去做,怕别人不理解,自己也有怕心,那就先从家人开始吧。开始还行,可是到父母这一关就不行了,我父母都是恶党党员,九评书和光盘他俩早就看过了。一天我买上礼品去看望他们,并劝他们三退,说了半天,父亲却说:战争年代他们小米加步枪如何如何;母亲说我们都老了,不退了。我一听心里就急了,母亲见状说:再为这事我们就断绝母女关系,你看你去哪都是这件事,就不会唠一点家常,一点亲情都没有。我心里很委屈,强忍着眼泪找自己的不足,是我掺杂着人情,操之过急,没符合常人状态。回到家后,发正念都加上这件事。

在一个休息日,独自骑车去看望他们(平时都是专车),心里求师父加持,还没進村就见父母在田间道边,母亲高兴的说:“总感觉你今天要来,老想往路上看,心里纳闷平时你是不会从这条道上走的,谁知就等上了”。我们高兴的回到家,吃完午饭,正好12:00,我又发完正念,就开始给他们讲三退的事。家里的气氛是那么的祥和,父母非常愉快的同意退出了,下午在返回的路上天气大变,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几次差点把我刮倒。心想今天的事算作对了,任何邪恶的干扰别想动了大法弟子的心,一路上我背着师父的正法口诀,艰难的蹬着车子。

在以后的工作和生活中,我都随机的劝人们三退,几年下来也有一些。

我知道修炼的路不是一帆风顺的,要正念正行,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写文章的过程也是一个自省的过程,今后我要抓紧最后的时间,多学法,向内找和同修一起救度更多的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