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渴望

长沙肖月红被逼流离失所两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每次想到家,肖月红的心里总不免有些苦涩。在湖南省长沙岳麓区集贤路的家,已经空了好久了。自从肖月红被迫离开家,为了躲避公安、国安的骚扰,丈夫和女儿也搬了出去。

肖月红的丈夫唐胜辉是湖南省商学院的老师。为了找到肖月红,国安警察曾非法扣押唐胜辉五十多个小时,轮番逼问。在此之前,国安对肖家的住宅电话、手机长期监听,唐胜辉与同学的聚会谈话,也被国安录音。即使按照中共的法律,这种对公民隐私的窃听也属于侵犯人权,属违法行为。但这种监听被作为维护政权的手段普遍采用。

肖月红原是工商银行岳麓山支行下属一个储蓄所的主任,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派出所经常到单位找她,逼迫放弃修炼,承受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二零零一年,肖月红办了内退,那年她才三十八岁。

法轮功是一种上乘的佛家修炼方法,遵循 “真、善、忍”的原则,法轮功修炼者通过炼功来强健身体,同时注重自身内在的修为,内外结合,以此达到祛病健身、道德素质的升华。从一九九二年法轮功传出到一九九九年的七年间,中国国内已有超过上亿人修炼。至今,修炼者遍及世界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地区。在中共眼里,这个人数急速攀升的民间团体,被视为一种对其政权的威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被全面镇压。对法轮功及其修炼者的诋毁与诬蔑通过电视、报纸等媒体向民众散布。二零零一年初央视播出的“天安门自焚”已经被国际社会证实为“中共一手导演”。

修炼十年多了,肖月红知道法轮功好。迫害开始的那段时间,派出所、社区人员经常会上门盘询,工作单位也受到来自上级的压力;没有任何正当的理由,二零零零年六月,家人被迫向长沙市岳麓区公安分局交纳八千元“罚款”,二零零一年,长沙市芙蓉区公安分局又勒索走五千元。至今,肖月红的退休工资全部被停发。

因传播法轮功真相传单,二零零四年九月,肖月红被开福区公安分局潘姓警察用矿泉水瓶子猛烈击打头部,致半边脸又肿又紫,后背、手部瘀青;整晚被吊铐在窗上,仅脚趾触地。那次她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关押在劳教所的法轮功修炼者普遍都受到过相同的对待:长时间不准睡觉;洗澡、上厕所时间每次不能超过五分钟;整天坐小板凳,很多人臀部坐到发烂、发脓;逼迫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

二零零七年六月,公安、国安再次上门抄家、抓人,肖月红被迫离开家中,流离在外至今。为找到肖月红,在她离开家的半年间,丈夫唐胜辉被国安强制24小时随身佩带有监听、监视功能的装置。巨大压力下,唐胜辉的头发白了许多。

中国传统社会相信“善恶有报”,守着这个近似简单而几千年来颠扑不破的真理,很多法轮功修炼者相信: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罪;中共历年搞运动,使八千万人为此失去生命,终究逃不过报应的天理。

尽管承受了太多的磨难,守着对信念的坚持,居无定所的肖月红依然平和与坦然。但对家人的牵挂始终在心头挥之不去。她希望,回家的那一天不会很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