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伍利民一家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讯员长沙报道)年过五十的伍利民怎么也想不到,活了大半辈子,在当下的“和谐社会”,自己和家人被警察酷刑逼问,身体七、八个月后才完全恢复。

2007年底,因为向人讲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伍利民和妻子张利辉、嫂子刘美双被望城县高塘岭派出所警察刑讯逼问:两个警察轮番抽老伍的耳光,用拳头猛击双颊,老伍当场口鼻鲜血飞溅,两边牙齿几乎脱落……刘美双的头发被警察揪下一大块,电棍连续电击身体……

修炼后的变化

在旁人眼里,伍利民和妻子张利辉是相敬如宾的俩口子。但在十年前,老伍暴躁的性格让妻子受了不少冤枉气。因为一句话不对胃口,老伍曾一脚把张利辉踹翻在地,头上鲜血直流,他自己没事人似的上班去了。自从学了法轮功后,老伍全变了。

今年52岁的伍利民是长沙公交公司的职工。11年前,在南郊公园的法轮功义务教功点,老伍俩口子开始学炼法轮功。1999年法轮功被镇压前,长沙很多地方都有法轮功的集体炼功点,同时也免费教功。

炼功前张利辉身体很不好,严重乙肝,失眠,坐久了双腿麻木,全身没有一个舒服的地方,再加上老伍暴躁的脾气,“如果不是炼了法轮功,真不晓得怎么过,”张利辉后来对别人说。

健康的身体需要平和豁达的心态做基础。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原则,炼功人看淡名利,宽忍、善良地为人处事,通过内在心态的调节,达到外部身体的健康。炼法轮功后,老伍的脾气改了,张利辉的身体也变好了。同时间,老伍的嫂子刘美双也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

一家三人同时被劳教

中共当局1999年7月20日开始对法轮功进行全面镇压,那时老伍他们才炼功一年。社区、街道办事处、派出所上门强制交书、逼写“不炼功保证”、监视……经历过中共各次运动的老伍知道,又一次运动来了。

不是不知道中共运动的残酷,但炼功后自己和家人的身心受益是实实在在的,做人要讲良心。不管电视、报纸怎么诋毁法轮功,老伍一家没有跟着掺和,他们照旧炼功。

对法轮功的打压步步升级。2000年底,张利辉到北京为法轮功讨个说法,为此他们被所属的长沙新开村管委会克扣了6000多元,收据一张没有,张利辉和刘美双还被关到劳教所。前后不几天,因为拒绝写“不炼功保证”,伍利民被从单位抓走,也送进了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家中剩下年幼的儿子。

在中国,不需要经过司法程序,劳教制度被用来随意长期关押异见人士、宗教信仰人群等。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张利辉和刘美双吃了很多苦:刚进去的头七、八天,每天只准睡两个小时,整天被逼迫看诋毁法轮功的录像,不准闭眼,否则涂清凉油、被殴打,长时间罚站、坐小板凳……在劳教所张利辉得了心积水,呼吸都很艰难,到期被送回了家。劳教所说刘美双“顽固,不转化”,她一年的劳教期被加成了两年。

坚持与信念

嫂子刘美双的家离老伍他们家不远,在天心区新开村的许家湾,不大的地方,大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些年刘美双遭的罪左邻右舍都看在了眼里。才从劳教所出来一个多月,天心区610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和新开村管委会又合伙把她送到捞刀河的所谓“法制基地”(专门暴力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场所)。刘美双绝食抗议,70多天后,骨瘦如柴的刘美双被送到了乡下娘家。个把月,等刘美双身体稍稍恢复,天心区610、新开村又要把她送劳教所,无奈下,刘美双不得不离开了家。在外流离失所半年多后,他们还是找到了她。这次,刘美双在劳教所一关又是两年,再次经历各种残酷“转化”折磨,她的一颗牙被撬掉。

2007年11月,因为跟人讲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老伍他们又被抓,在一番刑讯逼供后,三人再次被同时送到劳教所,一年才回来。

风风雨雨的,老伍一家走过了这几年,尽管吃了很多苦,“真、善、忍”已经在心里扎下了根,抹不掉。平头百姓没有权贵倚仗,但老话讲,邪不压正,白的黑不了。和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一样,老伍他们相信:还法轮功学员清白的那一天不会远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