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着众生,走到哪里讲到哪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九日】许多同修对我说我们不会讲真相,你讲退了那么多人,你是怎么讲的给我们说一说。其实讲真相并不难,只要学好法,去除怕心,心系着众生,珍惜他们的生命,就象珍惜我们自己,就能讲好。

我有几天不讲,心里就有一种空空的失落感。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从东到西一条大路,人们坐上椅子,就能象车子一样畅通无阻的走,可是到了我县的边境那段路,就走不了了,停下了。两边的山塌陷,无人无草无路,从废墟里冒出一个人,半个身还在土里,手里拿着一个纸扎的花圈。

醒后,我想,这不就是我们救众生的真实写照么?那一沦陷的山区正是我们救众生的空白区,我心里急的想办法怎么救救那里的众生?难!为了救那里的众生我们已经有几名好同修被绑架:救西南山区时,由于我们没有协调好,一组人已经发过了,我们另一组又去发,被恶人有预谋的围阻。村干部脸都气的扭曲了高喊:“回家取锹,劈死他们。快打110!”我们跟他们讲真相根本不听,我跟另一女同修边发正念,边跑脱,被一家好心人保护起来。另一男同修被绑架非法劳教六年。救北山区时,又两名同修被绑架,恶党下令村村派八九十来个保安,专抓法轮功弟子,抓一个一千元。

难也要救!决不能留下一个空白区。师父说“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忽然悟到空白区就是邪恶聚集处,因为救过的地区,邪恶已灭,已逃,为什么我看到夜晚救众生时,手里拿的真相资料是荧光透明的,每发一户,资料就划出一道道光,金星闪闪,是邪恶已被灭,众生得救,剩下的邪恶就聚焦在空白区。

怎么救?白天容易暴露,晚上找不到路,又很远。打坐炼功中,我脑子闪出一念,“到去那里的公交车上发!”这是师父点悟我的办法。于是,我做上精美的彩色包装,上写:朋友:为了您宝贵的生命,请抓住这转瞬即逝的机会——送您一份珍贵的礼物——见到是缘,明白是福,敬相传阅,功德无量。配上彩色图案。里面包上彩色版的《九评》,小册子。放到座位上,或发给他们。

我主要是采取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对不同的众生用不同的方式讲,走到那儿,就讲到那儿,有目地的到山区,到集市,到广场,到娱乐场,到学校的操场,到街上,到商场,利用卖春联的形式,能挨门挨户的讲。这些地方都是讲真相的好场所。其次,每一个与你擦肩而过的人都是你要救的众生。下面就讲几个我讲真相的例子,给认为自己不会讲真相的同修作借鉴。

一次,我同一同修到一个山区挨门挨户的边发边讲,我们到了一个老大娘家,我给她讲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我教她念“法轮大法好”,她让我给她写下来,说让她儿子也念,她儿子有病,她反复念叨着,竟朝我们行拜礼,“你们就是救苦救难的菩萨,怪不的我梦到菩萨来我家了。”而后颤抖着手拿出家里仅有的一束挂面,要给我们煮上吃。我赶忙说;“我们吃过饭来的。”其实,我们只是在走累的时候,坐在河滩边的石头上歇歇脚,吃了几口干粮,趴在河边喝了几口河水。看到众生渴望被救度的心,我们心里暖融融的,吃多少苦也心甜。

有一次,我跟另一个同修去一个山村讲真相,我们去村支书家,满屋子都是串门的人,我们给他们讲了法轮大法使我俩都身心受益。你看我们五十岁的人了,走山路也不觉的累。他们说我们不老相,看上去很年轻。“这么好的功法不叫炼,无故抓捕大法弟子,活摘大法弟子器官卖钱。共产党搞假、恶、斗。它们搞假,咱们上年纪的人都赶上了,五八年搞大炼钢铁,把咱们老百姓的吃饭锅都砸烂炼铁。把咱们衣柜的铜匙也撬下来炼钢造卫星。它们吹嘘亩产上万斤,把老百姓打下的粮食全交公,饿死多少人?它们鼓吹祖国的江山(抗战时)是它们打下的,其实是国民党的正规军队在前方打仗,它们在后方渔翁得利,收获人家打下的地片,它们小米加步枪就能把具有航空母舰的日本侵略军打跑了,可能吗?尽是假的。历次运动就杀死八千多万人。我赶上了“文化大革命”,那时每天都开斗争会,斗的人心惶惶。今天地主婆偷谷穗了,明天地、富、反、坏、右搞破坏了。夫妻反目为仇,夜晚男人在被窝里说了一句对毛泽东不敬的话,明天女人就告发。男人就成了反革命分子,挨批斗,坐监牢。当着好朋友的面用毛选语录本皮做了个水烟册子(农村人羊腿骨、子弹壳做的抽烟用的)被朋友揭发,又一个现行反革命。还有你们村干部是当权派,拉出去批斗,谁要替说句公道话就被扣上‘保皇派’。我那时才九岁听不明白。只听一人高呼‘打倒保皇派!’其他人一起喊打倒保皇派!毛说八亿人不斗行吗?文化大革命要来个七、八次。

听到这儿,人们都说讲的对、讲的好!我说恶党尽做坏事,打神像、破庙宇,“战天斗地”已犯下滔天大罪。现在天要找它算帐,我们加入过它的组织就的随着它亡,从心里退出它的组织,用小名、化名都可以,大难来时,能保命!农村人很善良,相信有神佛,好退。我们又去另一家,这些人又跟上说再听听,讲的真好!讲完了还送我们到路上等车。

对有孩子的妇女讲:现在共产党不用斗争残害百姓了,改用计划生育残害生命,咱们自己的孩子自己养活,管它们啥事。我们那里有个妇女被强行做了结扎手术做坏了身体,它们政府答应每年给医药费赔偿,结果一句空话。这个妇女拖着个病身子,一步一挪的走了七八里路,上乡政府要钱,脸色苍白,有气无力,去了也白去,说没有钱。还有个妇女,第一胎是个女儿,第二胎好不容易怀上了个男孩都八个月了,计生委强迫流产,打下个男孩哭声哇哇亮!被活活扔進厕所里,你说那个当妈的能不揪心的疼。恶党就是坏!所以天要清算这个恶魔呀,我们入过它的党、团队属于它的一份子,到时就随它陪葬。你从心里退出来,向神表个态,神就可以保护你。她说:“给我退了吧!”

一次,我陪一同修补牙,需要很长时间。我拿出电子书坐那儿看《转法轮》。牙医是个大学生,护士都是医专实习生,他们问我:“大姐,看什么呢?”我说看《转法轮》,我不是大姐了,应该叫我阿姨,我的儿子你们这么大了,读研究生。他们说:是吗?看你还那么年轻。我说:我是个修大法的。过去我贫血及各种病折磨的我成了个黄脸婆,现在修了十年了,没吃过一粒药,身体健康。心情愉快,越活越年轻。看你们都是有学问的,真好!我们那个年代上学推荐,贫下中农的子女先上,我是中农轮不上,那时有文化是臭老九要挨批斗。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我在学校时,学习成绩很好,班里第一、二名的学生。可是家庭成份是中农,上不了大学,上不了高中。最后上了一所农办高中,那时的学校开门办学“贫下中农是我们的好老师”学农支农,不学文化课,上课学报纸社论,叫紧跟形势,幸好我脑子灵,自学了点儿英语,文学,数学,才不至于落下个“高中生不如他娘的脚脖筋”。共产党就是一贯害人。“六四”学生你们听说过没有?共产党用机枪、坦克屠杀他们,真是惨无人道!你们说这样的党天能不灭它吗?贵州平塘县掌布风景区有一块2亿7千万年前形成的藏字石,上面有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天意不可违,赶快退出来!到时命能保!

“谢谢阿姨!给我们都退了!”一个孩子握着我的手道谢。

一次,跟俩同修去看望“病业”魔难的同修。在公共汽车上我劝退了个村支书,一男同修说:以前听她们说你敢讲、会讲,我还不信呢,现在眼见了:在公共汽车上就跟人家大声讲开了。另一女同修说:谁遇上她,准没跑。

就是路上匆匆而过的人,我也叫住他们,开门见山的讲:你入过党团队吗?天要灭共产党了,它杀人无数,反天反地,我们是它的一员,它亡时也得随着陪葬!快快退出来,用小名,化名都可以。

劝退的例子很多,仅举几例,供同修参考。

劝退后的神迹事例也很多:有退了病好的、有学习成绩变好的、有感觉头清体轻的、有做生意兴旺的。

我的体会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转法轮》)只要你走出来讲:师父会给你智慧,会把有缘人引到你身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