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中共的凶残本性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我是一名退休职工,今年56岁。

96年9月,别人向我介绍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于是我抱着治病的这个目的到了炼功点。我试着刚炼了几个月,久治不愈的各种疾病就消失了,精神特别愉快。要知道,我原本身患风湿关节炎、贫血、鼻炎等各种病,浑身关节肿痛,已经几年不能正常上班了。中药、西药不断服用,也不见好转,非常痛苦。我怎样也没有想到,法轮功竟然真的就这么神奇!

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更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转法轮》书中要求:炼功人要按“真、善、忍”最高法理修心性,去掉常人各种执著心。我努力按照师父书中要求去做,在个人利益上不与人争斗,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使自己达到修炼人的标准,身心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光普照中。

99年7月22日中共的广播、电视突然间大肆栽赃陷害法轮功,诽谤师父,诬蔑大法,谣言铺天盖地而来,像天塌了一样。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了证实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为了讲句公道话,2000年3月我到北京上访,却遭到无端的迫害,被罚5000元后又被劳教两年。

在陕西女子劳教所里,恶人残酷折磨大法学员,窗户钢筋上、楼道铁门上,随处都铐着法轮功学员,长期给法轮功学员戴手铐,不许睡觉、罚站、罚蹲,更有甚者给法轮功学员饭里放不明药物,注射不明药物,野蛮灌食迫害。恶警抬手就打,张嘴就骂。

我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高烧40℃不退,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把我送回单位。

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诊断为再生障碍性贫血,我要求出院。出院后,我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红光满面,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在事实面前,家里所有的亲戚朋友无不惊叹:“这法轮功就是好,我们也想炼功!”从此有缘人也走入到大法修炼中来了。就连一直对我不理解的父亲、妹妹也都改变了思想,对大法有了正确的认识。

2005年10月14日,市、区610一伙土匪恶警踢开我的家门,闯入家中乱翻,抢走了我的私人财产,并将我绑架,后刑讯逼供无果,枉判我三年刑期。我家里人联名上诉市中级法院,律师到庭做了无罪辩护,不管事情结果怎样,在这过程中,明白真相的家人证实了大法,必将走向美好的未来。

在陕西女子监狱,邪恶的警察和犯人惨无人道的折磨大法学员,六监区恶警给杨雪芹戴上手铐、脚镣,夏天带到操场上暴晒,让她戴着大号脚镣在操场上跑,跌倒了,恶警上去就打,并叫包夹人员在后面追着跑,折磨得死去活来。九监区恶警魏尘,带一伙刑事犯包夹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封闭式强行“转化”,将法轮功学员单独关在接见楼下,那里有几个房间,有两道铁门,与世隔绝,成了“狱中之狱”。

监狱采取给包夹人员减刑奖分的手段,纵容、唆使包夹人员任意打骂、折磨大法学员,寒冬腊月把大法学员衣服扒光,用凉水浇,用电风扇吹,用针扎,注射不明药物,给身上通电,把线绳绑在大法学员的乳头上拉,往下身灌方便面调料水,以及吊铐等等非人手段,逼大法学员写“转化”书。我被折磨的昏死过去,两只脚上都是血泡且肿胀,嘴被打歪,牙被撬松动了。那些打大法学员的恶警恶人却得到了上级的奖励。

大法学员在被迫害中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承受折磨的同时,还在向世人讲真相,用自己善良的言行证实着大法的美好。深知信仰“真、善、忍”没有错,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无罪无错。罪在中共当权者对法轮功的这场栽赃陷害,编造谎言欺骗老百姓,毒害世人,毁灭人的道德良知。有多少人在中共的红色恐怖下违心出卖自己的良知,有的被中共的谎言所欺骗,在无知中给自己造下了罪业,如果不醒悟,后果是可怕的。

大法学员有责任把事实讲给世人。我们真心希望世人都能明白真相,认清中共的凶残本性,不要再对大法犯罪,不要与邪恶为伍,充当中共的替罪羊。中共恶党在历史上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天灭中共在眼前,善恶有报的天理要兑现了!早日脱离中共,才有光明的前程。

陕西女子监狱近期迫害大法弟子情况:

宝鸡大法弟子秦丽洁被单独关押,包夹人员形影不离,甚至跟踪上厕所、洗漱。

宝鸡大法弟子赵宝琴被监视,不让大法学员互相说话、打招呼,只要看见,就被包夹人员打骂折磨。

附九大队恶警、恶人名单:

恶警:魏尘,史建荣,杜颖
恶人:张改萍,刘清贤,刘凤英,田亚兰,张小红,刘丽红,张小平,薛芬,吴元元