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胸怀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师父对众生的慈悲是旷世的,宇宙前所未有的。我看完《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哭了好几次。

师父在这篇讲法中叫大法弟子“放开胸怀”去救度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师父说:“虽然旧势力安排了这邪恶的迫害,可是毕竟中国人是因为大法弟子才饱受这些屈辱、遭受那么多苦难。那从这一点上来讲,那么你们不应该去救度他们吗?大法弟子不应该放开胸怀吗?首恶除外,其实就包括迫害者本身,不也是被迫害的对像吗?”师父还说,“而且那些遭受迫害最严重的中国人哪,那是旧势力对你们的干扰,才被迫害到这种程度,所以更应该去救度他们。”

我每每看到这两段法,心里都想哭。因为我对我的父母及家人烧过大法书、讲过对大法和师父不恭的话的行为,非常耿耿于怀,甚至有段时间把他们当仇人一样。当然我也认为应该救度他们,但也认为他们不可原谅。尤其对父亲,因为他烧过大法的书,对他有大半年不理不睬。

我出生在一个父母很强势的家庭,父亲是离休干部,自认为是中共的既得利益者,母亲是一所名校的高级教师,社会关系很广,她圈子里的人讲名讲利,互相攀比,使她虚荣心很强,很爱面子。他们对子女干预控制很厉害。我和我弟弟从小在什么学校读书,后来在什么单位工作,谈什么对象,都是父母一手安排,似乎从来没有自己作过主去选择。我虽然如今四十岁人了,也有了自己的家庭,仍然没有摆脱父母的控制与管束,我在他们面前也表现的唯命是从,唯唯诺诺。

家庭这种强势的控制对我修炼造成了很大的干扰,给我带来了很多关和难。七•二零开始迫害时,他们两个老人家觉的在这个家庭出了我这个“异己”份子,感到脸上无光,天天又吵又闹逼着我写妥协的保证和作表态。二零零一年我被劳教,在此之前家被抄了,使父母觉的家里放着大法的资料好象会随时有警察上门抄家的恐怖,我不在家时,我的父亲就把我放在家里的大法书籍和师父讲法光碟全毁掉了。我母亲托人找到劳教所的警察请她们“关照”我,并想把我早点搞出去。按照邪党的逻辑,要早点出来,当然就要向它低头、谤师谤法。我不予配合,母亲就每个星期来劳教所又哭又闹,又骂又打。当时哪有法轮功学员每周都可以接见亲人的?只有我母亲,运用她的能力找关系每周都来劳教所见我逼我低头,以使我可以早点出去。而且在那些警察面前为了表现她很“帮”我,表示她与中共是立场一致的,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

我曾认为我的父母对大法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虽然也曾跟他们讲迫害的邪恶和大法的美好,但他们不仅不让我继续讲,还说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所以我感到很灰心,觉的他们很难救了,似乎对他们感到无能为力。但看了师父最近的讲法,使我这个一直对父母有很深的抱怨心的“被迫害者”感到无法再有任何怨言,不仅如此,还对自己的心胸狭小感到很羞愧。师父一言道破了,讲的再明了不过了,我的父母,这两个我觉的对大法犯下不可饶恕罪业的人,他们也是被迫害的对像,他们是真正的受害者。是因为我有很多心放不下,是因为我做的不好,是因为我以前所造下的业力的阻碍,旧势力为了考验我而利用了他们,他们被邪恶控制、指使,“才饱受了这些屈辱、遭受那么多苦难”!

想起来,九九年迫害刚刚开始的时候,我被父母的哭闹谩骂搞的心烦意乱,正念没守住,被迫在单位低头和交书,造成永远无法抹掉的大错和永远无法原谅自己的深深痛悔。旧势力看到了我在亲情的干扰面前的软弱,所以让我加大魔难过关──你不是对法不珍惜吗,那就让你的父亲把你的书烧掉;你不是怕父母闹吗,父母一闹你就心里不稳、就顶不住吗,那就让你的父母总是来劳教所和洗脑班哭啊、闹啊、骂啊,反反复复的干扰和考验你。我的听信中共谎言的父母,作为大法弟子的亲属,作为大法弟子身边最亲近的人,在迫害中被邪恶直接利用来考验大法弟子,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他们是“遭受迫害最严重的中国人”,那是旧势力对包括我在内的大法弟子的干扰,他们才被迫害到这种程度!

所以,我还抱怨什么呢,还好意思灰心吗?还不赶快想尽办法救度众生,还不为自己救度的众生太少甚至连父母都还没得到救度而感到惭愧!师父说:“大法弟子啊,你们分布的范围很大,(做手势)已经在这个世上各管一方,你思想的变化就能使你周围的环境发生变化。你们这个地区人的状态就是你讲真相做的成度。环境是人心造成的,环境不好那是你们让它这样的。”(《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作为一个修炼人,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认识到,也许周围的一切问题都与自己的心有关,也许你周围的所有人都是等待你去救度的众生,你都对他们有救度的责任,无论他们过去的态度如何或者做过什么,总之我们都放开胸怀尽量救度,别泄气、别放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